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社评:强制外佣接种疫苗不公道--信报5月3日

香港社区出现四宗感染变种新冠病毒个案,其中两人是外佣,特区政府上周五(三十日)宣布,强制全港三十七万名外佣于五月九日或之前检测,另外,外佣日后续约申请工作签证时加入须接种新冠疫苗的要求。突如其来的强制检测,导致多区固有及临时检测中心都大排长龙,轮候时间动辄几小时,强制外佣接种疫苗抑且演变成外交风波。

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连续两日在社交媒体上转载有关香港的新闻,质疑港府的做法是歧视,制造区别对其他国籍人士不公。菲律宾驻港总领事Raly Tejada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总领事馆一直支持香港的免费及自愿接种疫苗计划,并积极推广,但他相信菲律宾国民有能力做正确的事,毋须强迫他们接种,又指若接种疫苗是来港工作的前提,就应该将措施扩大至所有外地来港工作的人,而非只是要求外佣接种。这位总领事又说,特区政府公布新措施前并无直接谘询他们,认为港府若先谘询菲律宾及印尼等受影响国家,情况会更好,因为新措施涉及相关国民的权利。

外佣组织日前亦批评强制接种疫苗不公平和歧视,不满政府标签外佣为唯一播毒群组,而接种疫苗有风险,强调外佣有权选择打针与否。对于这样的质疑声音,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回应:「(注射新冠疫苗)作为工作签证的条件,我哋唔觉得系特别苛求,佢可以选择唔喺香港做嘢,佢唔系香港居民,考虑整体防疫要求系有需要。」

无疑,菲律宾、印尼和泰国这几个「家庭佣工来源地」都属于疫情颇严重的国家,惟面对歧视指控,香港特区政府必须严肃看待,探讨能否推出替代方案,不能企图轻描淡写大而化之。除了食物及衞生局局长陈肇始否认措施涉及歧视和标签之外,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亦发表网志解画,他说强制检测措施旨在保护外佣自身、其雇主家人及其朋友,通过检测尽早找出变种病毒源头,以便有效切断传播链,希望外佣及雇主们理解政府的「初心」。张建宗指出,强制检测安排同样适用于其他高风险行业人士,例如安老院舍、残疾人士院舍及护养院员工,并不涉及任何种族或身份歧视。谈及更具争议性的强制接种疫苗,司长仅含糊声称「劳工处及入境事务处正研究相关细节」。

但凡一刀切的强制接种疫苗,总避不了遇到诘难,因为未必每人的身体状况都适合注射,何况持续出现有人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个案,尽管专家经研判说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心生顾忌实乃人之常情。即使是内地,也不容许一刀切的强制接种疫苗。

央视网三月三十一日发表题为〈疫苗接种可以「一起苗苗苗」,不可助长「拔苗」〉的文章,批评强制接种疫苗暴露了个别地方对权力和强制的过度信赖,社会治理能力严重欠缺。文章强调,这种做法既悖离了疫苗接种的科学要求,违背了中央的决策部署,也侵犯了民众的权利。文章又提到,这种任性既可能给不宜接种的人带来医学风险,并可能激发抵触情绪。国家衞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在四月十一日批评个别地方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中出现了简单化,甚至一刀切的情况,强制要求全员接种的做法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强制接种疫苗一方面不人道,涉嫌侵犯民众权利,另一方面,如果仅限某类人士强制接种,就是不公道。若然接种疫苗是外佣来港工作的前提,为什么其他来港工作或旅游的人士就毋须接种?以香港和新加坡的「旅游气泡」为例,新加坡来港人士没有被要求必须接种疫苗,看在全港三十七万名外佣和他们所属国家的外交官员眼里,肯定并非一视同仁的措施。

罗致光扬言「佢可以选择唔喺香港做嘢」,此等风凉话无助于平息这次外交风波,特区政府该对强制外佣接种疫苗计划三思。(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路透中文新闻部)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