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拜登倘成新总统,经济危机最棘手--信报11月9日

经过充满争议性的激烈竞逐,美国总统大选终见眉目,随着举足轻重的关键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和另外几个州份选情逆转,美国主流传媒推算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取得足够跨过门槛的二百七十张以上选举人票取胜。争取连任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断然拒绝承认落败,声称还会继续诉诸法律途径控告对手舞弊,但拜登迳自发表胜利宣言,而外国不少元首纷纷予以祝贺。

严格来说,所谓拜登当选目前不是正式结果,一切要待下月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投票后才落实,然后在明年1月6日由国会宣布新总统谁属,1月20日宣誓就职。在这期间,不服输的特朗普依旧是总统,他当然有权用尽所有法律武器企图翻盘,可是司法独立的法庭是否受理,最重要的考虑是客观证据,要是特朗普拿不出指控拜登阵营选举舞弊的铁证,再怎样呼冤叫屈也是枉然。

现时情况看来,拜登无疑极可能成为白宫新主人,而且是历史上最老的一位,他本月20日便年届七十八岁;接下来全世界必然提出一个问题,民主党重夺执政权会摒弃共和党的固有政策吗?

首先必须指出一点,拜登即使在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职总统,他未必拥有全面执政权。众议院经过改选后,控制权依然在民主党手上,不过参议院不似预期,难以像选前乐观估计那样从共和党掌控下抢得席位优势。佐治亚州两个参议员席位未有结果,要在一月进行第二轮投票,理论上民主党有可能拿到参议院五十席(总数一百席),再靠副总统(必然是参议院议长)一票占优,但机会率不高,因为佐治亚州是共和党传统票仓。

如果拜登没有全面执政权,那么他在上台后的头两年相信不会(或无法)展开翻天覆地的改变,只会逐步修订特朗普政府较不符正轨的做法,例如想方设法化解国内与国外的矛盾,让撕裂的美国社会尽可能和谐一点,也让疏离的国际盟友重新确定美国的领导地位。对于拜登来说,最棘手的恐怕是经济问题。

截至今年6月,美国预算赤字已达三万七千亿美元,令联邦政府年度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二战以来最高。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按季创下七十年来最大跌幅,虽然美国商务部上星期报告说,美国经济今年第三季度增长了7.4%,但预计第四季度减缓。实体经济水深火热,偏偏美国资本市场存在泡沫,标指预测市盈率已逼近2000年科网狂潮时高位,资产价格无法反映民生疾苦,贫富悬殊正走向极端。

金融大鳄索罗斯今年8月扬言,美股陷入由联储局流动性助长的泡沫,他不会再参与其中,又慨叹像特朗普这样的「骗子」也可以当选总统,并从内部破坏民主,但美国拥有制衡与规范的悠久传统及宪法,因此相信特朗普最终将只会成为一种暂时现象,而这种现象有望在十一月结束。

索罗斯看来言中,特朗普现象也许来到尾声,问题却是拜登能否有板有眼扭转不健康的经济局势。

拜登一旦入主白宫,另一重头关注点是中美关系。回顾他接近半世纪的从政经验,似乎可以归纳出一个初步判断,拜登的对华政策将会软中带硬。

拜登从政的时间完全覆盖「中美建交」至今的历史,期间他担任过参议院司法与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以及奥巴马时代的副总统。关于两岸问题,时任参议员的拜登赞成《台湾关系法》,同意对台出售军事武器,主张模糊政策,即是既反对大陆武力统一台湾,也反对台湾寻求独立。至于奥巴马政府军事部署上属于围堵中国的「重返亚太」,不可能没有拜登手影。

特朗普把拜登形容为「北京傀儡」,很大程度上是选举语言,事实上,拜登亦认定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甚至国安威胁,民主党近年来更加一直认为美国政府对华态度不够强硬。也许,拜登政府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贸然摆出「新冷战」的凶狠架势,但绵里藏针在所难免。(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