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专栏节选:年报真章,三率的升降兹事体大--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8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每年的三月三十一日,是上市柜公司年报公布的大限。这个时候是企业申报前一年第四季财报的最后期限,公告了季报,也等于公布全年年报。接着,我们可以从完整的年报中,仔细检查这家公司经营的内涵,绩优的公司与绩劣的公司,股价会在此分出高下,而这时也是投资人最需要努力做功课的关键时刻。

年报公布后,我们在报纸上看到几个敏感字眼,例如「鸿海去年三率三降」、「广达三率三升,顺利登顶」。投资人一定会问:「什么是『三率』?」所谓的三率,通常指的是财报中的毛利率、营益率及净利率(纯益率),而这三率的升与降,也牵动了股价的变化。

企业公布年报中,涵盖了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及现金流量表,三率的变化可从损益表中得出。在损益表项下,第一个跑出来的数字是营业收入,扣除营业成本,得出的是营业毛利,除以营业收入,就是毛利率;而营业毛利扣除管销、研发等营业费用,得出的是营业利益,除以营收,得出营益率;营业利益再往下扣除其他财务收支、所得税费用,得出的是纯益,除以营收,得出的是纯益率,这是三率的由来。

我们就从媒体报导的鸿海三率三降与广达三率三升来谈。最大笔电及伺服器大厂的广达,在去年疫情肆虐下,业绩表现可圈可点,广达营收一.○九兆元,年成长六%,税后净利二五三.二八亿元,EPS(每股税后纯益)六.五七元,净利成长五八.八六%,这是广达史上获利表现最抢眼的一年。广达三率都出现很大的变化,首先是毛利率从前年第四季的四.九七%爬升到六.一九%,营益率从二.三%上升到三.三六%,纯益率从一.五三%拉升到二.八九%。过去笔电代工被视为「毛三到四」的微利行业,也就是毛利率三%到四%,而广达已经逐渐逼近六%了,这是很大的进展。

除了三率之外,其实还有两个率也值得参考,一是资产报酬率(ROA),另一个是股东权益报酬率(ROE)。ROA是税后净利除以总资产,比率愈高,代表企业资产运用的效率愈好;后者ROE是税后净利除以股东权益,股东权益是总资产扣除负债,代表还完负债后公司的净值。而ROE也代表还完负债后的资产报酬率,反映出股东投入每一元能创造的报酬,如果单纯大量增加债务,ROE也会提高,但不一定是效率变好,而是杠杆变大。

过去一年,广达的ROA从三.四%爬升到四.二四%,表现逐季上升,而ROE从一.九%累积到一七.三八%,表现逐季成长,除获利能力五率外,还可以检视财报中的每股净值、自有资本率、负债比、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等。

对比广达的三率三升,去年鸿海呈现的是三率三降,毛利率从五.九一%到五.六五%,营益率从二.一五%到二.○七%,纯益率从二.四七%到一.一三%。而鸿海的去年全年ROA四.一九%、ROE七.九六%,都不如广达的四・二四%、十七・三八%,财报揭露后,鸿海股价呈现很大压力,从一三四.五元下滑到一二一.五元,把原本电动车带来的股价憧憬折损大半。今年鸿海必须交出好的成绩单,股价才能重返上升轨道。

去年是疫情肆虐的一年,同是代工厂,命运却大不相同。

像鸿海是三率三降,和硕也很不理想,毛利率只有三.五四%,营益率一.三六%,纯益率一.六%。英业达靠业外撑住场面,三率表现也不佳,毛利率从四.五六%降到四.一五%,营益率从一.二八%降为○.八七%;英业达去年EPS二.一元,配一.八五元,乍看业绩很好,原来是一笔五十五.一四亿元的其他收益撑住场面,殖利率高,但股价续航力不强。PC代工厂仁宝、纬创,则是表现平平,但是在电竞表现出色的技嘉、微星、华硕,都有出色表现。

以华硕来说,去年是自一九九七年股价写下八九○元以来,业绩表现最出色的一年,毛利率从十五.二二%拉升到十七.七四%,营益率从三.三一%到六.○五%,纯益率从三.七%到六.八八%,ROA及ROE也都有出色表现。其中非常值得重视的是,华硕的营业利益从一一六.一七亿元拉升到二四九.五七亿元,本业获利成长超过一倍;而微星的本业从五十九.五二亿元成长到九十一.八八亿元;技嘉从十四.四七亿元大幅拉升到四十二.一八亿元。

这当中可以发现,华硕走上自有品牌之路,毛利率拉升到十七%以上,表现完全不一样的力道。去年,华硕的EPS三十五.七六元,每股净值二七一.六四元,当前的本益比一○.三倍,殖利率七%,应该可以说是眼前一流的投资标的。疫情重创华硕去年的股价,最惨跌到一六七元,今年最高跑到三八六元,如果以三率三升来评价华硕的股价,未来仍有很大发挥的空间。

但从反向来看,三率三降且持续下降的,大家要十分小心,最具代表性的是光学镜头大厂大立光。

这两年因为华为受到制裁,大立光业绩急转直下,毛利率从七一.○五%滑下来,去年四个季度逐季下滑,到去年第四季剩下六四.四四%。假如毛利率没有止跌,大立光股价恐不乐观。这次大立光入股先进光,如果纯粹从财务操作来考量,对大立光恐怕是重伤害;前年先进光毛利率从二二.九%,下滑到去年十九.四%,呈现的也是三率三降,这也是危险讯号。唯一稍好的是玉晶光,一九年第四季毛利率写下五○.五四%,然后下滑三个季度,去年第四季却从第三季的四二.三%,上升到四四.九八%,这是个好现象。

年报揭露就像一个人的健检成绩单,但三率只是检测企业经营力的指标,还有很多面向要顾,像会计师对台开出具「继续经营有重大不确定性」,这一枪可能是台开危险的第一步!三率是体检企业很重要的一步。 (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