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国会控制权左右美国新总统命运--信报11月3日

举世瞩目的美国总统大选来到决战之日,未来四年谁主白宫快将揭晓。民调一直领先的挑战者拜登能否笑到最后,或者在任总统特朗普能否逆转胜,当视乎点算选票结果,但点票过程会不会造成争议却是悬念。如果共和党和民主党各执一词,坚持不同的点票结果,那么说不定美国陷入宪制困局,不得不另觅途径决定新总统谁属。

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并不是透过一人一张普选票直接分出胜负,而是各州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因应普选票结果再决定投下各自的选举人票,每州选举人票的多寡不同。候选人必须从五十州总数五百三十八张选举人票中,拿到过半至少二百七十张才可胜出。

万一点票结果出现争议,有两个方法可以解决问题,其一是国会定夺,其二是法院裁判。一八二四年,当时参加总统角逐的有四名候选人,选票点算结果是杰克逊(Andrew Jackson)胜出,但他获得的选举人票数目比门槛所需少三十二张,根据宪法交由众议院投票决定,最终通过另一位候选人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担任总统。

若然争议太复杂,国会无法定夺,则付托最高法院一锤定音,情况就好比20年前的乔治布殊对戈尔一役,结果乔治布殊入主白宫。

既然国会是决定总统谁属的其中一条途径,那么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控制权乃扭转乾坤的关键因素。假设点票结果是拜登赢,但从来没有允诺和平移交权力的特朗普不服输,而民主党能够维持众议院席位优势,甚至从共和党手上夺回参议院,对于拜登而言肯定十分有利,除非特朗普坚持负隅顽抗,扭尽六壬将争拗交由法院裁判。

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六年,但这次选举过后恐怕优势不复见,因为改选的三十五席当中,二十三席属于共和党,只有十二席属于民主党,意味着民主党拥有更大的抢攻空间。多家传媒及民调机构皆指出,共和党可能失去参议院席位优势,民主党只要抢走共和党把持的四个席位,即可重夺控制权;如果拜登当选总统,民主党增加三席已足以控制参议院,因为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有权在表决平手时投下关键一票。

如果点票没有异议,而胜选的是特朗普,情况又怎样?国会仍然是新总统的命运催化剂。民主党光是维持控制众议院,已可让成功连任的特朗普相当烦恼,过去两年不难见到,任何法案都遇到阻力,唯有透过各种行政命令硬推政策;如果民主党进一步赢得参议院优势,不排除特朗普难以完成未来四年任期,事关民主党随时再次发动弹劾,共和党无法利用参议院控制权为总统保驾护航。

民主党一旦控制参众两院,特朗普即使成功连任也是诸多掣肘,如果当选的是拜登,等于完全执政,这位新总统有两年时间毫无障碍地推出新政策,甚至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现时是九人),委任更多自由派以冲淡保守派的优势。

特朗普和拜登谁胜谁败固然引人入胜,美国国会如何洗牌同样是这场选举的重要剧目,接下来几天必高潮迭起好戏连场。(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