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数字人民币触动神经,从内到外冲击美元--信报4月15日

比特币近月势如破竹,价格升穿6万美元后持续创新高,为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美国上市(周三在Nasdaq挂牌)平添声势,结果高开逾六成,令加密数码货币的投资热潮一时无两。然而,数码货币更为广大的应用场景不囿于投资,而是晋身“法定货币”。中国积极发展中央银行数码货币(CBDC),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彭博日前引述知情人士报道,数字人民币触动了美国的神经,拜登政府正加紧审视,以防北京这项宏图大计揭开颠覆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的序幕。

美国所以具备主宰世界之能,除了“武功”天下无敌之外,另一关键乃山姆大叔掌控以美元为主体的环球金融体制及国际支付系统,任何可能动摇美元霸权的尝试,都无容忍余地。随着中美进入全方位激烈竞争,数字人民币被视为两强角力的延伸,符合新冷战思维,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此极端,不妨从数字人民币的发展脉络及美国决策官员的反应作一客观分析。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掌政期间,中美正式撕破脸走向对抗;及至拜登上场,规模逾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打正旗号抗衡中国挑战。沿此路进,北京积极开发数字人民币,且打算于明年2月北京冬季奥运会上大力推广,以全球首个数码货币发行国的姿态跟国际打交道,美国看在眼里浑身不自在。

问题是,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便启动数字货币研究,三年后由央行与商业银行合作设计运作框架,确立了DC/EP(数字货币/电子支付)这个两级系统(two-tiered system),让银行在货币数码化流程中扮演积极角色。当局于深圳、苏州、成都及雄安新区推行数字人民币试点测试,已是2019年底的事。

中美关系这几年持续恶化,也许加强了北京推动央行数码货币的决心。不过,从数字人民币的设计动机或研发历时多年观之,整个部署循序渐进,很大程度是因应中国自身金融生态及需要而逐步建立起来。

再看美国官员对本国货币数码化的态度演变,迟至2019年底,时任财长努钦仍公开表示,与联储局主席鲍威尔深入研究后,认为美国未来五年都没有推出数码货币的需要。彭博关于拜登政府加强审视数字人民币的报道,令人觉得美方因感受到中国日益严峻的威胁势头而不得不“转軚”。

然而,证诸美国财长耶伦及鲍威尔的表述,该国财金政策最高负责人似乎不像报道形容般紧张。先说耶伦,她不反对各国央行着力研究推出数码货币,但把着眼点放在消费层面,鼓励发达国家推动普惠金融。事实上,从数据看,截至去年中,全球只有十个国家(包括中国)展开了CBDC试点项目,当中仅两个是经合组织成员(瑞典和南韩),步伐落后中国甚远。

至于联储局主席鲍威尔,一方面声称数码货币是局方一个非常优先处理的项目,另一方面却对美元的支配地位显得信心十足,强调货币数码化毋须操之过急。这种不无矛盾之嫌的态度,引发在西方舆论界一位向来吃得开的英国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冷嘲热讽,批评鲍威尔予人“满不在乎”之感(smacks of insouciance),言下之意,是对待中国威胁不够认真。

虽然中国央行一直强调数字人民币只是流通货币的补充,惟其作跨境支付的潜力十分巨大,理论上外国用户只要在人民银行开设账户,就可直接完成结算,对于摆脱美元掣肘,别具吸引力,届时美国想封杀也非轻而易举。不论北京是否存心挑战美元在环球金融体系的主导角色,有一点无可否认:中国在“无现金经济”(cashless economy)方面走在世界最前列,当数字人民币发展成CBDC的通用平台,中国便有条件利用此优势,牵引其他国家尤其新兴经济体加入这个生态圈,形成国际新标准,全球金融秩序或有机会改写。(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