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资管过渡期非监管空窗,建议中国监管对老产品规模设置中间目标--央行前副行长

路透北京12月23日 - 中国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周三表示,资管新规过渡期不应该成为自由放任期,也不意味着监管空窗期,金融机构应该根据自身情况按照过渡期目标分解压降进度任务;建议监管部门把老产品规模作为整改考核的中间目标,在确保产品规模按进度统一压降的前提下,把投资端的老资产的处置交给市场主体自行决策。

本地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刊登吴晓灵的专访稿并称,建议监管部门加强对压降进度的过程考核和重要节点的检查,早达标的机构要给予正向激励,进度落后的机构要增加监管措施。

吴晓灵表示,几十万亿资管产品在转型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个案式和局部性的风险事件,应当妥善应对,有序处置。但同时要认识到,结构化发债、非标资产是老产品的运作链条中的一环,“信托违约、雷声滚滚就是一种警示,老产品的运作模式不可持续,不抓紧整改只会走向更大的危机”。

她并表示,过去以机构监管为主的理念不完全适用,因此要建立机构监管+功能监管+行为监管的监管理念和监管体系,并辅以配套的监管手段和工具,实现对金融业务的全面监管。

中国央行7月底宣布,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对于2021年底前仍难以完全整改到位的个别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说明原因并经金融管理部门同意后,进行个案处理。

债券市场监管归属权方面,吴晓灵称,建议国务院通过文件明确银行间市场是融资性债务工具的场外非公开发行的机构间证券市场,明确市场由交易商协会实行自律管理,市场发行的非货币市场工具由交易商协会实行注册管理。。

中国财政部前部长楼继伟上周日在公开场合表示,银行间市场应回归同业拆借市场的本位,信用债应当全部退出。稍晚央行有关专家称,银行间债市实际上是机构投资者的债券市场,信用债在其中发行交易,符合债券市场发展的客观规律和要求。而交易所市场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与信用债市场的发展要求匹配性较弱,不宜作为信用债主体市场。(完) (发稿 黄斌;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