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福岛核污水排大海,国际社会不能坐视--明报4月14日

福岛核灾10周年,日本政府决定将逾百万吨核污水排入大海,国内外反对声音不绝。日本当局声称,核污水经过“先进过滤系统”处理,去除了逾60种辐射物质,引导外界将焦点放在半衰期较短的氚元素之上,试图令人相信,核污水过滤后排入大海稀释,“不会危害”海洋生态及海产安全,然而环保组织和一些核子专家都质疑,核污水含有其他危险辐射物,日本当局不允独立抽查核污水样本,又没有谘询邻国,单方面决定将大量核污水排入大海,做法不负责任。

福岛核灾既涉天灾,更涉人祸,日本应以负责任态度善后,不能为求省钱方便,置全球海洋生态与国际公共健康安全于不顾,倘若日方一意孤行,邻近国家及地区有必要考虑是否重新限制日本海产入口,甚至诉诸国际法庭。

日本当局就排放,在国内外展开了很多公关和政治操作,大力淡化排放对全球海洋生态的影响,现实是否如此,却有很多疑问。2015年,东电引入名为“高级液体处理系统”(ALPS)的设备,日方声称它可以将锶、铯等60多种放射物质,过滤至无法侦测的水平,至于危害性较低的氚,虽然无法去除,但稀释后可以“安全排入大海”,日本官员扬言,核污水过滤稀释后,放射性物质含量跟日常饮料差不多,云云。氚的半衰期较短,只有12年,科学界普遍认同,大量吸入氚才会对人体有害。日方的舆论操作,就是令外界将焦点放在氚之上,惟正如德国核专家布莱因(Shaun Burnie)所言,这是日方转移视线、误导舆论的伎俩,真正问题在于ALPS的效用是否如此神奇、福岛核污水过滤后是否真的只得氚。

2011年4月,即核灾一个月后,东电曾将约万吨核污水排入海,当时东电亦说已滤走钴、锶等高放射性物质,然而一个月内,太平洋多处水域辐射水平都高于平常。现在日本打算排放百万吨核污水,规模史无前例,对海洋生态影响难以估计。昨天美国国务院声称,日本就福岛核灾善后,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一直有紧密合作,认为日方决策过程“具透明度”,现实是这10年来,东电和日本当局一再被指隐瞒淡化核灾并推卸责任。近年有福岛灾民提出集体诉讼,获判胜诉,法院判决书批评,东电将经济成本考虑,置于安全之先,未有好好防范海啸来袭,日本政府则疏于监管。华府的说法有盲信盲撑盟友之嫌,IAEA在事件中的监督角色和作用,同样需要斟酌。

日本考虑排放核污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辖下的独立专家曾一再批评,反观IAEA态度暧昧,从未反对。隶属IAEA的联合国原子辐射影响问题科学委员会(UNSCEAR),早前就福岛核灾10年发表报告,声称当地青少年和儿童甲状腺癌个案增加,只因灾后日方多做了检测,与核灾辐射无关,独立专家大为震惊,质疑委员会仅靠日方提供的不全面材料,得出片面结论。早在8年前,UNSCEAR发表报告,扬言无证据显示福岛居民健康受核辐射影响,同样惹来“漂白”质疑,独立专家认为,IAEA作为推扩核能和平应用的国际机构,太受核能业界影响,不够持平独立。对于日本决定排放百万吨核污水,IAEA承诺负起评估和监督角色,为了确保公正客观,中韩作为利益攸关国,应该获准派专家参与相关的评估和监督工作。

福岛核污水善后,专家认为可以蒸发后排入高空,或将储水罐深埋地底,然而东电和日本当局明显选择了经济成本最低的选项,倒水入海。日本政府和东电拒绝外间独立抽查核污水样本,核污水里有什么、过滤后是否真的安全,缺乏透明度。日本当局声称会让当地渔民和地方团体代表参与氚浓度监测,不过是布莱因所形容的舆论操作,IAEA不能听信日方一面之词,必须安排跨国独立专家跟进抽查。如果日方不肯开诚布公,区内国家应考虑诉诸国际法庭,阻止日本一意孤行;万一日本真的大量排放核污水,邻近国家及地区,包括香港应禁止日本海产入口。(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