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港报财经评论:基数效应通胀升,恶性循环股市愁--信报5月14日

美国公布远超市场预期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后,跌市由美国延续至亚洲市场,其中以日本受创最严重。虽然美国联储局官员齐声为加息预期降温,无奈通胀之势已成,不论是恶性通胀抑或滞胀,都对全球股市极为不利。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4月CPI按月增长0.8%,远高于预期的0.2%,为1981年后最大增幅;年增幅4.2%也超过预期的3.6%,攀升速度写下2008年以来之最。美股应声暴挫,三大指数收市皆下滑约2%,纳指更插水2.6%。数据显示,科技股表现属3月18日后最糟,道指表现亦是1月底以来最差。

撇除食物与能源浮动价格,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ore CPI)年增3%,高于预期的2.3%,月增0.3%则符合预期。然则唔计能源及食品价格,算不算是联储局和美国政府官员口中的暂时性通胀呢?

油价上涨、汽车价格提高、消费性商品制造商调整许多民生用品的价格等,都指向上个世代曾经出现、如脱缰野马般的“恶性通货膨胀”(runaway inflation)再次降临。恶性通胀普遍发生在大多数商品或服务不只涨价而是飞涨的时候,物价飙升,影响国民收入、储蓄及购买力。

通胀过去多会推升薪资,因为员工会要求加薪以应付高涨的物价,惟现实情况往往不如预期,人工升幅亦难以弥补上涨的物价,甚至形成恶性循环,造成通胀进一步上扬而薪水却不见起色。亚马逊(Amazon)等部分企业近期已调整薪金,但同时表明无计划再作变动。

这波物价上涨是否是暂时现象,将是金融市场与美国复苏的关键;同时,拜登政府、国会与联储局亦可能因应通胀、经济增长、劳动市场,以微调财政与货币政策。

经济学者指出,年度通胀评估受到去年初疫情数据影响,因当时需求大减造成物价骤跌。这种“基数效应”(base effect)至夏季前,相信都会持续左右数据,例如油价虽较去年4月飙升50%,惟比起去年3月仍下降1.4%。

物价未来几个月可能上涨得更激烈,原因之一是去年3、4月物价下滑,当时新冠疫情重创经济,之后物价回升,也让年度同期增幅看似偏高,今年3月的CPI按年增长2.6%,而今年2月仅升1.7%。

以上解释,正是白宫与联储局官员为通胀风险降温的论调。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Jen Psaki)表示,联邦政府预期未来数月或数季会看到通胀升温,政府已做好准备,且多数经济学者认为这是暂时情况。多位联储局官员都指出,美国经济处于复苏的路上,惟也面临风险,讨论收紧货币政策是为时过早。

美国财金官员纷纷为通胀与加息降温,这是agenda内必须做的,否则整个政府都好难再推基建与纾困方案,而这个是民主党政府上台后推动政绩、收买人心之举。(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