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拜登关于香港问题取态不会剧变--信报11月13日

针对香港特区政府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宣布四名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及梁继昌丧失议员资格,英国外相蓝韬文(Dominic Raab)批评,这是中国第三度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进一步侵害香港高度自治与自由。英国外交部主管亚洲事务大臣亚当斯(Nigel Adams)表示,北京取消议员资格旨在遏止所有反对声音,已召见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并会仔细考虑是否制裁中国与香港官员。

西方诸国之反应大同小异,欧盟要求北京撤回褫夺议员资格的决定,形容该决定对香港表达意见自由是严重打击。德国外交部发言人指出,北京的做法削弱多元主义及表达自由,令人深感忧虑。澳洲和加拿大同样认为北京的做法对香港造成损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驳斥,少数几个国家对相关决定妄加指摘,第一没有资格,第二没有道理,第三没有市场。汪文斌重申,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别国无权说三道四、插手干预。

说三道四的其实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重量级国家,那是正值总统权力交接的美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发声明抨击,「一国两制」现时仅属「遮丑布」,反映中共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的国际承诺,美国会继续运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香港自治法案》和「香港正常化」行政命令下的所有权力,继续调查情况,并继续制裁令香港失去自由的人士。

奥布莱恩是当今总统特朗普任命的官员,但眼下白宫快将易主,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可望够票成为新总统,这位国家安全顾问的说话还作得准吗?拜登日后上台,会不会延续关于香港问题的固有取态?

首先,看看拜登所属民主党的立场。去年香港爆发连串示威活动,美国国会通过一系列法案,包括《香港自治法》和《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前者在参众两院皆是共和民主两党一致通过,后者在参议院全获赞成票,在众议院通过时只有一票反对。换言之,民主党的反华立场跟共和党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通过后表示:「在北京的打压下,美国重申对民主和人权的承诺。」

其次,看看拜登的个人说法。他去年多番在社交网站贴文,赞赏香港人勇敢抗争,并且批评特朗普政府态度暧昧。及至今年,成为总统候选人的他扬言,当选后会全面执行有关香港和新疆人权的法例。

拜登的说法当然有机会只是「选举语言」,但最低限度连内地官媒也不觉得他是一位容易应付的美国总统。《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十一月初撰文指出:「全世界都关心美国大选,但如果关心过头,甚至指望这次选举创造对中国有利契机,就不仅可笑,这种心存侥幸还挺没出息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庆四认为,中国官方对于特朗普或拜登当选,倒没有特别明显的倾向;防范中国崛起是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共识,美国民众大都支持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无法容忍对美国产生威胁的中国。

拜登上台之日,处理国内问题必然受到掣肘,原因是参议院极可能仍然是共和党拥有控制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得分之钥在于没有太大分歧的外交。既然防范中国崛起是两党共识,那么拜登跟特朗普不同之处只是手段,估计拜登将放弃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回复多边主义的套路,即是拉拢盟友围堵中国。

拜登宣布当选后与日本首相菅义伟通话,他在通话中明确表示,钓鱼岛(日本称为尖阁诸岛)是《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条约规定,一旦日本领域出现「武力攻击、共同危险」,美国和日本合力应对。毋庸置疑,这是强化美日同盟关系的外交手腕。

种种迹象显示,拜登入主白宫后,关于香港问题的取态不会剧变。(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