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资产股能重返荣耀?--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月28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资深经济专家刘泰英先生,最近频频对股市飙涨提出示警,也认为全世界大印钞票,将引发恶性通货膨胀,他要民众自求多福。市场也有很多专家认为全世界印了那么多钞票,股市、房市皆涨,下一回,股市的资产股势必大涨。这是很合理的推理,但实际状况恐不尽然。

这当中我们发现几个特别的点,一是全世界印了很多钱,单是去年三月疫情重创世界经济之际,全球增加的通货就超过十四兆美元,全球八大经济体的货币供给累积到九十五兆美元,但是通货发行增加那么多,这个世界并没有恶性通膨降临的情形。

最具代表性的是商品期货价格指数(CRB)在二○○八年创下四七三.九七的历史新高后,去年四月写下一○一.四八的最低纪录,目前位置在一七四.四四。CRB是商品波动的指标,这也显示物价仍处在低档,距离通膨仍十分遥远。这当中,我们可用最敏感的油价为指标来看,○八年金融海啸来临前,西德州中级原油(WTI)期货价格一度创下一四七美元天价,如今大约在五十美元上下,明显在低档;而贵金属行情,除了铜,大多数仍不到○八年高价的半山腰;软商品的棉花、咖啡、小麦、黄豆,也都在低档,这意味通膨没有流向商品原物料,反而是股市中的新经济股疯狂奔驰,从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特斯拉,到中国腾讯、美团、小米等,而最具投机力道的是比特币,涨幅令人叹为观止。

另一个焦点是资产股大涨。台股涨到一万六千点后,很多专家都喊台股会崩盘,若拿三十年前的台股大涨来对照,有何差别?三十年前台股涨到一二六八二点,那是由金融股、资产股领衔的大行情,最具代表性的是国泰人寿涨到一九七五元,三商银、北企、中华开发都涨到千元以上,台火涨到一四二○元、华园饭店涨到一○七五元。当年有八家公司股价上千元,这次也有八家企业股价登上千元,但不再是金融股、资产股,而是科技股,尤其是高毛利的IC设计股,像矽力、谱瑞、祥硕等。

三十年前引领台湾股市登峰造极的八档千元高价股,如今都不复当年勇,像写下一九七五元的国泰人寿,经过合并、重组,如今的国泰金控股价在四十元左右;中华开发变成开发金控,股价长期在面额以下;当年涨到一一○五元的彰化银行,现在剩下十七元。最显著的是两家资产股之一的台火涨到一四二○元,最惨跌到二元,现在大约在面额左右浮沉,而华园饭店也剩下十五元左右,这些曾引领风骚的资产股,在全世界大印钞票、钞票洒遍金融市场的当下,还能重返三十年前的荣耀吗?答案恐怕是未必。

台湾钱淹脚目时代,资金泛滥,但可选择标的不多,于是钱涌向有金融寡占优势的寿险公司及银行,再加上土地、房市,这是资金在找出路。三十年后,各项金融商品推陈出新,科技日新月异,创新企业不断涌现,这时候资金虽泛滥,但不会像三十年前独沽一味,如比特币的避险功能取代黄金、白银,其市值已远超过白银;特斯拉的奔驰,也让全世界资金追着跑,如今市值已超越八三○○亿美元,可能很快会成为兆美元企业。

台湾的资产股在一九九○年代曾享有惊人天价,例如,在台北士林有地的士纸涨到二六一元、士电到三六一元、新纺到二四九元,南港有地的南港轮胎涨到三三四元、在中坜有地的泰丰涨到四一六元、新庄有地的勤益涨到五二五元,拥全台最大农地的台湾农林涨到三八八元;以资产为号召的饭店股也炙手可热,万企涨到二一五元、第一饭店二一六元、国宾饭店一八二元,六福也涨到三三○元;还有有土地的营建股,像前身为「保固」的全坤建设一度涨到四七五元、太设到一八九元、国扬到二一五元,这些资产股开创了有土斯有财的时代。

这次资本市场重返万点,很多昔日展现风华的资产股又被市场相中,例如士纸一度从二十五.二元涨到九十四.二元,但现在又跌回五十元以下;全心规画南港土地开发的南港轮胎,一九年股价一度涨到五十九.四元,如今又跌回三十八元左右;拥有南科土地发展优势的东和纺织一度涨到十八.三元,后来又跌回十二.五元,这些资产股的炒作似乎都只是昙花一现。

过去的资产股只要拥有一块有价值的土地,很容易获得市场青睐,股价很快飞奔而上,但未来的资产股必须要实现可变现价值。拥地自重,却没有任何具体开发动作,股价恐怕引不起注意,而有开发行动,也要转化成现金流,并且实际回馈投资人,股价才会产生良性循环,这些年最具代表性的是达新。

去年二月十九日,达新将台中台湾大道大远百旁的惠国段土地二五九三坪卖给兴富发,总价八十三.七六亿元,实现获利五十.六五亿元,而之前在一九年也将惠来厝段土地六六二坪出售给理仁建设,净利四.九四亿元。这两笔土地为达新创造五十五.六亿元净利,让达新在一九年产生EPS(每股税后盈余)三.六五元,及去年前三季EPS二十九.五八元的空前佳绩。处分资产后,达新去年前三季累计帐上现金五十二.五七亿元,净值拉升到一二一.一亿元。

去年达新先减资三○%,股本从十九.八亿元降为十三.八六亿元,减资后下半年首度配出四元现金股息,这是达新回馈股东的第一步。

为了让帐上现金有更好回报,达新在去年八月投资八○○张台积电,每股成本四二四.七九元,如今单是这笔投资创造的增值已逾一.六亿元,比达新每年本业获利还多更多。如果达新把帐上现金以每年配息八元的方式连续配十年,大约一一○亿元左右,那么股价维持在七十元以上,问题不大。这是把资产变现金,并且充分把利益分享给股东的新模式,也为资产股开展一条新路。

拥地炒股的时代过去了,未来必须把资产转化为现金流入,并规画现金用途。活化资产,也要重视股东权益报酬,资产股才会有美好明天。(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