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国情民情中外有别,制约科企由上而下--信报11月12日

新冠肺炎病毒疫苗开发取得大突破,市场憧憬疫情近尾声,百业复兴在望,连日来资金大举回流旧经济领域,以科技为首的新经济股成为板块轮动的受害者。然而,与美国科网龙头相比,合称ATM的阿里巴巴、腾讯和美团跌幅远有过之,事必有因,股民弃新取旧之余,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于「双十一」购物节前夕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矛头首次直指科网平台主要经营者,另一场监管风暴正扑面而来。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内地新经济巨企股价应声大泻,短短两天市值蒸发以万亿港元计。

早前蚂蚁集团世纪IPO因监管环境生变要临门煞停,已予人山雨欲来之感。起初不少人认为事件跟阿里创办人及蚂蚁实控人马云上月底于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尖锐言论激怒中央有关,惟内地监管部门在《反垄断指南》出台前召开行政指导会,就规范线上经济秩序向二十七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面授机宜」,足证收紧监管不只针对金融科技(FinTech),《反垄断指南》实为全面整顿科网平台经营生态的路线图。出席行政指导会的业界巨擘包括腾讯、京东、美团等,均是阿里的劲敌,可见蚂蚁上市暂缓绝非个别事件,背后牵涉加强规范内地科网巨无霸的整体布局。

网络经济本就是新事物,中国《反垄断法》在2008年面世后,以内地科网产业发展之迅速,十二年已恍如一世纪。从与时并进与防控风险两个角度出发,因应新形势调整法规合情合理,惟值得注意的是,《反垄断指南》开宗明义,目的乃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还特别提到「二选一」及「大数据杀熟」两个问题或会被认定为垄断。

「二选一」指的是电商平台向商贩施压,不得在其他平台进行销售;「大数据杀熟」则涉及电商平台运用大数据和演算法,在价格上对消费者作出差别对待。换句话说,平台经营者哪些操作手法可被定性为垄断,根据指南不难理出头绪,大大有助填补现存法例在互联网领域的空白。

《反垄断指南》重点离不开阻止个别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打压竞争对手;同时透过加强监管平台经营者对数据的运用,确保企业一视同仁,公平对待所有消费者。说到针对互联网巨企垄断行为执行法规的积极性,欧盟认了第二,世上恐怕没有其他司法区敢认第一。然而,中外国情民情毕竟大不相同,欧盟以至其他地区的经验可供借监却不宜硬搬。

首先,欧洲国家并不存在强大的互联网经济圈,欧盟对企业展开的反竞争调查,对象主要是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等美国科网巨头。反观中国,具市场支配地位的科网平台无一不是举世知名的「本土品牌」。此等巨企于个别领域虽享有垄断地位,但不容否认,阿里、腾讯、美团以至拼多多,相互之间竞争激烈,在电商、支付、外卖、召车等市场拚个你死我活。监管当局也许有监于此,在执法上始终保持审慎,《反垄断法》问世十二年,针对科网企业采取行动的案例少之又少,间接令行业领导者「幸福地」发展成今天的规模。

至于大数据,欧洲民众对保护私隐及个人资料向来十分重视,敏感程度绝不下于监管机构。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之所以能成为全球最严厉的数据保护法,从背景看绝非偶然。中国近年在保护私隐权方面虽有所提升,但《反垄断指南》提及的「大数据杀熟」,着眼点侧重价格公平性,内地民众对私隐权的关注恐怕仍远不如欧盟。

互联网巨头影响力遍及经济、民生、股市每个角落,全球政府早已意识到不能坐视,惟美国科网龙头财力雄厚,毋惧跟监管当局打官司;多年来,政客不断威胁把巨企业务「拆骨」,可是一直只闻楼梯响,迄今尚未见任何实际行动。中国法规执行由上而下,效力高出西方许多;而早前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建议又明言要以国有经济为主体,并强调必须保障经济及金融安全,看来既已立定主意制约规模过大的平台经营商,《反垄断指南》出台后,新的规范措施势必陆续有来。沿前路进,内地新经济板块压力短期内恐怕难以纾缓。(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