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特首押后北上述职耐人寻味--信报12月15日

特首林郑月娥惯常在每年十二月中旬前往北京述职,向国家领导人滙报香港经济、社会和政治方面的最新情况,然而今年异常,政圈流出传言,林郑原准备十二月十日出发的述职行程忽然被推迟。对于北上出现变数,特首办回覆传媒查询时只表示如有消息会公布,暂无其他补充。

根据传媒报道,林郑不能依照惯常日期上京是「中央叫停」。《星岛日报》估计,押后述职的原因有三个可能性,其一是「领导人工作繁忙,时间安排不周」;其二是「本港抗疫仍然千头万绪,见面不知有什么好谈」;其三是「本港传染风险较内地高,既然没有必要,就不如押后」。假如估计准确,那么中央推迟林郑述职行程与本港近日第四波疫情恶化有莫大关系。

疫情恶化实实在在困扰着香港,同时困扰着休戚与共的内地,而中港经济贸易活动必须仰赖两地人流和物流畅通无碍。却奈何,内地几个月前已庆祝「抗疫胜利」,偏偏香港直至今天依旧为了反反覆覆的本土新增个案烦恼不休,旅游气泡计划难产,正常通关遥遥无期。

特区政府领导之下的抗疫成绩绝对称不上优秀,受到舆论批评不足为奇,比较罕见的是,近日连本应亲政府的建制派人士亦口诛笔伐。譬如「蓝丝」作家屈颖妍在报章专栏坦言,三年来见证林郑月娥施政无能,虽然曾经撰文力撑对方,但现在「证实自己错了」。她批评林郑「不懂民情」,疫情之下仍指摘无法在家工作的市民「出出入入」,《施政报告》内容显示她对现时本港困境「束手无策」。屈颖妍强调,「中央也想听真话看真象」,「如果政府把市民引向悬崖我们还要拍掌叫好才叫建制派,对不起,那我绝非一员。」

简单而言,建制派人士对于林郑政府的抗疫不力满腹牢骚,批评之声愈见尖锐。由此或可推测,中央叫停特首北上述职,关键因素是国家领导人希望香港做好抗疫工作再说。

国家衞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接受内地传媒采访时指出,香港疫情防控情况与内地不太一样,「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措施没有落实得很到位,这决定了香港的疫情会出现反覆。曾光直言,由于香港与深圳之间的人员往来比较频繁,令深圳疫情防控压力亦会比较大。

香港疫情持续恶化,一水之隔的深圳固然受压,宏观而言是整个国家都蒙受损失,毕竟香港是中国各大城市之中独一无二的国际金融中心,此地走不出瘟灾阴霾,累及北京难以利用这道对外窗口作出「全国一盘棋」的部署。

林郑早前出席《华尔街日报》国际政商界论坛接受访问,形容现在是来港营商的「最佳时机」,原因是经历混乱的一年,香港的法律和秩序恢复,《港区国安法》下维持稳定。这样的论述只能说明,中央出手颁行《港区国安法》有助「止暴制乱」,但能否在特首施政之下回复繁荣,谁也说不准,尤其当疫情处理不善,营商肯定极度困难。

《香港01》创办人于品海近日撰文写道:「林郑月娥特首的《施政报告》让我们看见她的焦虑,但大家看不见她如何掌握香港的深层次问题,更看不见她提出的解决方法如何治标治本。解决香港的动乱必须使用合适和严厉的手段,这是依法治港的应有之意,无可厚非;但以为平息了动乱,香港就可以回复安定繁荣,舞照跳、马照跑,那是痴人说梦。」

特首押后北上述职耐人寻味,恰遇建制派人士轮番批评,更觉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政圈中人分析,香港和澳门特首一向是同时期述职,如果零确诊的澳门述职安排与香港同样押后,那么「北京不满香港抗疫不力」的说法似乎站不住脚,但若澳门比香港先行述职,原因就格外惹人深思。

姑勿论如何,香港疫情恶化是客观事实,不管特首何时述职,全力击退疫魔都是头等要务。(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