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6, 2018 / 5:35 AM / 5 months ago

《热点聚焦》德国企业面临的中国问题:温水煮青蛙

路透德国施罗本豪森4月15日 - 与过去几十年在中国大规模投资的许多德国企业相比,建筑设备生产巨头Bauer的处境要好上许多。

2018年4月3日,德国施罗本豪森,建筑设备生产巨头Bauer执行长Thomas Bauer接受路透采访。REUTERS/Michael Dalder

这家历史可以追溯至1790年、总部位于巴伐利亚的公司无须担心其中国合资伙伴是否开心,因该公司独资拥有上海及天津两座工厂。

同时Bauer在中国生产的特殊工程机械销往亚洲各地,因而免受中国建筑市场剧烈波动的影响。

尽管如此,经营这家家族企业的第七代传人、公司执行长Thomas Bauer对其在中国的处境、以及德国和中国间的整体经济关系仍感到忧心;德国企业界和政界直到最近还认为,德中经济关系是有利可图的单向押注。

“德国把太多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篮子就是中国,”62岁的Bauer在公司总部用浓浓的巴伐利亚口音对路透称。

Bauer(B5AG.DE)的担心显示德国的担忧情绪正在增强。十多年来,该国一直是欧洲的增长引擎,其经济挺过了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债务危机以及难民的大量涌入。

其韧性来自两个关键因素:德国拥有创新型企业,生产快速增长经济体所需的高端制成品;而且该国比其他国家更能从开放、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中获利。这样的体系奖励竞争。

在这两方面,中国的角色都很关键。在过去十年,中国以惊人的速度购买德国汽车和机械,逐步向外资企业开放。仅去年一年,德国厂商在中国售出近500万辆汽车,是在美国销量的三倍多。

然而虽然形势依然良好,但德国企业对巨大的中国市场的看法正在发生急剧转变。

不仅中国经济开放的趋势发生了逆转,而且中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上上移的速度要快于很多德国人的预期。

德国企业在中国的难题是整个欧洲所面临的更广泛挑战的一部分:数年来专注应对内部危机,导致欧洲在政治上陷入四分五裂,也未做好充分的准备来应对正在逼近的地缘政治和经济挑战。现在,欧洲可能面临越来越自信的中国以及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的双面夹击。

一些管理人士私下里将德国企业在中国的现状比喻成温水煮青蛙,等到发觉烫了就已经跳不出来了。

据上月在柏林举行的工业领袖会议的与会者称,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在会上警告两国关系将出现“结构性的改变”。

“我们需要让我们的民众准备好迎接两国合作关系的新时代,”德国BDI工业联盟的一位高管称,“虽然仍是黄金时代,但未来有很多令人担忧的地方。”

**国家的角色**

德国是最早在中国建厂的西方国家之一,这使德国企业在中国经济起飞之际占据了先机。

去年两国双边贸易额触及1,870亿欧元的纪录高位,而中国与法国和英国的贸易额都在700亿欧元左右。2017年,德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140亿欧元,与对美国3,750亿美元(约3,460亿欧元)的贸易逆差相比实属微量。

Bauer在70个国家拥有11,000名雇员,1990年代中期首次在中国投资设厂。当时没有一家中国企业能够制造出像Bauer产品一样精良复杂的旋挖钻机,这种设备用于为摩天大楼、发电站和机场打地基。

而到了2013年,Bauer就能数出36家能够生产这类机械设备的中国竞争者,公司执行长表示,欧洲供应商向中方出售联合设计的产品加速了这一转变。

十年前,公司在中国的企业年营收可以达到1.09亿欧元。之后的九年中,有五年的营收不到该水准的一半。

今日,Bauer和其他德国企业表示,他们最为担心的是中国政府在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

去年,中国颁布了网络安全法,国家加强了对互联网服务的管控,包括外国企业与总部进行保密联络的虚拟专用网络(VPN)。近期一些德国企业抱怨,合资企业董事会遇到了要接受中共官员进入的压力。

Bauer担心,中国制造2025规划将直接挑战德国制造业的主导地位。

为了保持竞争优势,Bauer表示公司密切关注数字化技术。

“这将不是与山寨产品竞争。而是与想要超越我们的创新工程师竞争,”他表示。“如果我们不马上着手寻找答案,最终的结果将很糟。”

**特朗普关税**

德国对中国的担忧与美国如出一辙。这些忧虑已促使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对中国征收数以百亿美元计关税。

但考虑到德国的顶级企业已变得如此依赖中国市场,柏林方面避免与中国正面对抗。

回想2月时汽车制造商戴姆勒 (DAIGn.DE)的一些行为,正好揭示了一些企业对于让北京不悦有多么不安。

梅赛德斯奔驰在Instagram上一则引用达赖喇嘛话语的广告,在中国遭到强烈抗议后,戴姆勒删除了这则广告,董事长蔡澈(Dieter Zetsche)亦写信表示对于公司“疏忽和迟钝的失误”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和悲痛”深表歉意。

“谈到中国时,德国人明显口是心非,”德国研究机构Bertelsmann Foundation的Bernhard Bartsch称。

本月稍晚,Bertelsmann和总部位于柏林的中国智库MERICS将主办一场牛津联盟式的辩论,主题为“10年后,中国将明显削弱欧洲的政治和经济体系”。

在中国做生意的德国企业信心也在恶化。

中国的德国商会去年底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半数的会员不打算在中国投资新据点,这是多年来首见。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德国企业中,有接近13%称可能在两年内退出中国。

数十年来,德国对于中国采取的办法可以总结为“以经贸促改变”。

如今这个策略已经支离破碎,政府官员私下谑称这个“双赢”的关系有了新的意涵:中国赢了又赢。

“原本的期望是,更加紧密的经济关系将促进开放。事到如今,这显然是个错误的期待,”一名德国政府官员表示。“他们说我们想听的,然后反其道而行。”

柏林当局正开始抵抗。去年中国美的集团(000333.SZ)收购机器人制造商库卡集团(Kuka)(KU2G.DE)引爆不满声浪,从而导致德国政府对外国投资设下更严格限制,并推动整个欧洲就收购案审查设立新规。

12月时,德国国内情报机构指控中国情报机构利用社群媒体假帐号收集德国政治人物的情况,令中国大为恼火;德国当局称,这一罕见的公开指责意在向中国发出警告。

一些官员表示,今年稍晚举行的德国政府和中国政府峰会上,德国方面可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但他们也承认,欧盟内部分歧、以及欧洲与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政府之间的巨大差异,令迫使中国进行改变显得更加困难。

“中国人真正担心的是欧洲和美国一起针对他们,”该德国官员说,“就这一点来说,特朗普真是送给中国的一份大礼。”

tmsnrt.rs/2JO8YN5

(完)

编译 张明钧/王丽鑫/汪红英/张荻/许娜/杜明霞;审校 徐文焰/张涛/王琛/陈宗琦/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