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美国若重启制裁,缅甸将倒向北京--信报2月9日

缅甸军方在二月一日发动政变,拘捕文人政府的实际领导者国务资政昂山素姬,以及大批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的国会议员,宣布进入为期一年紧急状态。不满政变的民众持续上街示威,并且呼吁全国大罢工,促请所有政府工作人员参加,务求向军方施压。

连续三日聚众抗议的示威者效法电影《饥饿游戏》举起「三指」手势,高呼口号「释放领䄂」、「守护民主」和「拒绝独裁」等等,有人甚至声称:「我们旨在彻底废除军方政权,我们必须为自己的命运而战。」军政府出动水炮车驱散人群,持盾牌及防暴装备的警员筑成人墙与示威者对峙,有人预料随时武力镇压。

军方政变的表面理由是指控去年举行的大选存在舞弊,但实际原因人人明白,军方扶植的巩固发展党无法透过选票与昂山素姬领导的全民盟一争长短,而势力坐大的昂山跟军方愈来愈不咬弦,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等人唯有利用军事政变重夺全部控制权。缅甸短暂的民主化进程受到严重挫折,如今回复昔日的军管状态,少不免令人担心再度惹来美国制裁,损害该国得来不易的经济发展成就。

按照美国新任总统拜登的讲法,国际社会应团结一致要求缅甸军人立即放弃他们夺取的权力。他声称,美国过去十年来基于缅甸的民主进展,取消对其制裁;现在情势逆转,美国将会立即检视,并采取适当行动。另一边厢,对缅甸经济拥有重大影响力的中国暂时持观望态度,被理解为默许缅甸军方所为,而且静待美国出手才作出因应措施。

正常推测,美国极大可能对缅甸重启制裁,但若然站在中美角力的层面考虑,美国一旦重施故伎,将打击该国跟西方的贸易往来,反而更令缅甸进一步投向中国。

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缅甸在昂山素姬和全民盟领导下,近年与中国的经济联系不增反减。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缅甸截至2019年底向中国举债33亿4千万美元,较全民盟执政前的2015年底减少26%。昂山大概意识到,不能过度依赖中国,以免堕进债务陷阱。以中缅2018年签署协议的皎漂(Kyaukpyu)深水港项目为例,建成后可作为中国运输石油的要塞,但缅甸主动要求把该项目的规模由原定的72亿美元减至13亿美元。

若说昂山有意减少依赖中国,那么当缅甸军政府面对美国制裁和西方孤立之时,最顺理成章的反应自然是进一步靠拢中国。事实上,中国视缅甸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板块,军政府管治对北京更有利,所以官方新华社将这次政变只形容为「军方对缅甸现政府进行大规模改组」。

缅甸若倒向北京,一方面中国可充实地缘政治力量,另一方面削弱美国和西方的影响力。日前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要求缅甸释放昂山素姬和全民盟高层,但未谴责政变。据报道,决议案内文由英国草拟,后来为了避免中国和俄罗斯否决,才删除强硬措词。

这样的局面,无疑让拜登感到左右为难,不制裁缅甸军政府说不过去,一旦制裁则有机会益了作为「最严峻竞争对手」的北京。

拜登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访问时表示,就任后还没有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谈话,若两人通话,将有很多事要谈。拜登说,他担任副总统而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曾经多次见面,他很了解对方。拜登形容习近平很强硬、很聪明,但「骨子里没有民主」。他又强调不会用前总统特朗普的方式处理对华关系,而是会聚焦于国际规则,扬言中国应该预期与美国的关系将是「激烈竞争」,但不必发生冲突。

拜登在奥巴马时代担任副总统时相信为缅甸民主化出过一分力,现在要阻止其更一面倒地投向中国,绝对是考验他执政能力与外交智慧的一道难题。(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