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周小川称全球通胀已非常趋同 美国货币政策溢出明显会导致资本异常流动

路透北京11月13日 - 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令近年来由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所引发的经济、社会鸿沟进一步加剧,多边主义遭遇严峻挑战。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周五表示,全球通胀已非常趋同,美国货币政策溢出明显会导致资本异常流动,多边机制应改进,包括规则和机构。

目前担任中国金融学会会长的周小川在第11届财新峰会上表示,全球化进程也带来一些不可忽视的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溢出效应开始显现。从技术上看,全球财政货币政策传导也出现一些问题,暴露出一些缺陷。

“目前全球通胀已经非常趋同,美国货币政策溢出作用很明显,会导致资本异常流动。”周小川说。货币政策方面的缺陷是,溢出没有合理的协调共识,能够把溢出的负面效应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他提到,中国一贯坚持和主张多边主义,然而现有多边机制需要发展完善,特别在涉及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全球协调方面,建议从问题导向的思路去解决。

“我们需要增强研究、讨论如何落实这些要求,能巩固和完善多边机制。同时也需要反对有些机构借着多边场合试图抹黑中国,把莫须有的罪名贴到中国头上,诸如‘一带一路陷阱’、‘债务陷阱’等。”周小川称。

在改进和完善多边机制上,周小川认为要坚持三个方面:一是理念上要坚持多边主义,这是基于全球化发展的客观事实,得出的必然结果;二是巩固和加强多边机构的机制和能力,包括它所能够动员的资源;三是改进多边规则,使得其能够适应全球化发展的要求。

**资本异常流动尚无解决办法**

周小川表示,货币政策的溢出会导致流动性问题,但出现流动性问题并没有全球性的解决办法。G20也反复讨论对资本异常流动的看法和对策,但是没有得出非常明确和有效的结论,更谈不上行动。

金融稳定都需要有救助功能,但在救助时就发现,一是自身就没有多少钱,拿不出多少资源,如果有资源也是首先救助自己国内需要救助的对象,比如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收购贝尔斯登、救助AIG等;在这种情况下,国际上低收入、高债务的国家,需要金融稳定和救助,就很可能在应该出面出钱的国家中产生相互推诿甚至甩锅。

在财政政策方面,周小川指出,传统上财政理论上就有税收竞争,当前有所谓数字税的竞争;支出方面也有相互推诿的现象。而且,过去传统上认为,财政政策之间没有传染机制,但实际来看还是有的,例如美国通过财政救助倒闭的雷曼兄弟,也通过金融市场传导,欧洲英国、荷兰等也相继需要财政救助主要金融机构。

他表示,全球现有的经济和财经领域的多边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国际清算银行(BIS)、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及一些区域性开发银行和联合国的一些下属机构等,尽管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但都不充分,和大家的期望有差距。特别是如何协调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改进监管,促进公平竞争,同时要动员有效的资源、特别是财力资源,来应对危机、进行救助,这些机构在这方面的能力是十分不足的。

IMF的使命主要是汇率和国际收支平衡,部分涉及金融稳定、债务、资本流动,但并不能满足现在需求的功能;世界银行主要是在发展和脱贫上有一定权威,但资金规模受限制,例如世行在资产规模上目前还不如中国的国家开发银行规模大,因此发挥作用还是低于期望值的;BIS自称不仅是央行之间的平台,还有监管、辅助金融稳定和建设金融基础设施等功能,但总得说BIS在金融监管方面发挥作用大一些,在各央行之间主要是交流平台为主,没有太多形成共识、能够做决策、付诸行动的功能。

对于这些问题,周小川认为应该以问题导向去求解,从易到难,大胆探索,有所创新。

货币政策方面,他认为首先要考虑货币政策溢出的影响,必须对储备货币的结构有所考虑。对于异常资本流动,要想办法建立一些初步的机制来加以协调,特别是全球性的机制,可以协调流动性安排,同时可以考虑是否可通过创造流动性来解决全球问题。

“美联储在危机期间跟几个发达国家和地区搞了货币互换,但发展中国家如果有流动问题,没有明确的路数,美联储的高级领导人反复强调美联储只对美国经济负责。”周小川指出,IMF的特别提款权(SDR)能不能起到更大作用,涉及IMF章程的调整,因为在过去赋予的职能上,还没有这方面的职能。

周小川指出,很多国家在国内救助的过程中,既可以用富裕的财政资源,也可以用扩张性财政政策。例如,在美国的救助过程中,美联储创造的流动性救助了当时的若干机构,挽救了金融市场,但全球整体没有这种功能,如果要IMF成员国从口袋里掏出真金白银,又涉及到他们到底有没有财政余地,能否通过议会批准等问题。

“在这问题解决不好的情况下,就会出现一些责任推诿甩锅现象,包括甩给中国,说是中国给这些低收入国家造成了债务陷阱,说是‘一带一路’搞的。同时,像是世行的有些高级领导高姿态地出面喊应该请客,但自己不出钱,让别人出钱。这些议题都提示,多边机制是应该改进的,包括机构,也包括规则。”周小川表示。

财政方面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数字税。周小川认为,数字税目前处于僵局,特别是美国和法国之间,一个原因就是数字经济的发展,不像过去货物和服务的发展,对于实际业务发生在哪里、钱是从谁身上挣的,比较好界定,但数字经济之后,有很多非常难以界定的部分。

此外,不论前述问题如何界定,这些机构都应该交税,但是对于究竟交给谁,就出现争议。“所以可以设想,应该有多边性的机构来起到作用,有些争议就可以明显减少。”

他还提到,多边主义还应该改善的问题是关于碳中和。现在各个国家都应该领走自己的任务,在自己国家内作出重大努力以实现碳中和。但还有些国际领域的内容,比如国际航线上的飞机、国际海域的海运船只,这些排放究竟谁来管。

过去欧盟提出要向到港飞机征收碳税,但很不容易做到,其他国家会强烈反对。未来,关于气候变化的觉悟会逐渐提高,对于碳排放应该购买配额或交税的争议会逐渐减少,但是钱应该交给谁、归谁使用,在国家层面的格局中很容易产生争议。所以,也要求设计多边的机制来减少各自为各自收入着想的现象。(完)

发稿 沈燕;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