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权力愈大责任愈大,建制派要好自为之--明报3月17日

中央修改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若说泛民面对的是路线挑战,建制派则要面对能力和责任的考验。新制度扩大选举委员会权力及人数,立法会议席亦增加,建制派掌握的权力一定比之前大,伴随的政治责任也必然更大。政治游戏规则出现巨变,必然促动权力再洗牌,新形势下必有新的政治势力涌现,建制阵营内的传统力量要好自为之、上进求变,否则一样有可能被时代巨轮淘汰。

“忠诚的废物”一语,最近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回响。被视为中央对港事务智囊的内地学者田飞龙,早前在本报撰文,谈论“爱国者治港”,强调“中央决心打造的不是橡皮图章或忠诚的废物,而是贤能的爱国者”。田飞龙遣词用语有点尖刻,本港政界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愤愤不平,有人反唇相稽。细看前文后理,田飞龙不过是想说明,中央对治港爱国者的能力和表现,将有更高要求,“服务不好市民就必须下台”,建制派对此要有正确认识,不要以为“爱国者治港”只是给他们提供更多席位和职位,然而田飞龙所作的忠告,听进一些人耳里,却是冷嘲热讽。

不少建制派中人认为,其实他们在议会内外为香港做了很多实事,公众对建制派有负面印象,乃是因为政敌刻意丑化抹黑所致。诚然,一竹篙打一船人并不公道,建制派内亦有一些能者,然而建制派亦得直面现实,承认阵营内有滥竽充数的问题,过去数年,建制派在关键时刻“甩辘”,部分议员洋相尽出,莫说政敌嘲讽“抽水”,就连建制派支持者有时也忍不住摇头叹息。

特区政治制度设计,强调行政主导,没有“执政党”,建制派支持政府施政,有辱无荣,政党参与分区直选,更要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地区工作,凡此种种,的确影响了建制派政党的发展,不利培养既熟政策又懂政治的人才,可是建制派政党为了选票,近年愈来愈被民粹主义牵着走,由近岸填海到垃圾征费都不敢择善固执,这些也是事实。新制度下,“揽炒派”无法再阻挠立法会议事,建制派政治空间扩大,就算谈不上“执政”,能够掌握的权力必比以前多,无论中央和港人,必定密切留意建制派的表现。

香港选举制度大重设,选委会和立法会议席均会显著增加,然而人数的增加,并不保证可以更好体现社会多元性,如果参与者同质性太高,反而有可能形成另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过去10多年,香港政治斗争激烈,事事政治化,一些亲建制的精英才俊,纵有为港之心,也不想蹚政治浑水,遑论加入政府这个“热厨房”。这次中央出手,明言希望香港之后可以有效处理社会深层次矛盾。香港政治生态丕变,不排除一些精英才俊愿意站出来,形成政治新势力,盼为改革香港出力。对于建制阵营各股传统力量,选举制度改变,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倘若积极革新求变,可以大有作为;如果只是一心争权霸位,只顾私利,不思进取,一样可以被淘汰。(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