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债务疑虑升温之际 收紧政策空间恐有限

路透北京12月23日 - 多位政策顾问表示,中国领导层暗示2017年成长将略为放缓,当局正努力在以宽松信贷支持经济与避免债务升高造成情势不稳之间达成平衡。

图为北京中央商务区。REUTERS/Jason Lee

他们表示,这意味着2014年11月以来六度降息的宽松周期或已告终,特别是在投资人受到美国利率升高吸引、将资金转移出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情况下。

多位消息人士称,中国明年经济成长可能在6.5%左右,这是要在2020年达成国内生产总值(GDP)及人均所得较2010年倍增所需的最低增长率。今年的成长率目标为6.5-7%。

消息人士称,挑战是如何在收紧信贷以控制债务、投机性投资以及资金外流的同时,不引发债务违约及企业倒闭。这些消息人士参与了内部政策讨论,并向决策官员提供建言,但并不参与最终决策程序。

一名消息人士称,“政策不能太宽松,但收紧政策的空间也不大。他们需要支持增长,同时又得推动降低杠杆和预防泡沫。要在这之间达成平衡并不容易。”

上周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中国最高领导层对于2017年的主要基调并不在于增长,而是有关资产泡沫及金融风险。

对于货币政策的描述则是“稳健中性”,与之前的“稳健”有别,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差异,因为自2011年以来,不论是紧缩或宽松,对货币政策的描述一直是“稳健”。

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对路透表示,“在‘稳健中性’的前提下,政策可能倾向略为收紧,但升息的条件还不成熟。”

顾问们称,中国人民银行在引导货币市场利率稳步走高,但在消费者物价通胀率达到3%之前,不太可能上调基准利率,即便美国升息将导致与中国间的利差收窄。

11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涨2.3%,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跳涨3.3%,缓解了因出厂价此前连续五年下跌而出现的通缩担忧。

尽管2016年以来,中国当局动用约2,800亿美元储备来支撑人民币汇率,但人民币兑美元即期今年仍跌至八年半低位,而且兑美元距离跌破7关口已相去不远。

有鉴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的升息前景,预计人民币汇率明年还将继续承压。

他们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央行将仍不愿意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RRR),因为调降将可能加重人民币的压力。

顾问们称,由于货币政策选项有限,政府可能寻求借助3%或更高的财政赤字来支撑经济,与今年的目标类似。

中国经济今年料增长约6.7%,创26年来最慢增速。

2017年的经济成长目标要等到明年3月初召开两会时才会公布。

**温和收紧**

消息人士称,当局也可能收紧现行的资本管制,以限制资本外流,不过不太可能采取严厉的举措,因中国仍希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近几个月,有关当局已采取措施设法抑制资本外流,譬如整顿非法转账活动,加大对一些对外投资的审查力度等。

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请求。

这些顾问表示,明年的两大政治事件--特朗普将于明年1月上任,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于明年秋季召开--意味着经济稳定将尤为宝贵。

有鉴于此,他们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将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目标设定在接近12%的水平。

这略低于今年13%的增长目标,但仍远远高于经济增速,表明经济增长不会大幅下滑。但同时也意味着,决策官员应对债务问题时将受到制约。

今年企业负债水平和房地产价格因信贷快速增加而飙升。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5年底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为250%;2016年迄今的新增信贷已达到11.6万亿元人民币(1.67万亿美元),全年规模有望超过去年的11.72万亿,因此今年该比率料将继续提高。

据路透计算,2015年不包括债券和政府借款的未偿还贷款与GDP之比从2014年的135%升至145%,今年料将超过150%,尽管今年的一个重要目标是降低杠杆率。

兴业证券高级分析师贾潇君预计,决策层在年初将注重控制风险,但明年稍晚可能需要放松政策。

“(政府)不会太过收紧政策,否则金融压力或将对经济带来巨大打击,我想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贾潇君说道。(完)

编译 张明钧/刘秀红/侯雪苹/王琛;审校 王颖/徐文焰/李爽/汪红英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