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财经评论:强美元债息压顶,再捉升浪甚艰难--信报3月23日

环球股市自去年疫后重挫见底,至今刚好一年,以纳指为首的科技股已大幅上扬,然而投资前景却比去年变得更模糊。

全球股市由一年前低位计,迄今纳指飙逾83%,标普500指数涨约74%,领先全球股市,沪深300股市指数及欧洲STOXX指数表现落后,至今分别反弹43%及50%。中国股市自农历新年以来大幅下滑,理由是内地最快走出疫情低谷,也最快退出刺激措施,而跌市亦关乎热钱走向,美元转强把流入中国的热钱导回美国。

疫后油价一度出现史无前例的负数,现时回升至每桶60美元以上,连同其他金属与资源价格都一早重返疫前水平。一句讲晒,股市已经不是经济的风向标,更似是反映央行政策的温度计。疫后美国联储局印发天量钞票兼大举借贷,把利率压低至零,令股市表现脱离经济,甚至脱离企业盈利能力。

易纲指出,当前中国广义货币(M2)按年增幅在10%左右,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10年期国债孳息约为3.2厘,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利率为2.2厘。2020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按年上涨2.5%。上述数字可见,内地货币政策处于正常区间,在提供流动性和合适的利率水平方面具有空间。

易纲重申了定向的看法,货币政策不单止要关注总量,也要关注结构,加强对重点领域、薄弱环节的定向支持。毕竟,货币政策需要在支持经济增长与防范风险之间取得平衡。

相对于全球其他央行,美国便显得一面倒以经济增长为目标,完全无视风险因素。前财长萨默斯再向当局发炮,直言目前美国正推出40年来“最不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民主党与共和党人要为制造此一巨大的风险负责。他在接受访问时直言,财政政策前景黯淡,新冠疫情反弹将为需求面带来压力,联储局多年来固执不加息,而是一味扩大资产负债表,点点星火正在燃烧。

美国正面临相当激烈的财政及货币政策冲突,未来几年通胀加速的机率为三分之一,也可能面临滞胀。若联储局全力煞车,则可能使经济步向衰退。目前而言,更大的可能性是宏观经济政策带来前所未有的风险。

萨默斯作为前两届民主党政府高层要员,现已成为抨击拜登1.9万亿美元刺激方案的主要反对者。今时今日,美国两党撕裂严重,民主党人即使眼见有问题,亦不便多言,这位前财长正好给予民主党政府当头棒喝。1.9万亿美元巨款,明明可以直接用于基建计划,却选择派钱收买人心。另一方面,民主党建议的大规模基建却要以加税去应付,这个更有利长远经济的政策,摆明是放在更后的位置。民主党政治私利凌驾国家利益,彰彰明甚。

美国货币与财政政策互相矛盾兼严重倾斜,重增长而轻风险,正在把金融市场风险累积。另一方面,让债息飞的政策也在制造全球风险,美元独强正在把新兴市场推向险境。

由于美国国债孳息飙升至疫情前水平,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16日的一周,杠杆基金转而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净买家,持有的净好仓合约增至2414张,此前一周则持有62781张净空仓合约。

看淡美元是华尔街步入2021年最热门的宏观交易主题,却在过去两个月遭到重创。去年录得2017年以来最大跌幅的美滙指数,年初至今已回升近2%。连最有信心的美元淡友都掉转枪头,美元转势也不远矣!

新兴国尤其拉美地区,在疫后经济快速衰弱,其中巴西2020年经济萎缩近6%,公共债务升至GDP的100%,货币雷亚尔去年更贬值了29.3%。2020年,拉美地区的贫困率和极端贫困率分别达到33.7%及12.5%,在如此高的贫困率之下,若再遇上高通胀,社会及政治不稳,由此而生。

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指出,随着国家财政收支恶化,拉美政府的财政刺激和补贴到期,失业率持续攀升,以及政府政策不确定,造成投资前景不明朗,拉美经济在疫后复苏面临极大考验。

当美国不顾一切推行强美元,新兴国如巴西今年前景恐更恶劣。股市见底一年,能捉到这波升浪者固然值得高兴,惟未来一年要捉到另一波升浪,看来相当困难。(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