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泛民需要再定位,回归真正“和理非”--明报3月18日

香港选举制度修改细节待定,中央官员强调“爱国者治港”并非搞“清一色”,泛民中的爱国者依然可以依法参选和当选,有民主派中人则质疑继续参选的价值。新格局下,民主派在体制内的空间显著收窄,乃是客观现实,然而多年来民主派最大政治资本,就是庞大选民支持基础,放弃参选,不仅失去体制内的资源和发声平台,更是放弃运用手上仅有的政治本钱,泛民需要深思熟虑,不应意气用事。过去10年,泛民激进化,反修例风暴由初期的“反送中”演变成“反中”,中央重手整治,香港已无法回到从前,激进路线已走进了死胡同,民主派必须重新思考定位路线,回归到真正的“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与港独、暴力、揽炒等划清界线,才能重新稳住脚步再上路。

泛民未来在体制内还有多少政治空间,备受各方关注。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表示,不能将“反中乱港分子”,与反对派简单画上等号,泛民中也有爱国者,这些人将来仍可依法参选和当选。泛民人士则甚为悲观。民主党前主席李永达估计,日后民主派在立法会可能只得十席八席;另一位前主席何俊仁则指出,根据人大决定,未来行政长官选举,参选人在5个界别都要取得至少15张提名票,泛民中人若要参选,就要向人大政协拜票,民主派未必再有机会推举一名候选人;倘若连参选立法会也一样要“集齐”5界提名,如此屈辱宁可不参选。

修改选举制度尚未出炉,立法会提名门槛未知,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新格局下泛民的政治空间必定显著收窄。中央部门在港举行3天座谈会,张晓明称,人大副委员长王晨表示特区选委会将产生“较大比例议席”,意即选委议席将比分区直选及功能组别席位多。换句话说,立法会分区直选议席,不可能再有35席。20多年来各次分区直选,泛民平均都能取得五成半至六成选票,随着分区直选议席显著减少,即使泛民中的爱国者能够入闸,在立法会能够取下的议席也一定减少。

泛民之所以为泛民,乃是除了民生主张,还有民主诉求;反对派之所以为反对派,乃是他们在多方面都跟当权者的立场有别。反对派与当权者毋须势不两立,合理关系是和而不同,一定要反对派向当权者“拜票”求提名,跟和而不同格格不入,然而如果新规定不是太苛刻、不用委曲求全,泛民仍应参与选举。这既是为了让选民有一个选择,亦是为了泛民自身。放弃参选,等于少了在体制内发声这一重要平台,没有来自体制的资源,泛民长远发展将更艰难。当然,泛民亦要明白,过去10年的激进路线已经碰壁,无法再走下去,必须重新思考定位和路线。

回看这10年,泛民愈益激进化,“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港独也好、暴力也好,但凡可以借来增加政治筹码的,无任欢迎,这边口讲“和理非”,那边却同情暴力;这边说支持一国两制,那边却没有跟港独划清界线,只说“不支持”“不赞成”,却不肯说一声“反对”;这边强调普世价值,那边却又附和右翼民粹。去年初疫情爆发,有民主党中委批评,食肆公然拒绝招待内地人,是假防疫之名,行歧视之实,要求平机会主动调查,未料党内少壮派群起围攻,涉事中委无奈辞职。泛民在社交媒体民粹狂潮中随波逐流,是否“反共不反中”,各方心里有数,“民主党中委事件”,不过是传统泛民迷失的一个注脚。

“我们要准备二十年在野。”早在1980年代,司徒华已对回归后香港的政治形势,作出这样预言,一般认为,司徒华说的20年只是虚数,真正意思是民主路漫漫。只争朝夕无从,就应放眼长远。司徒华在当权者面前是永远的反对派,同时亦将“反共”与“反中”分得很清楚,现在泛民需要的正是这种认知和毅力。新制度能否为中间温和力量冒起创造条件,还须拭目以待,无论如何,泛民必须回归真正的“和理非”,与港独、暴力、外部势力和政治揽炒清晰切割,不要每次都要加上“不过”、“但是”这些附注。有人主张泛民杯葛选举“打击政权合法性”,实际效果随时是毁掉自身的发展机会。无议席无资源无平台,只做压力团体,如何促民主助民生,泛民需要想清楚。(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