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财经洞察:注册制明年有望全推开 中国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又进一步

路透北京8月24日 - 实行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灵魂。从去年7月科创板率先试点,到今年8月在深圳创业板首次将增量与存量改革全面推进,昭示着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速度在加快,预计明年有望在主板全面推行注册制改革,中国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又进一步。

资料图片:2008年11月,深圳,一名男子在深交所外使用手机通话。REUTERS/Bobby Yip

深圳创业板注册制首批18家企业周一集体上市,这在中美关系跌至冰点,后疫情时代中国大力发展内循环经济的框架下,突现中国依靠资本市场大力发展直接融资扶持高科技企业的决心。

只是面对无论是主板、创业板、科创板或新三板,中国在强调建设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时,如何避免市场定位趋同及恶性竞争,形成错位发展并服务于有需求的企业,真正形成中国版的纳斯达克显然还有很长路要走。

“从注册制推进的速度看应该是很快的,估计明年就能在主板全面推开了,也能看出中国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的决心很坚定。”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高层称,以前一提注册制,股市的反应就是下跌,现在随着科创板再到创业板,大家已经开始认同了,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和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自2018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提出科创板,至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开市,历时8个月时间。市场经历了科创板规则体系的逐步完善,公开式问询、市场化询价、注册制等一系列改革措施的落地,投资者对科技创新企业和这一全新板块也显现出一定的兴趣。

“注册制改革是这一轮资本市场改革的龙头。”上周末发布的证监会负责人就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答记者问中提到,去年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实现了注册制破题,积累了增量市场注册制改革经验。

今年在创业板改革中首次将增量与存量市场改革同步推进,为全市场注册制改革探索路径、积累经验。下一步,证监会将及时总结评估科创板、创业板试点经验,统筹研究制定其他板块推行注册制的方案,做好全市场注册制改革的准备,分阶段稳步实现注册制改革目标。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后,首批18家公司周一上市交易集体飙涨,开盘升幅全部超过30%的临时停牌限制,最低幅度也有37%,其中N康泰300869.SZ和N卡倍亿300863.SZ升幅更是超过400%。

**资本市场改革终极目标:服务实体经济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事实上对于投资人而言,无论是投资主板、创业板抑或科创板,逐利是资本的本质属性。前述券商高层就指出,随着注册制的全面推开,上市公司越来越多,资本市场原有的估值系统和投资理念都会发生深刻的变化。

他举例称,比如主板基本就以传统业务为主的企业,而那些高科技类的公司有很多盈利的模式或许并不清晰,但因为有发展前景,在注册制后可以通过科创板或创业板实现融资的目的发展。当发展面临很多不确定性时,如何最大限度保护投资人利益,就需要从制度的层面去设计。

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证券法》全面强化了发行人、中介机构的法律责任。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需贯彻新《证券法》有关精神,从多个维度入手,进一步压严压实发行人、中介机构的责任,推动其归位尽责。

包括进一步加强法律责任追究。对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对发行人、中介机构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限制业务资格、市场禁入等监管处罚措施。构成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投资者也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发行人、中介机构的民事法律责任。

周一在深圳举行的中国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首批企业上市仪式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表书面致辞称,逐步把上市公司的优胜劣汰交给市场,更重视形势研判和主要关联因素分析,创造良性发展预期;“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做好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各项工作。

很显然,对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而言,面对上亿的企业主体,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以满足不同企业的融资需求,是直接服务实体经济、分散金融市场风险最迫切的需要。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终极目标。

中央深改委第十三次会议明确提出,要坚持创业板与其他板块错位发展,找准各自定位,办出各自特色,推动形成各有侧重、相互补充的适度竞争格局。

在定位上,改革后的创业板主要服务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支持传统产业与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深度融合。科创板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突出硬科技特色,发挥好示范作用。

“希望创业板更好服务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与其他板块各有侧重、相互补充,形成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增加市场包容度和覆盖面,支持更多优质公司在国内上市。”刘鹤在致辞中表示。

尽管在政策的文字表述上对创业板和科创板有明确定位,但在实际操作中如何避免市场的趋同性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恶性竞争,并防止企业主观恶意的欺诈造假行为,确保良好的政策初衷能够落地,显然都有待市场的检验。(完)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