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天灾人祸大停电,民众受冻官之过--明报12月28日

时近年底,内地多个省市近一个月来发生多年未见的停电情况,涉及的地区从湖南、湖北、江西、浙江等地,扩散至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断电不仅导致很多正在赶出口订单的工厂被迫停产,更导致一些城市路灯熄灭,一片漆黑,民众不能取暖,在寒潮中受冻,引来网上怨声载道。国家发改委以一句含糊的“工业生产高速增长和低温寒流叠加导致电力需求超预期高速增长”,来回应这一波停电的原因,惟各地的停电原因却不尽相同。

今次停电风波,可说暴露出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诸多发展软肋,其中既有能源分布不均的天然不足,亦有电价改革不到位的制度缺陷,更有地方官人谋不臧的胡乱作为。

其实,中国是世界上发电量最多的国家,去年发电量占全球总量的27.8%,几乎是第二名美国的两倍。截至去年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已达20.1亿千瓦,预计今年底将达到21.3亿千瓦。所以,中国从总体上看并不缺电。

不过,尽管电量充足,但资源禀赋与用电负荷却不匹配,电力资源丰富的地区一般都在西部,如山西、新疆、内蒙古,以及四川、云南等地,煤炭、水力资源丰富,还有风能、太阳能等新型清洁能源优势。而用电量大的地区基本在东部经济发达的省份,由于距离遥远,输电工程不完善,形成有电“送不出”,没电“引不进”的局面。

中国能源布局的尴尬在于,北方、西部水电、风电等清洁新能源发电量不断扩大,却欠缺输送能力,东南地区仍要靠传统火力发电厂保底,而火电厂的主要能源仍是煤炭。这波停电与煤炭有关,但与澳洲进口煤炭受限却关系不大。去年,国产原煤约为39.7亿吨,而同期自澳洲进口煤炭量仅7760万吨,还不到国产原煤总量的2%,而且进口澳煤以焦煤为主,而发电用煤多为国产,因此进口澳煤对全国供电的影响微乎其微。

国产煤炭近期价格高企,与需求的旺盛有关,同时,较早前因两宗煤矿人命事故,重庆市遭国务院约谈警告,也令各地煤矿害怕出事,不敢开足马力增产,更助长了煤价上涨。

内地的煤价已经完全跟随市场供求升跌,但电价仍受政府监管。这样一来,煤价的上涨,就加剧了火力发电厂的亏损,甚至发电愈多亏损愈大。因此,中西部省份部分火电厂乾脆停机,成为今次停电风波的导火线。所以有人说,这次是内地电价机制不合理导致的“体制缺电”,再度突显了改革如何迫切。

与集中供暖的北方不同,华南民众的取暖均以电力空调为主,近期的低温天气令用电量陡增。而随着近期全球疫情的爆发,很多订单转移到内地,11月出口爆炸式增长,东南地区工厂也开足马力加班赶工,亦令用电量剧增,这些都令今年的电力紧张雪上加霜。

不过,有些地方的拉闸限电就完全是政府庸政所致,美其名曰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据报道,浙江省因离“十三五”规划的相关指标差距较大,竟出台限电政策,以期年底前能够达标,并将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消费强度的“双控”当作地方政府政绩的考核指标。换言之,浙江不缺电,当局宁可将充裕的电力闲置,也要居民摸黑受冻,企业停工停产,以获得节能减排的光辉成绩,这种荒诞的逻辑,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产物,属于苛政乱作为。

节能减排的目标,是为让民众有更美好的生活环境,以牺牲民众生活质素和安全感,来追求“节能减排”,无疑已经背离其初衷,是本末倒置。人们还记得,3年前为治理北京的空气污染,清除雾霾,邻近的河北省在冬季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乡村煤改气工程,不准民众用煤,但天然气供应又未跟上,令当地民众无法取暖,苦寒一冬。就是因为地方官眼睛向上,只为交环保成绩单,而不顾民众冷暖困苦,才会令这种既对国家无益,又让百姓受损的蠢事,在神州大地一再发生。(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