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绿色基建能源革命,中美开辟另一战场--信报4月8日

美国总统拜登在复活节假期前抢先公布22,500亿美元基建投资大计,甚具中国式投资拉动经济的影子,他在周一回应外界疑问时,表明会尽最大努力闯过国会一关,又形容其他国家不断斥巨资搞基建,美国须全速赶上。若论资金规模,确有大水漫灌的气势,标志着白宫的财政政策理念大转向。拜登同时强调必须提升竞争力抗衡中国,不容被超越,今次豪掷巨资俨然是政经制度孰优孰劣之争,环球制造业体系将加速分道扬镳;而大举投资「绿色基建」更预示着中美的激烈竞争进入另一阶段,在低碳经济大潮中,争夺新能源革命的霸主地位。

自2008年环球金融海啸以来,美国一直以超宽松货币政策作为救市撒手鐧,一轮又一轮量宽(QE)看似无往而不利。中国在当年也推出空前的四万亿元人民币刺激措施,可是扩张信贷泛起的资金潮没多少进入实体经济,反而流向股楼,以泡沫爆破收场,中央自此慎戒大水漫灌,着重针对性效益。美国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及金融市场深度,无疑较中国畅通,惟同样难以保证资金投向实体经济,企业有钱在手也往往用来回购股份多于投资实业,致贫富更悬殊、社会更分化,因此,近几任联储局主席均异口同声地呼吁增加财政政策力度,与货币政策双剑合璧才是正道。

美国政坛党派之争,一直是推行财政刺激措施的障碍,及至拜登的民主党同时控制国会参众两院,才具条件变身「大政府」。现在中美皆透过财政手段大兴土木投资基建来维持经济动力,但两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以至政策传导基本上南辕北辙。在中国,地方政府习惯以GDP来考核政绩,中央一声令下,提振经济效果立竿见影。美国的情况则是联邦政府政策非必然会获得地方支持,财政分担也要讨价还价,而大众不会以GDP论成败,只要有实际得益,选票还是会投给现届政府,效果不一定逊于由上而下的举国体制。

事实上,拜登这套基建大计,与他就任时强调继续追求美国优先、保障供应链安全,乃一脉相承。其中有不少资源投放在本土制造业、半导体生产、创新科研、修桥铺路完善交通网络等,有助吸引制造业回流,强化自身供应链,让逆全球化趋势持续下去。当然,中国对此已有准备,早就提出要建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应对环球贸易及经济变幻。换言之,中美各自为首形成的阵营,分化对垒将更加明显。

然而,好戏还在后头,就是围绕低碳经济与新能源革命来一场大比并,从具体财政分配中可见端倪。拜登的22,500亿美元投资中,与绿色基建及新兴技术相关的约有一万亿美元,占比近一半,其中电动车、洁净能源、宽频及电网等涉资超过6,000亿美元,如平分在八年投放,每年约1,250亿美元。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早前透露,在2021至2050年,内地发展低碳经济将带动100万亿元人民币投资,平均一年约3万多亿元人民币,折合大概5,000多亿美元,单看政府出资,中美的投入不相伯仲。

若说低碳经济将促成一场全球革命,也毫不夸张。革命就是全盘推翻既有体制,建立全新秩序,各国为追求碳中和已陆续着眼研发新能源技术。阳光、风力、氢气等无处不在(不像石油被产油国牢牢控制),问题在于如何转化为能源,如何储存较长时间确保供应稳定,并且高效地输送给用户,全部需要新技术来制造新设备。所以,低碳经济要斗的并非天然资源多寡,而是谁首先建构出相关的先进制造业,世界各地正加快普及电动车、追求电池技术跃进、布局新一代电网,遍及上下游领域。

当拜登的大计仍待正式起步,中国已把全盘方略写进「十四五」规划并开始落实,例如北京市昨天便发布了一份氢能产业发展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中国已定下2060年达至碳中和,做到碳排放量与减碳排量互相抵消;美国的目标再早十年,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双方处于互相追赶、不进则退的状态。北京明言碳中和是经济高质量增长和升级转型的驱动力,凭藉本身的庞大市场,占有规模优势;拜登则向国民推许今次是「世纪难逢的机遇」,一派志在必得,相信随时斗足几十年。(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