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经济安全不可失,国有民营能互补--信报11月4日

内地昨晚公布“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简称),洋洋2万多字,比上周闭幕的五中全会公布详尽很多,内容分为十五大项及六十个目标,涵盖了经济民生各个环节。当中重点离不开“十四五”时期需要取得的经济成就,尤其是强化战略科技力量,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形成国内强大市场,打造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等。过程中,特别重视保障国家、经济及人民安全,而全球瞩目的蚂蚁集团A+H上市刚于此时突然暂缓,反映当局不会对任何安全隐患姑息妥协。

《建议》提到要加快国有经济布局,发挥国有经济支撑作用,相信要顺利实现各项目标,必定由国企担大旗。

就在前一天,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时形容,“十四五”时期中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改革到了新关头,必须做好顶层设计。因此,不但要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更要把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坚决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断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在经济前景不确定的艰难时期,国企在投资、维持生产和就业上的贡献不小,例如新冠肺炎肆虐下,今年首三季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百分之零点八,便是靠国企大力支撑的成果,为疫后经济迅速恢复打好基础。

无疑,国内大循环的主调是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形成内部庞大市场,再接轨国际循环,然而,很多具实力的国企多集中在资源行业及重工业等领域,未必可以直接带动民间消费。另一方面,民营经济多是处于对接社会消费需求的最前线,如果两者能相辅相成,应可更有效打造内循环格局。

事实上,过去很多创新经济模式,特别是被视作主宰未来产业竞争力的重要元素,例如网络科技、金融科技等,足以颠覆行业乃至整个市场的技术,很多都是由民营企业在游走法规灰色地带时,靠打擦边球创造出来,期间难免闯过不少祸,最后还是诞生了许多新业态。这种弹性或灵活性未必是大型国企可轻松模仿,若经济要踏上新台阶,公有经济固然是中流砥柱,非公有制经济看来也不应缺席。

当然,在现时百年未遇的世界大变局之中,面对外部复杂而险恶的环境,要稳妥地发展经济,防范风险显得格外重要。国企的安全系数肯定最高,既牢牢掌握着重要的战略环节,同时也易于传达及执行中央政策。在当局眼中,民营企业相对而言更须要引导,配合政策走,像过去那种先创造、再监管的做法,往后未必能轻易过关。

从这个角度来看,蚂蚁集团的史上最大型新股集资,在上海和香港挂牌前夕突然被叫停,或许就是经济创新与经济安全并举之下,既是意料之外,也属情理之中的结果。根据蚂蚁集团发出的通告,由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及总经理被监管机构约谈,以及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变化等重大事项,可能不符上市条件或讯息披露要求,故决定暂缓上市。此前,中央级官员一再强调,在支持创新之余,不可忽视监管,以免发生风险;而内地媒体评论也提到,不能藉创新之名谋取不合理利益,预示着不同类型经济将出现新的竞合形态。

在未来几年,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需要有机结合,通过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无论是国企或民企,都肯定有空间展现所长。不过,在政策执行和具体操作上,如何取得平衡,达至有效分工,充分发挥市场分配资源的效率,还须小心拿捏,经济安全固然不容有失,让不同经济主体互补所长同样重要。(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