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爱国者治港”划界线,不忘有容乃大初心--明报1月29日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述职,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到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必须坚持“爱国者治港”,只有做到这一点,中央对特区的全面管治权才能有效落实。反修例风暴和《港区国安法》,为本港政治生态带来重大变化,中央强调“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并要将这一政治规矩化为法律规范及制度,港人关心的是这条规矩界线会划到哪个层级,若说立法会等特区政权机构必须遵从,一些拥有实权的法定机构、谘询组织以至专业自主团体,是否也要服膺于此原则?

支持港独和勾结外国势力者,不可能符合爱国者原则,与此同时,当年邓小平亦强调,港人治港以爱国者为主体,“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中央这条规矩界线划得有多阔有多深,对香港影响深远。

去年11月,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议员资格作出《决定》,港府按此取消4名立法会议员资格,中央官员表示,《决定》划清“爱国者治港”的底线标准,将“祸国乱港者驱逐出特区管治架构”。林郑述职期间,习近平也谈到“爱国者治港”,并突出了这跟中央全面管治权的关系。

1980年代初,邓小平提出“爱国爱港者治港”,至于“全面管治权”,则是2014年国务院《一国两制实践白皮书》所强调的概念。对中央而言,这两个概念早已包含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中,事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也是一国两制下的基本政治伦理,近7、8年要再三强调,是因为有关一国两制的认识和落实出现了偏差。前年反修例风暴爆发,支持者认为是“争取民主自由”,中央则认为香港已成为“颠覆基地”,有人勾结外部反华势力,港独由暗转明,必须阻止这些力量夺取香港管治权,实施《港区国安法》是重要一着,但不是全部。

习近平的最新发言,反映中央满意《港区国安法》执行成效,同时认为必须从管治体制和权力分配入手,贯彻“爱国者治港”,因为这跟中央有效落实全面管治权,乃是一枚银币的两面。未来一段时间,“反中乱港者出局”将是中央处理香港问题的重要思路,人大就立法会议员资格作出《决定》,以及公务员宣誓,只是连串变化的开始。中央打算如何体现对港全面管治权,将决定这场变化究竟有多深多阔,由于有很多未知,港人难免感到忐忑。

反修例风暴过后,中央要重塑本港的政治社会生态,港人关注的是权力当局打算做得有多尽。《基本法》提到,行政长官可以透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然而最终普选产生,也是《基本法》订明的目标,未来特首改由协商产生,肯定是香港民主的倒退。继立法会议员资格和公务员宣誓问题后,司法机关作为政权机构另一部分,将朝什么方向改革,固然令人在意;作为非政权组织但有权选特首的区议会,议员资格问题是否与立法会看齐、会否大规模“DQ”(取消资格),同样惹人关注。另外,本港还有很多法定机构和谘询组织,“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这条界线,到底划到哪个层级,权力当局必须审慎处理。

特区政府有数百个谘询组织和法定机构,部分握有实权。特区政府多年来强调“专业自主”,一些专业界别的事务,实际交由业界自行管理,医委会正是最为人熟悉的例子。近年香港社会高度政治化,不时有法定机构或专业团体卷入政治漩涡,改革方向应是如何回归专业去政治化,延续政治斗争并非上算。

邓小平说过,“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同时亦强调,“未来香港特区政府的主要成分是爱国者,当然也要容纳别的人,还可以聘请外国人当顾问”。一国两制不可能容许勾结外国势力、支持港独的人成为治港者,不过一国两制也必须有足够的弹性和包容力,以体现香港作为一个开放社会的特质,有关“爱国者治港”的问题,权力当局应与民间有多更沟通,减少误解与猜疑。(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