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中央把关从严从紧,香港政治范式转变--明报3月31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订《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立法会产生办法,敲定“432”方案,直选议席大减,选举委员会权力显著扩大,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下称“资审委”)履行把关职责,将与特区国安委和国安处紧密配合。修订内容反映中央“从严把关”落实“爱国者治港”,断绝反中乱港分子权力之路,对香港而言,这不仅是一次政治收紧,更是一次范式转移。

中央认为过去20多年香港政治发展模式出了重大问题,要以自上而下的一套,保障“一国两制”在港有效实施,这跟多年来不少港人以“民主化保障一国两制”的想法,有很大出入。新制度下香港政治权力高度集中,这样的上层建筑,能否与本港资本主义社会下层建筑相匹配,促进改革发展、维护社会多元,做到长治久安,唯有时间可以解答。

未来立法会构成,采用“432”方案,选委会议员占40席,分区直选由35席大减至20席。由于分区直选改行双议席单票制,同一阵营或政党要在一个直选分区尽揽两席,难度颇高,多年来泛民建制得票接近六四开,正常情况不易出现一面倒赛果。

新制度下,选委会权力大增,新增的第五界别,即人大政协及全国团体香港成员代表,固然体现了国家元素;专业界方面,诸如会计界、法律界等,部分选委亦是由与国家相关的组织提名产生。日后参选立法会,须在选委会5个界别各自取得至少两名选委提名,这样的门槛,一定比不分界别只需10人提名为高,传统民主派是否愿意向人大政协拜票,换取入闸提名,将是一大未知数。

所有选委均为香港永久居民,不过整个选委会内的国家元素,将比以往更为突出,选委会设总召集人,由担任国家领导职务的选委担任,从中央角度,这可确保关键时刻有人发挥领导协调作用,顾全国家大局。另外,资审委成员由特区主要官员担任,若有候选人资格存疑,将由国安处审查,交由国安委评估,若认为不合资格,将向资审委提交意见书。资审委是最终决定者,惟国安委的角色似乎更吃重,由于国安委设有中央指派的“国安事务顾问”,这亦意味中央在有需要时可透过机制表达意见。特首林郑月娥提到,《港区国安法》列明国安委检视的资料不能披露,有关决定不能司法覆核,按同一逻辑,日后当局未必会详细公开交代“DQ”理由。

对中央而言,香港从来是经济城市,中央透过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保证香港资本主义生活方式50年不变,这亦是为何当年中央官员说,回归就是换旗换督,其他按既有机制去办。“中央的承诺和支持,就是香港一国两制的最大保障”,这是中央多年来的看法;然而在香港,不少人则认为民主化才是一国两制和生活方式不变的最大保障,形成了“民主回归”论述。

20多年来,港人觉得民主化步伐缓慢,中央则觉得香港政治出了大问题,由反23条立法、占领运动到反修例风暴,民主化诉求异化为民主抗中和港独。新制度设计如此强调国家角色及作用,对香港而言是一次范式转变,中央认为香港政治发展不能再走自下而上的一套,港人治港之余,中央亦需要发挥更大作用,以自上而下方式,贯彻一国两制,让香港朝“贤能精英政治”方向走。

中央盼在香港推动“贤能精英政治”,这样的政治上层建筑,能否与现今香港社会下层建筑相适应,需要时间观察。近期内地常有意见认为,香港应重新做一个经济城市,现实是不管认同与否,过去10多年,香港确实变成了一个政治城市,人心不会一下子骤变。新制度下香港政治权力高度集中,容易衍生政治腐败,如何提防政治投机者钻营谋私,同样是一大问题。(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