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3, 2019 / 1:54 AM / a month ago

热点聚焦:中国此次LPR机制改革到底算不算降息?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名银行的雇员使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现钞。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8月22日 - 中国央行周二实施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机制改革的首次报价,均较现行同期限的贷款基准利率下降,亦被市场视为相当于实现一次非对称降息。

那么,对于旨在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疏通货币传导机制的LPR机制改革,到底算不算降息呢?答案似乎也没那么肯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和交银高级研究员陈冀最新撰文明确指出,不应将LPR机制调整与降息画上等号。LPR机制调整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步骤。LPR新机制建立短期有影响,长远意义重大。

“既然是金融改革的重要举措,市场存在的将LPR机制调整与降息差不多等同的观点是明显有失偏颇的。但通过更加市场化的贷款定价机制以促进企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的方向是明确的。”上述文章称。

需要注意的是,LPR只是金融机构给大型优质客户贷款的报价,其定价降幅并不代表实际人民币贷款加权利率的降幅,综合利率降幅应该小于起点降幅。

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在题为“央妈的心事”公众号文章中就称,在全球央行开启降息大潮,经济数据依然较好的美联储都忍不住加入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却“我自岿然不动”(LPR降的几个bp并不属央行降息)。

“其实央妈现在心事重重:货币政策正处于一个尴尬时间。一方面利率市场化最后一脚已经踢出,存贷款基准利率要与市场利率两轨并一轨;另一方面新的利率传导机制还没建立,原来的基准没了,降息到底该降谁的息。”文章称,在这个全球货币政策大变局的关键阶段,中国央行必须面对利率市场化对自身货币政策能力削弱的尴尬局面。

中国央行推出LPR机制改革后周二的首次报价,无论是一年期的抑或五年期以上,均较现行同期限的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低10个bp和5个bp。

其中一年期LPR下降6个基点(bp)至4.25%,新增的五年期以上利率为4.85%。与上述两个期限的现行贷款基准利率相比,分别低10及5个bp,相当于实现一次非对称降息。

根据央行的现行贷款基准利率,一年以内(含一年)为4.35%,五年期以上为4.90%,最近一次调整还是在2015年10月24日,当时降息25个基点。

**推广运用LPR降低贷款利率传导实体经济**

此次的LPR机制改革,在央行看来旨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缩小国家调控政策与实体经济感受之间的落差。而LPR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让水流更加通畅,让水更有效率、更精准地流到田间地头。“但水的大小还是要看闸门。”

在本周二央行召开的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就解释,前期整个利率水平下降幅度是比较大的,包括债券回购的利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现在是3%左右,比去年年初下降1个百分点。企业债券的利率下降了1.2个百分点左右。

“整体利率都是在下行的,但是过去的LPR形成机制没有很好的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化。在新的LPR形成机制下,由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将对过去市场利率的下降予以更多的反映,这样会带动LPR的下行。”孙国峰称。

他提到,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以后要推广运用LPR,要对银行在各类贷款中都要运用LPR作为定价基准,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固定利率的贷款要参照LPR来定价,另一方面浮动利率的贷款合同中,要以LPR作为浮动利率贷款合同的基准,各类贷款都会参考LPR定价。

他表示,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之后,周二9点半公布的LPR水平较之前水平是下降的,相对于贷款基准利率来说也是下降的,通过商业银行贷款定价行为将会传导到实体经济当中去,有利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LPR降低是否等同于降息?**

7月份中国宏观数据在官方看来仍属合理区间,但疲弱的投资、消费、工业增加值等一系列指标均表明经济下行压力不容小视。在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框架下,当体制与机制的矛盾制约着良好宏观政策难以传导到微观实体经济时,宏观政策的边际效应自然会递减。或许这也是中国拒绝货币政策大水漫灌的重要原因。

尽管周二机制改革后的亮相LPR确实较之前有所降低。但是否就等同于降息?专家们似乎有不同意见。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就表示,利率市场化改革不能替代货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它政策。短期主要是改革,改革以后看情况,降准降息都有空间,降不降主要看经济增长和CPI,根据这两个形势的变化来考虑。同时此次LPR机制改革亦不会导致房贷利率下降。

连平文章亦称,毋庸置疑,通过LPR机制调整推动市场贷款实际利率水平下降是重要的政策目标。但这种新机制并不能简单地与降息画上等号,前者为机制改革,后者则是货币政策。

利率市场化,核心是市场,一个由法律法规、交易系统和参与机构等组成的基础设施。市场是一种稀缺的平台资源,有效率的金融市场尤为稀缺。赵建的文章称。

“当中国央行放弃传统的计划管制工具,一个能直接决定社会无风险利率的工具,转而依靠公开市场操作的时候,我们的基础设施真的够传导有效吗?从MLF到LPR之间,真是轻描淡写的那么简单?”赵建称 。(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