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9, 2018 / 2:28 AM / 9 months ago

2017年外资挹注2350亿美元到新兴股债市--IIF

路透伦敦1月8日 - 国际金融协会(IIF)周一表示,在新兴市场去年劲扬之际,外资对新兴市场挹注2,350亿美元,促使新兴国家硬通货储备增加逾1,300亿美元。

资料图片:2011年8月,美元纸币。REUTERS/Yuriko Nakao

该协会数据显示,“证券投资资金流入(portfolio flow)”2,350亿美元,为三年来最高水准,且较2016年的1,520亿美元增加约三分之一。

新兴市场债券显然备受青睐,在外国资本流入总额当中,吸引逾1,700亿美元进驻,2016年为990亿美元。亚洲为区域当中的首选,占比约一半。

“新兴市场证券投资资金流入创2014年以来最佳年度表现,”IIF在报告中指出。

“这是2012年以来首个日历年当中,没有一个月份出现股票及债券资金合计为流出的状况--这与全球市场全年所见波动率极低的情况相吻合。”

新兴市场去年创下纪录最佳表现之一,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上扬三分之一,新兴市场本币债券以美元计算的回报率接近15%。

reut.rs/2D8ub11

IIF表示,中国的资本净流出也比较温和,大约为600亿美元,2016年为净流出6,400亿美元。但11月流出规模接近250亿美元,表明年底状况疲弱。该数据包括了所有形式的资本流动。

整体新兴市场11月资金净流出120亿美元,此前三个月都是资金稳定流入。

“尽管下半年资金流入步伐缓慢,但2017年并未像前几年那样出现重大的逆转事件,”IIF称。

IIF还估计,2017年新兴市场央行积累了逾1,320亿美元硬通货储备,而2015年和2016年则均为硬通货储备大量流失。

受货币估值影响扶助,11月硬通货储备增加300亿美元至逾5.6万亿(兆)美元,为连续第11个月增加。

IIF警告称,虽然储备处于逾两年高位,但一些国家的储备可能依然不足,并点名提到乌克兰、土耳其、匈牙利和智利。

计算还显示,如果中国的资本管制“失效”,则中国的官方国际储备也将不足。中国的资本管制目前阻止大量资金流出该国。

“这种担忧或许是中国近来推出资本管制新规的原因。根据新规,个人持境内银行卡在境外提取现金,本人名下银行卡合计每个自然年度不得超过15,000美元,”IIF称。

reut.rs/2CJUj1y

(完)

编译 龚芳/王兴亚/汪红英;审校 许娜/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