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莫忘本益比!--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3月25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企业经营的好坏会反映在股价上,而本益比是反映企业前景的指南针。 本益比的高低,也影响到市值,甚至是企业竞争力,鸿海就是一个最显著的例子。

在联强国际集团总裁杜书伍的脸书专页上看到一则发文,标题是「联强去年税后大赚八十二亿元,创历史新高纪录,每股配息三.三元」,内容则写着:「去年受到疫情影响,全年营收虽仅持平,但业绩表现逐季攀升,连三季双位数季增。营业能力则受到『精实敏捷』计画的淬链而大幅跃升,高毛利产品比重增加,加上灵活提供客户所需的各种加值服务,带动毛利大幅提升。」

这则发文强调,联强去年第四季获利延续前三季成长动能,毛利与营业利益都来到历史高点,税后净利二十五亿元,大幅成长二八%,并创下单季历史新高。累计二○二○年全年财报,毛利突破一五○亿元,营业费用下降一○%,使得营业利益成长二一%;税后净利八十二亿元,每股税后纯益(EPS)四.八九元。联强董事会今年决议每股配息三.三元,较去年的二.六元大增二七%,配息率六七.五%,以三月十二日收盘价四十九.九元计算,殖利率约六.六%。

这则脸书发文一登出,联强国际的股价开盘就涨停板。经营者透过脸书平台告诉股东经营内涵,这也开启了另类的新经营模式。台湾的上市柜公司已超过一千七百多家,如果把兴柜挂牌的公司加进来,总数有两千多家,在逾千家公司中,企业如何让投资大众看到自己?这是经营企业之外,另一个重要课题。

前不久,金管会主委黄天牧主动关心殭屍企业的问题。资本市场中,每日成交几十张的公司一度逾百家,也有很多公司感叹自己的本益比太低,很大问题出在经营者。多数传统的经营者都觉得只要认真把公司经营好,就能对得起股东;也有很多企业经营者生性低调、不喜欢曝光,使得企业像置身丛林市场中,不易被投资人看见,长期以来股价偏低、本益比偏低,也慢慢在资本市场中被边缘化。

我常跟企业经营者说,股价就像是一个人穿在身上的外衣,如同名誉是个人的第二生命般,股价高低也是企业竞争力的延伸,如高股价的公司──台积电、大立光、联发科等,不用介绍,大家也知道这些是好公司;反之,若股价长期处在面额以下,不用讲也知道是一家不好的公司。好公司可以吸收人才、凝聚人才;不好的公司,恐怕年轻人也不敢应征,从人才竞争角度来看,良性循环与恶性循环就分出高下。

衡量企业价值的另一个重要指标是本益比,企业经营的好坏会反映在股价上,而本益比是反映企业前景的指南针。通常透明度不高、前景不明的企业,本益比都比较低。如国内两大寿险公司,国泰金去年EPS五.三九元,股价在四十五元左右,本益比约八倍;而富邦金去年税后净利突破九百亿元,EPS八.五九元,但股价在五十五元左右,本益比只有约六倍,这是因为财会准则新规定,也包括资本适足率要求,压低了这两家寿险公司的本益比,甚至影响配息率。

企业的本益比除了反映前景,也反映竞争力,如半导体龙头大厂台积电的本益比超过三十倍,联电只有二十倍;又如多数IC设计公司的本益比约二十倍,但龙头老大联发科则高达四十五倍,那些高成长的IC设计股像信骅、矽力-KY的本益比都超过六十倍。本益比的高低,也影响到市值,甚至是企业竞争力,鸿海就是一个最显著的例子。

自二○一一年以来,鸿海过去十年的股价大都以八十元为轴心,上下加减二十元的范围波动,EPS也多半在八元到九元之间;换句话说,鸿海长期反映的本益比约八到十倍,几乎已形成市场定律,这是因为郭董喜欢一个人拍板,外界质疑经营透明度不高,他也不以为意,久了之后,大家也认定这是鸿海的宿命。

不过,郭董在一九年宣布竞选总统,并辞去鸿海董事长职位,交棒给刘扬伟。刘扬伟亲上火线接受媒体访问,不吝提出他的全套经营理念,包括全力建构电动车MIH平台,也希望把原来「毛三到四」的毛利率拉升到一○%。如此开诚布公地资讯揭露,获得市场的正面评价,外资也频频调高鸿海的目标价。三月十七日,鸿海盘中创下一二八元高价,超越一月二十六日创下的一二五元,成为权值股中少数率先创新高的个股,而市场给予鸿海的本益比也上升到近十七倍。

本益比拉高,提升股价,进一步拉动市值。以鸿海为例,如果本益比十倍,EPS八元,股价只有八十元;如果本益比到十五倍,股价可以反映到一二○元;如果本益比到二十倍,股价涨到一六○元变成合理。鸿海的本益比从十倍变成二十倍,市值可以从一兆元变成二兆多元,市场的竞争力也会完全不一样。

这次刘扬伟接受我的电视访问,也引发产业界人士的重视。专访过后,这些年专精于类神经网路、数位讯号处理器的微控制器IC设计公司──义隆电子,其董事长叶仪皓特别为我做简报,他也对义隆电子过低的本益比有不平之鸣。

台湾一般二、三线IC设计公司,本益比都在二十到三十倍之间。如义隆电子去年EPS超过十一元,配发九元股利,但股价约在一八○元左右,本益比只有约十六倍,现在甚至比鸿海还低。叶董事长特别把义隆电子未来介入AI人机介面与解决方案的商机,以及转投资义明科技锁定光感测晶片技术研发、义晶科技推动先进驾驶辅助系统(ADAS)解决方案、义硕智能开发AI智慧交通解决方案、隽佾科技布局第三代半导体及IGBT(绝缘栅双极电晶体)等为我做简报,我也很鼓励他站出来把公司的发展前景说清楚,有利于义隆电子的本益比提升。

义隆电子在一六年前后,EPS约落在二元左右,去年赚超过一个股本,这是快速成长的绩优IC设计公司。但市场对义隆电子的全方位AI布局与公司快速成长,感受不是很强烈;这个时候,经营者除了努力把公司经营好外,还要努力提升经营透明度,以好的业绩为基础,进一步提升本益比,这是企业事半功倍的好途径。(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