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新疆棉花意外撞击中国股市--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瑞典的服装品牌H&M拒用新疆棉花,招致中国人民全面抵制,且风波蔓延到多个国际品牌,《人民日报》点名Adidas、Nike、New Balance、Puma等,评论称:「新疆没有所谓的强迫劳动,中国市场虽大,但不欢迎任何恶意中伤者,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吃饭砸锅,注定痴心妄想!」央视也发表声明称:「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溢,却中伤中国,如此行为只会换来中国消费者自卫,用脚投票,以抵制教训不守规矩的企业。」

在《人民日报》、央视推波之下,所有发表过与新疆棉花相关言论者,纷纷遭点名抵制,代言的艺人纷纷宣布与品牌大厂解约,例如,H&M代言人宋茜、黄轩率先发表终止代言合作,多个网购平台将H&M货品下架,百度、高德地图也屏蔽H&M门市店,台湾出身的艺人彭于晏、欧阳娜娜、许光汉、张钧甯,也都站出来表态。

这场猎巫行动堪称史上规模最大,也让这些知名品牌大厂陷于维护普世价值与维护中国市场的两难困局。如果屈从中国压力,品牌价值将受到严重伤害;若要维持普世价值、品牌尊严,恐怕要放弃中国市场。中国市场对这些品牌大厂都是重中之重,例如H&M在中国有五○五家门市,去年H&M在中国创造九十七.五亿瑞典克朗的营收,中国是H&M第四大的市场;Nike上一季在中国市场创造二十二.八亿美元,营收成长五一%;Adidas去年在中国创造四十三亿欧元营收。如今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看起来这些品牌大厂仍站在遵守普世价值这一边,当然股价会面对冲击。

例如,Nike股价连续两天重挫,三月二十四日重跌三.九六美元,二十五日再跌四.五二美元,最惨跌到一二五.四四美元,但这几天又回到一三三美元左右。在这场风波中,H&M股价伤得最重,Puma也不轻,日本的UNIQLO也受影响。这场全民猎巫的大行动,似乎也冲击到中国供应链,最具代表性的是为国际品牌大厂代工的申洲国际,股价也跟着重挫,从一九三.四港币跌到一四一.八港币,下跌二六.七%。知名国际品牌大厂在维护普世价值与中国庞大市场之间抉择,势必进一步冲击中国生产基地及整个产业供应链。

除了这场新疆棉的猎巫行动,中资企业还面临美国证监会(SEC)监管新规定的冲击。去年十二月,川普政府下台前签署《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若外国企业连续三年不遵守美国审计标准,美国证监会可以要求除牌。本来大家以为这只是川普临去秋波的决定,没想到拜登政府上台,SEC征求公众意见,竟意外获得通过。

这个法案字面上适用「外国公司」,但主要被视为针对中资企业,因为全世界只有中国企业拒绝向美国证监会提供审计底稿。原先市场以为川普下、拜登上,与中国关系可能趋向和缓,没想到拜登下手更强硬,眼前美中再陷僵局,拜登主动出招,而中方不妥协,中资股势必引发更大卖压。

从资料上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有二七一家,总市值二.○八兆美元,前五大中国企业中,阿里巴巴市值达六二七三.二九亿美元,这个大市值与特斯拉平起平坐,第二大的拼多多(PDD)市值也达一六一三亿美元,第三大的京东(J D)市值也有一二七九亿美元,百度排行第四,市值是七二三.八三亿美元,然后是网易(NTES)。这五大企业中,除了拼多多,其余四家公司已来港上市,市值已超过一兆美元。

如今在美国SEC的压力下,中资股转进香港已成大势所趋。以阿里巴巴为例,在香港中央结算系统资料显示,阿里有八十二.八亿股放在香港,占总发行股数二一六.八九亿股的三八.二%,以香港阿里巴巴的收盘价来看,约有一.八三兆港币的股份在香港,二.九六兆港币的股份仍握在大股东及海外。去年七月底的资料,软银持有阿里巴巴二四.九%,全体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约七.四%,马云有四.八%,蔡崇信的持股剩一.六%;这半年多来,不知持股有没有进一步变化。

最受瞩目的是百度,三月二十三日正式在港上市,短短几个交易日,居然有八成的股份从美国搬回香港,以百度七三三亿美元市值,换算港币约等于五六○○亿元,但来港上市筹码太多,百度的上市承销价是二五二港币,一度涨到二五六.六港币,没想到上市第三个交易日就跌到二○○.四港币;以八○八港币招股价上市的「B站」(bilibili),上市首日一度跌到七五三港币。过去在香港受到青睐的中资股正面临抛售的压力,像阿里巴巴最高三○九.四港币,最低剩下二○七.二港币,京东从四二二.跌到二九八港币,网易也从二○七.八跌到一五五港币。

在美上市的中资股卖压,从一线冲击到二线,像腾讯音乐(TME),短短四个交易日股价从三十二.二五跌到十六.三一美元,瞬间腰斩,唯品会(VIPS)从四十六美元跌到二十五.三一美元,还有爱奇艺(IQ)也从二十八.九七美元跌到十四.五一美元。这些在美上市的企业,最近也波及到蔚来、小鹏、理想等电动车相关个股,进而冲击在A股、香港挂牌的比亚迪。

今年全球股市仍处在资金行情推升的高档震荡,美国道琼指数、标普五○○仍创新高,台股也逼近历史最高点;但中国深沪股市却出现较大回档,去年涨幅较小的上海股市一度跌破半年线,以科技股为主的深圳股市跌到年线,这一轮科技股成了重灾区,像是台湾投资人非常熟悉的立讯,股价从六十三.八八跌到三十一.九人民币,过去帮苹果代工的欧菲光从二十三.六三跌到八.○二人民币,其他如歌尔声学、蓝思科技股价都出现很大跌幅。

中国以举国之力发展半导体产业,但大家都发现,这些年紫光股价从一三九.五跌到十八.九二人民币,汇顶科技从三八八跌到一○七.○七人民币,中微从二九八跌到九十八.一八人民币,中芯国际从上市首日的九十五跌到五十四人民币上下。

从代工产业到半导体相关企业,中资股纷纷下挫,如果股市是经济的橱窗,那么春江水暖股市最先知,在股价纷纷下挫中,似乎预告中国经济向下调整的压力。(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