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殡葬城掀争议,“偏远”概念该重新定义--信报4月9日

香港土地问题严重,活人居住的「阳宅」固然由于供应不足而衍生社会矛盾,连带用于慎终追远的「阴宅」亦一龛难求。有监于此,特区政府在2012年开始筹备「超级殡葬城」计划,选址在中港边境附近的沙岭,顺利的话预计明年落成。然而,酝酿了差不多十年的殡葬城近日成为争议话题,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克勤昨天狠批政府严重失误,视大湾区发展政策是「耳边风」,要求特首林郑月娥重新检视规划,改变土地用途。

计划筹备之初,基本上无人反对,因为沙岭属于偏远地区,而且早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已提供殡葬设施,又称沙岭公墓,专为无人认领屍体而设的坟场。2013年立法会工务小组委员会讨论在沙岭兴建殡仪馆、骨灰龛及火葬场,分阶段提供逾二十万个骨灰龛位,每年提供一万七千八百个火化时段,获得议员普遍支持,同意向财务委员会建议拨款六千六百万元进行土地平整工程。问题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政府去年向立法会申请工程拨款遭反对而撤回,近日尝试再提出申请,按照陈克勤的讲法,预料立法会大多数议员有保留。

现在的立法会绝大部分属于建制派议员,为什么跟政府唱反调?原因是昔日的「偏远」概念如今看来不合时宜,与沙岭殡葬城近在咫尺的是深圳罗湖商业圈和居民区,深圳市民不满香港将厌恶性设施置于目视范围以内,他们揶揄「以后天天都要闻到烧烤味了」。陈克勤质疑林郑月娥经常把大湾区发展挂在嘴边,但辖下政策局官员却在大湾区口岸附近兴建厌恶性设施,未有顾及当区市民感受。陈克勤指出:「佢哋口中嘅边境地方就系大湾区发展嘅中心。」

处于不同时间,站在不同空间,感受往往互异其趣。沙岭对于香港来说几乎是无人之境,但对于深圳以至大湾区而言却是「核心地带」,殡葬城计划于是由波澜不兴变得人声鼎沸。

林郑月娥回应陈克勤的质疑说道,从历史使用土地的方法来看,大众会把不受欢迎的事物包括骨灰龛放于偏远地区发展,强调该计划于政府规划了十年以上,官员当年没有「水晶球」,预示不到之后出现的其他发展政策,不是特意或突然这样做。林郑表明不会放弃,但会改善殡葬城设计,减低视觉上的影响。她又认为殓葬是市民着紧的问题,不该贸贸然煞停,又趁机提及政府之所以发展「明日大屿」,就是要填海开拓新土地,否则土地问题将不能解决。

随着大湾区规划发展,所谓「偏远」的概念应该重新定义。同样地,假如明日大屿填海落实,整体城市规划的战略性考虑亦须与时并进,不能再以旧思维局限新视野。且举一例,现在的周公岛人迹罕至,绝对是「偏远」的孤岛,但只要明日大屿填海建屋住满几十万人,相距不远的周公岛随时变得极具利用价值。

关于沙岭殡葬城的争议,食物及衞生局指出,项目发展已进行多轮谘询,区议会没有反对。沙岭兴建骨灰安置所的土地平整及基础设施工程,在2017年已获立法会财务委员会批准拨款近十八亿五千万元,工程将于今年完成。2019年4月政府就兴建第一期骨灰安置所(涉及五万四千个龛位)的拟议工程谘询立法会,并获工务小组委员会同意。食衞局声言,如果推倒沙岭计划,将严重影响特区中长期的殡葬服务供应,坟场内已平整的土地及相关基础设施亦将面临长期闲置,难作其他发展。因应深圳方面意见,食衞局已把火化及殡仪馆设施搬迁到地势较低的山谷,地面、屋顶和建筑物外墙将绿化,也会遵守环评条例,减少对港深两地居民影响。

看情况,林郑月娥不太可能叫停工程接近尾声的殡葬城计划,然而这次争议足以让人明白,香港作为大湾区一分子,土地运用不得不配合宏观图谋,沧海不止变桑田,也有机会变闹市。(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