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台湾金融:央行汇率政策任务不该只因应“厂商对外报价”小事--央行理事

路透台北3月25日 - 台湾央行理事称,央行的汇率政策任务不该只是为了因应“厂商对外报价”这样的小事而已;“厂商对外报价”的困扰可透过市场上的金融工具从事避险,央行汇率政策的任务应该着眼在台湾的金融市场稳定。真正重要的问题是,汇率波动是否会影响台湾的金融市场或是实质经济。

台湾央行前任理事吴聪敏及两位现任理事--李怡庭、陈旭昇等四人近期将出版“致富的特权-20年来我们对央行政付出的代价”一书,作者们在已曝光的序言中提出上述观点。

由于该书作者包含央行前任与现任理事,对货币政策有深入研究,且因序言“骂的很凶”又颇具针对性,再加上央行副总裁陈南光亦于该书中写“推荐序”,近日在央行内部已引热议。资深金融界人士指出,该书将为台湾金融圈投下震撼弹。而路透记者透过电子邮件及电话与作者们联络,惟目前尚未获回应。

该书作者在序文中称,台湾近来在许多公共政策议题上都有广泛而深入的探讨,然而,近20年来对于货币与汇率政策的讨论却相对地不足,原因之一,恐怕也与台湾央行在“彭淮南时期”单向式地说教,毫无讨论空间与打压不同意见的作风有关。

举例来说,央行干预外汇市场最常见的说词是:“台湾是小型开放经济体,汇率稳定有助厂商对外报价,当资金大量汇入,使市场有失序疑虑时,央行会本于职责,进场维持台币汇率的相对稳定。”这样的说法,看似言之成理,但是细究一下,央行汇率政策任务不该只是为了因应“厂商对外报价”这样的小事而已;真正重要的问题是,汇率波动是否会影响台湾的金融市场或是实质经济?

序言还指出,期待央行在实施其稳定汇率的政策之前,能够提供相关的研究成果,让大众得以就其研究的具体内容检视,质疑与论辩,进而说服大家,稳定汇率政策是一个值得施行的政策。公共政策只有在不断地沟通与讨论中,才得以凝聚共识并促进大众的福祉。

另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序言称,台湾在2001年以来的低利率环境,形成了房价上涨的温床,2020年为了因应肺炎疫情,央行再次调降利率,导致更为宽松的货币环境,使得房市泡沫化的隐忧,再度浮现。

序言指出,台湾央行在2010年曾数度采行紧缩的“选择性信用管制”,然而,央行对于当时采取选择性信用管制的主要考量因素,从未提供明确的说明。序言并批评,央行在2020年10月到12月间,对于稳定房价的政策上出现方向大转弯。

作者认为,让外界了解央行政策实施的依据,是央行责无旁贷的任务之一,事实上,由于房地产市场攸关金融稳定,央行应该透过严谨的研究,尝试建构包括房价变动、不动产放款集中度、贷款负担率与房价所得比等房市景气判断指标群,以做为决策的凭藉。

从已曝光的该书“内容简介”来看,作者们聚焦在“房价高涨、人才外流、产业升级不力,都跟中央银行脱不了关系?”

他们指出,台湾房价之所以如此高涨,就跟央行20年来一直维持低利率有关。而长期压低台币汇率,虽然对于台湾的出口贸易或许曾有助益,长期而言却也导致产业升级不力的后果,对经济体质有负面影响。

他们并说明台湾央行为何拥有“致富的特权”。因为央行独占了发行法偿货币的权力,可以用极低的成本发行货币来购买生息的外汇资产,并保有资产孳息累积财富,即使需要将部分盈余上缴国库,却不必出售外汇资产,只需再透过发行货币就可融通政府支出。这就是央行“无本生意”的炼金术。(完) (记者 罗两莎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