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壮大中间可排拒两极,立法会三类议席宜均等--明报3月16日

中央官员一连三日在香港举行座谈会,就“完善特区选举制度”听取意见,未来立法会3类议席分布、选委会职权行使,以及资格审查委员会构成运作等,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中央要将“反中乱港”分子排除在政权机关之外,香港选举制度“大重设”,具体方案设计,既要坚持“一国”,亦要维护香港社会独特性,稳妥的制度设计,可以保障社会多元,顾全整体利益,避免向既得利益倾斜,同时鼓励不同持份者沟通缩窄分歧。新的选举制度安排,需要反映社会多元,让议会内有不同声音,未来立法会议席比例,地区直选、功能组别及选委会代表各占30席,论开放性和包容性,均较“2:3:4”或“2:2:5”可取。

香港经历了反修例风暴,中央认为港独、暴力、勾结外部势力和政治揽炒,直接挑战“一国”底线,修改香港选举制度,为的是在体制内杜绝这些活动,任何人不与这4类行为清晰切割,不可能再在体制立足,这是中央强调的大前提;与此同时,中央似乎亦想释出一个信息,即愿意就选举制度的一些细节安排,谘询香港社会意见。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张勇昨天提到“闻异则喜”,强调法律制定不会以人人满意为目标,但希望定出来的法律,所有人都可以接受和遵守,相信香港各界亦期望,中央可以在选举制度修订上,找出一个符合港情、能够照顾社会多元性的“最大公约数”。

未来立法会将增至90席,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早前提到,将由选委会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有人认为地区直选、功能组别和选委会议席,应成“3:3:3”之比,有人则主张“2:3:4”甚至“2:2:5”。我们认为,这3个选项中,“3:3:3”是一个较为适合香港的安排。

过去10年,香港社会撕裂不断加深,政治生态愈益激进化,议会内外斗争激烈,事事政治化,瘫痪施政但求揽炒,变成了拉布的真正目标。立法会直选奉行比例代表制,激进路线、民粹主义和极端主张容易上位,改变分区直选方式,可以减少政治光谱碎片化;至于贯彻“爱国者治港”,立法会加入选委议席,加上提名门槛和资格审查委员会,应已足够,大幅削减分区直选议席,过犹不及,并无必要。

选委会扩权后,不仅负责产生部分立法会议席,在候选人提名方面也扮演角色。一如立法会,选委会的组成,亦应顾及社会多元性,更要避免由既得利益集团把持。重组后的选委会有5个界别,简单而言是工商界、专业界、基层与劳工界、原政界,以及全国组织在港代表。前三者反映的是社会阶层构成,后两者则属政治上层建筑。香港社会谋改革求发展,工商界、专业界和基层的声音应该相若,至于每一界别内的构成,亦应体现改革意志和决心。

当年邓小平表示,港人治港以爱国者为主体,左翼当然要有,也要有些右的,“最好是多选些中间的人”。事隔数十年,香港需要的仍是这种政治包容和开容性,最近内地官员再三强调“不搞清一色”,港人也不希望政治光谱变得过度侧向一边。立法会参选方面,无论选委会的提名门槛,还是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工作,都应该体现“不搞清一色”这一点。

张晓明提到, 不能将“反中乱港”分子,与反对派或泛民简单画上等号。但凡愿意与港独、暴力和外部势力干预切割,真正信奉“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都应该可以“入闸”参选。人大决定提到,参选行政长官,要在选委会5个界别都取得一定提名,这一严格要求,很难套用到参选立法会之上,要所有立法会参选人同时取得工商界和劳工基层界选委支持,似乎亦不现实,一个合理合度的门槛,有利反映社会多元性,亦可避免过度放大某一界别对参选者的影响力。审查委员会的构成,应该尽量多邀社会有名望的人士参与,至于实际操作,亦应该有“具意义”的上诉机制,让被拒入闸者有申诉机会。香港社会两极化,让中间力量、温和声音有更多政治空间,可以促进沟通对话,有助修补社会撕裂。一个稳妥的选举制度设计,有助香港政治朝这方向改变。(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