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中美对话矛盾重重,正面成果难以乐观--信报3月17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周一抵达日本东京,周二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衞大臣岸信夫召开“2+2”部长级会议。会后美日发表联合声明,特别提到“中国的行为与国际秩序不符”,构成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挑战,美日两国致力反对区内出现对其他地区的胁迫和破坏稳定的行为。联合声明对于中国允许海警局使用武器的《海警法》深表关切,忧虑引发地区混乱。

这是布林肯和奥斯汀上任后第一次外访,首站是日本,次站是南韩,反映美国总统拜登所言“团结盟友”确是外交政策的重点,而且动机是“围堵中国”。两人出发前在《华盛顿邮报》联名撰文,指出日韩是美国的紧密盟友,点名批评中国“太想以胁迫手段达致目的”,美国必须与盟友合作,加强力度反击中国的侵略和威胁,要求北京为蚕食香港自治、侵犯新疆和西藏人权,以及台湾和南海等问题上负责。

此外,美国国务院周日发表题为《重申日美同盟牢不可破》的文件,表示日美将共同“对抗中国在亚洲和世界各地的挑衅”,再次强调钓鱼岛是规定美国防衞义务的《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重申“美国持续反对旨在改变东海现状、损害尖阁诸岛(钓鱼台群岛)的日本施政权的单方面尝试”。

按照行程,布林肯此旅的第三站是阿拉斯加最大城市安克雷奇,会晤对象则是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及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山姆大叔号召盟友联手制华的背景之下,这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此乃中国外交部的定性,但布林肯不同意)可以谈出什么成果?

就在美日巩固同盟关系之际—如无意外在布林肯访问南韩之时亦有类似动作—英国身为美国特殊盟友,周二发表国防、安全及外交政策综合评估报告。

根据传媒预先取得的文件显示,报告指全球势力分布正在改变,俄罗斯仍是英国的活跃威胁(Active Threat),中国则是英国经济最大的国家级威胁,构成系统性挑战(Systemic Challenge),加上中国积极军事现代化并有更多扩张倾向,令英国国家利益面临的风险增加。

英国首相约翰逊把印太地区视为脱欧后的外交优先政策,形容印太地区“日益成为全世界最重要地区政治核心”,将部署航空母舰“自由航行”。约翰逊下月访问印度,这是他在英国脱欧后首次出访。

彻底脱欧后的英国势必进一步靠拢美国,约翰逊的外交优先政策紧盯印太地区,等于高度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那么约翰逊下月访问印度的用意彰彰明甚,就是拉拢印度与美国共同抗衡中国。

尚有一事值得留意,美国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接受访问时明言,美国不会在盟友受到经济压迫下,单方面与中国改善关系。坎贝尔声称,中美官员每次会谈都触及中国对澳洲的“经济威逼”,这问题将在阿拉斯加的中美对话更加强调,他说:“我们完全了解正在发生的事,除非坎培拉和北京之间建立起更正常的互动关系,美国没打算采取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实质举措。”

从美日联合声明,到英国紧盯印太地区,再到美国为澳洲出头,以及Quad峰会释放的讯息,无不预示着阿拉斯加的中美对话矛盾重重,分歧暂难弥合,取得正面成果的可能性未许乐观。(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