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拜登未必乐见特朗普遭弹劾定罪--信报1月27日

已经卸任的共和党籍特朗普虽然不再是总统,但在大选中取得白宫和国会全面执政权的民主党依然展开弹劾程序,指控他煽动一月六日示威者冲击国会山庄,导致五人死亡。众议院在一月十三日通过弹劾当时尚未离任的特朗普,此案呈交参议院续审,开审日期定于二月第二个星期,届时一百名参议员将充当陪审员,决定特朗普罪成与否。

参议院通过弹劾案的门槛是三分二绝大多数同意,按目前形势分析,民主党与共和党的议席各占五十(身为议长的副总统贺锦丽在两党争持不下之时拥有关键一票),即使民主党全体参议员一致投下同意票,仍需最少十七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赞成弹劾,难度相当高。因此,担任参议员多年的现任总统拜登表示,弹劾案审讯是应该进行的,但不相信有足够票数裁定特朗普有罪。

民主党对于一位落了台的前总统穷追猛打,其中一个原因是杜绝后患。依照规定,假如弹劾案得以通过,被定罪者不准担任公职,那么扬言四年后卷土重来的特朗普也就无法再选总统。尽管如此,若从务实的政治层面分析,老谋深算的拜登也许暗忖不为已甚,未必乐于见到特朗普被弹劾定罪,以免挑起共和党的报复性情绪。试想像,万一共和党怀恨在心,动辄利用关于拜登家族的丑闻(例如其子亨特与乌克兰和中国的轇轕)展开弹劾,冤冤相报,岂不麻烦?

报复性弹劾或报复性罢免,目前在台湾掀起风潮,有人担心将带来损害民主的恶质影响。触发报复性情绪的事件是国民党籍的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去年参选总统失败后被罢免,蓝营与韩粉忿忿不平,于是誓言以牙还牙,狙击对象是绿营尤其是民进党议员。

第一个被报复的是桃园市议员王浩宇,罢免案在一月十六日获通过,成为台湾史上首名被罢免的直辖市市议员。国民党事后发声明指出,王浩宇以绿党身份当选却改投民进党,任内争议言行罄竹难书,引发强烈的负面评价。接下来,国民党针对的是高雄市议员黄捷,她的罢免案将于二月六日投票。

台湾的“公职人员选罢法”于二○一六年修订,根据现行规定,罢免案的通过门槛是有效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同意票数达原选举区选举人总数四分一以上。二○一六年以前,罢免门槛太高,成功例子绝无仅有,门槛降低之后,则有机会被操作为党争工具。

王浩宇被击倒了,无党派但属于绿营的黄捷又如何?国民党内部民调显示,预计同意罢免约有三万五千票左右,但不同意罢免者高出约一万票,以选举区选举人总数二十九万计算,同意罢免距离四分一门槛(约七万二千票)仍有一大段距离。

就算黄捷罢免案不获通过,蓝营的报复名单还包括民进党立委吴思瑶、苏巧慧、郑运鹏及台湾基进的陈柏惟等等,连串行动浪接浪,终极目标是冲击民进党与总统蔡英文的执政公信力。

台湾的报复性罢免引起讨论与反思,蓝绿厮杀的场面除了出现于定期选举活动之外,还要不定期透过罢免投票上演,究竟是否民主社会之福?同样道理,并且牵涉个人利益考虑,美国假如出现报复性弹劾,是否拜登所乐见?

不管如何,特朗普复辟之心不死,似乎仍然有意在政坛发挥影响力,他卸任后宣布成立“前总统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Former President),透过游说、组织及公共活动继续推动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主张。较早前,特朗普前竞选高级顾问米勒指出,他暂时无意成立新政党,将致力协助共和党在二○二二年中期选举夺回参众两院控制权。

如果弹劾案一如拜登所料不获参议院通过,特朗普声称“以某种形式回来”也许并非虚言。(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