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大立光还能再展股王雄风?--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月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送走了被《TIME》杂志标示「最坏一年」的二○二○年,台湾股市却走出金融海啸以来的超大涨幅,加权指数全年上涨二七三五.三九点,涨幅高达二二.八%,台股市值增加九.四九兆元,以台积电表现最亮眼,全年市值增加五.一六兆元,台积电大涨更是推升台股直逼一万五千点最大功臣。此外,台湾的大型电子股也有出色表现,尤其是联发科、台达电及联电。

联发科在二○年股价上涨六八.四%,市值增加四八二八亿元;被广达创办人林百里视为另一个护国神山的台达电,更走出一段传奇里程,一年股价大涨七三.六%,市值跑到六八三二亿元,成为全台第六大市值企业;而被视为晶圆双雄之一的联电,在美国制裁中芯的情况下,股价大暴冲,全年大涨一八六.六二%,市值跑到五八五七.一六亿元,成为全台第八大市值企业。

放眼二○年的台股,科技股是撑起台湾资本市场的最大推手,却有一家昔日光芒万丈的企业掉队,大立光走过黯淡的二○年,从一九年最后一天的收盘价五○○○元跌到二○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三一九五元,全年下跌一八○五元,跌幅高达三六.一%。这家被大家公认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光学变焦镜头公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大立光从○二年以每股二○五元挂牌上市,一直都是绩优成长股的代表,而且长期稳居高价股王宝座,一七年股价一度涨到六○七五元,市值达八一四六亿元,是直逼中华电信的全台第五大市值企业,买入一张大立光动辄要五○○万台币,是全台最高贵的股票。

大立光的好,市场都看得见,○二年上市,资本额只有九.五九亿元,○三年现金配六元,股票配一元,此后股票○.五元配两年,○.二元配两年,把资本额增至十三.一四亿元后,即不再增资配股,营收却从二十四.六一亿元快速成长到一九年的六○七.四五亿元,这一年大立光的每股税后纯益(EPS)也写下二一○.七元的空前纪录。一家公司一年可以赚二十一个股本,是难以想像的好成绩。大立光的资本额只有十三.四一亿元,帐上却握有八一四.二七亿元现金,每股净值高达九九七.○六元,如果要找台湾最绩优的公司,绝对无人能出其右。

不过,从上市以来成长从未间断的大立光,二○年似乎遇到瓶颈,去年前三季本业获利二三六.四八亿元,比一九年同期的二四九.六二亿元显著下滑,加上汇兑等业外损失,去年前三季的EPS一三一.○三元,也不如一九年同期的一五○.三七元,可以看到台股资本市场的超级优等生似乎遇到不小的问题。最明显的,是大立光市值剩下四二八四.四五亿元,不但被挤出全台前十大排行榜行列,还掉到第十三位。

大立光不进反退,最大原因,市场认为是美国制裁华为,华为手机销量从两亿支掉到剩一亿支,大立光成为最大苦主;另一说是苹果iPhone12的新机延迟推出,大大影响了大立光在高阶手机镜头的出货。

从整个产业来看,在变数都相同的状况下,二○年在香港挂牌的三家光学变焦镜头厂股价都上涨,而台厂普遍都下跌,值得探讨。中国最大光学镜头厂、 也是全球车用镜头厂龙头的舜宇光学,去年股价上涨二五.七九%,拿下台湾新钜科经营权的丘钛科技去年也小涨一.八六%,跟着苹果走的高伟电子,去年配发○.九三二港币特别股息,股价也大涨二六○%,表现出类拔萃。

高伟在二○年业绩大幅成长,原来是吃足了苹果的单子,高伟公布的半年报,营收三.○八亿美元,税后净利二八一六万美元,净利成长三三.六倍,成绩让市场惊艳。

但回头看台湾的光学镜头厂,除了大立光全年下跌三六.一%外,以苹果供应链为主的玉晶光全年股价下跌三.四%,亚光更惨,股价全年下跌三一.五七%,新钜科从赚钱变赔钱,股价全年下跌四三.二六%,只有切入车用的佳凌异军突起,全年大涨一五九%,最近今国光也传出可能接到苹果Apple Car的车用镜头订单,全年上涨十二.八四%,大多数的台厂变焦镜头厂在二○年股价表现,都相对失色。

光学变焦镜头在过去几年是炒热AI题材的热门产业,除了大立光股价最高达六○七五元,玉晶光也创下八三八元天价,亚光涨到一四三元,先进光涨到八十七.四元,扬明光涨到一六九元创近十年新高,新钜科涨到一三二元,但这两年,大家看着舜宇、高伟股价频创新高,台厂却愈来愈无力,两岸竞争的消长态势值得留意。

去年上半年,舜宇光学营收一八八.六四亿人民币,约八一六亿新台币,已远远超过大立光的二五八.六四亿元;而舜宇上半年净利十七.八亿人民币,约七十七亿新台币,输给大立光的一一七.○八亿元,可看出舜宇营业额高,大立光仍保有高获利,但市场给大立光十七.三倍本益比,舜宇光学本益比高达四十四.七倍,市值换算成台币约七二一四亿元,已遥遥领先大立光。

面对舜宇的超车,也许大立光到了调整的关键时刻。大立光毛利率最高一度达七一%,去年第三季还有六五.五八%,而舜宇只有二五.一五%,大立光的毛利率远胜舜宇。不过大立光固守高阶市场,华为高阶手机停止下单,立刻受到巨大冲击。还有面对未来电动车新时代,当特斯拉(Tesla)领风骚,苹果也准备切入电动车市场,在车用镜头这一块,大立光岂能无动于衷?

此外,大立光资本额十几年来一直维持十三.四一亿元,每股营收已高达三一○元左右,似乎可以考虑把资本结构进行一次调整,这些年大立光成立家族控股公司,以闭锁型的型态将股权集中化,大立光做好所有防范动作,但面对竞争全球化,大立光的小股东有如小船在大洋中航行,如果拉高股本,例如一股拆成十股,也许市场参与度会更高,也可拉高本益比。经过二○年的一场横逆,也许是大立光积极思考改变策略的关键时刻了。

注: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