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企债违约消费欠劲,暴露经济脆弱一面--信报11月19日

内地债市近日情况不寻常,多家大型国企相继违约。企业债务到期无钱还,通常发生在经济恶化之时,但据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十月份宏观数据所见,增长势头良好,且有加速之势,与债市景况并不匹配。其实,这现象反映经济还存在不平衡,好像零售消费尚未能大规模催谷起来,内需贡献不及预期;而企业债务频爆煲,也暴露出地方财政的脆弱,中央的刺激措施固然未是时候退出,还须出台更具针对性的政策。

现时中国面对国际环境不怎么友善,围堵之声此起彼落,因此以内需支持经济,从投资与消费入手,始终最有保证,容易自主控制。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二次会晤发表视像讲话时,强调中国开放大门只会愈开愈大,并将下大力气扩大内需,全面深化改革,推动科技创新,为国内经济发展增添动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三亦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受多重因素影响,当前保持经济平稳运行难度很大,需求不足亦制约经济稳定恢复,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困难较多,稳就业保民生面临很大压力。文章强调,只要做到「六保」,特别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两位领导人的论述可说是一体两面,包含政策大方向与执行路线图。

事实上,在大规模基建投资拉动下,经济势头正稳步向前。十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百分之六点九,高于预期。一至十月固定资产投资按年升百分之一点八,亦比预期好,但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仍按年减少百分之零点七,反映充当火车头仍是国企为主。

然而,以投资创造需求,所需资金如非全来自政府,便得从市场融资,社会最终是要付出代价的。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晓晶表示,今年中国杠杆率上升速度非常快,至第三季已增加二十七点七个百分点,债务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二百七十,估计全年杠杆率增幅更将接近三十个百分点。当市场资金充裕时,一切皆欣欣向荣,一旦宽松政策回归正常,往往便出问题。

近日发生债务违约的国企来头不小,紫光集团是中国半导体产业自主创新的希望所在,华晨集团则是制造汽车的大企业,还有永成煤电属河南省重点国企,突然纷纷出事,背后原因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点比较肯定的是,一些传统产业一直面对产能过剩,亦有一些企业经营效益原本就不高,也有部分存在揠苗助长的迹象,一场突如其来的肺疫触动中央救市,资金不缺,待一切复常便打回原形,惟难掩以投资拉动增长的脆弱一面。

内需另一范畴必定是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愈来愈高,可是疫后恢复速度始终未跟贴大队。十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只增长百分之四点三,不及预期,比较令人失望,毕竟该月有黄金周长假期。再细看不同类别消费,表现并不平衡,高档消费品增幅明显较基本消费品强劲,单是汽车零售额便增加达百分之十二,撇除汽车的消费品零售增幅顿时变为百分之三点六。

毫无疑问,社会购买力不均,一直拖着消费复苏的后腿,主要基于就业不稳定,疫情对基层的冲击也较大。虽然今年首十个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一千万人,提前超额完成今年目标,但与去年全年比较,现仍少逾三百五十万份工,相信正是李克强所指出,就业保民生面临很大压力的原因。

如要刺激民间消费,最实际离不开一招,就是让民众手上有闲钱,愈多闲钱便愈敢消费,惟中央似乎另有侧重点。国务院周三提出的新一轮扩大内需战略,不外乎汽车下乡、家电补贴,重点开拓「下沉市场」,特别是县乡市场。改善低下阶层生活无可厚非,问题在于这更像是透支未来的购买力,而非从增加民众可支配收入着手,恐怕很快又枯竭。

中国经济今年在全球一枝独秀已无悬念,但增长数字乃表面成绩,背后并非人人可充分分享成果。其实,在经济稳步向好的时候,正是下决心大刀阔斧破解老问题的良机,若继续沿用老方法,只是把问题掩盖起,日后难免重复受考验折腾。(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