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9, 2018 / 4:00 AM / 16 days ago

热点聚焦:中美打贸易战 全球养猪业惨遭屠戮

路透北京/芝加哥/巴西卡兰贝10月26日 - 随着美国和中国之间贸易紧张局势升级,美国最大的家族猪肉生产企业董事长马斯霍夫(Ken Maschhoff)眼睁睁地看着利润在下降。

资料图片:2015年11月,北京,一名顾客在欧尚超市内选购猪肉产品。REUTERS/Kim Kyung-Hoon

他的公司The Machhoffs已经停止了金额高达3,000万美元的数个美国项目,并可能将一些业务转移到海外。马斯霍夫在该公司位于伊利诺伊州卡莱尔的总部表示,由于中国和其他国家对美国农产品进行报复,现在对美国国内业务进行投资就显得“荒唐可笑”。

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养猪户谢应强(音译)5月将他的1,000头猪送到了屠宰场,以限制亏损。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导致饲料价格上涨,使他难以承担养猪成本。

“继续养没什么意义,”江苏省的谢应强表示。

美中贸易战的炮弹狠狠地砸到了两国的猪肉产业头上,到处飞溅的弹片亦殃及巴西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猪肉出口国,以及欧洲的主要生产国。对于其它许多行业来说,企业在贸易战中还能分出个赢家和输家。而对于养猪业来说,却是几乎全军覆没,饲料成本上涨和猪肉价格下滑普遍导致利润和就业机会减少。

关键原因:这场贸易战恰好发生在错误的时间,在此之前,由于预期肉类需求上升、全球谷物供过于求会导致饲料价格下降,养猪业在世界范围内扩张,猪肉产量升至创纪录的水平。

在美国,Seaboard Triumph Foods (SEB.A)和Prestage Farms等肉类公司已斥资数亿美元,将美国生猪屠宰能力较三年前提高逾10%至每日近50万头。

就在贸易壁垒提高之前,美国农业部还在4月的一份分析中预测,今年全球供应增幅可能会超过需求增幅,引发“激烈竞争和价格下跌”。关税战导致出口市场被关闭,饲料价格上涨,扰乱支撑行业获利的地区供需关系,从而加速了这一趋势。

美国猪肉在中国和墨西哥分别面临62%和至多20%的报复性关税,这削弱了来自这两大美国猪肉出口市场的需求,导致美国冷藏库中未售出的猪肉堆积如山。

美国白宫未回复置评请求。

美国农业部在一则声明中称,由于中国不再购买美国大豆导致国内大豆过剩,猪肉生产商的豆粕成本已下降。特朗普政府正努力增加美国农业与欧盟、日本和英国的贸易机会。

在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以及国内爆发非洲猪瘟,已促使养殖户提早把生猪送入屠宰场,继近年来大型高效养猪场快速扩张后,再次加剧了猪肉供应的过剩程度。

中国国内供应增加,且从西班牙和巴西等国的进口增长,弥补了美国猪肉进口的减少。但今年爆发的非洲猪瘟,加重了中国猪肉生产商面临的问题。迄今为止,中国有13个省份爆发了40多起非洲猪瘟疫情,为控制疫情而限制生猪运输,导致一些北方省份猪肉供应过剩,南方供应短缺。

巴西养猪行业则面临饲料涨价问题,部分原因是养殖户现在必须与中国主要大豆买家竞争。为规避针对美国大豆的进口关税,中国买家转而购买巴西大豆。

在全球第三大猪肉出口国加拿大,其猪肉价格与美国这个更大的市场挂钩,因此生产行业也随美国一损俱损。根据Hams Marketing Services编制的数据,加拿大8月猪肉价格较前月下降31%。

加拿大曼尼托巴省养殖户George Matheson现在预计,其饲养的250头生猪只能以每头115加元的价格出售,远低于150加元的养殖成本。

“我就预感到这不是好事,”他谈到贸易争端时说。

**成本上升,获利下滑**

中国许多养殖户正在寻找更便宜的蛋白饲料以替换豆粕,例如油菜籽或者黄豌豆。

“我用的每样原料都变得更贵了,”辽宁省的于实前(音译)说,他饲养了1,800头猪。“只有猪肉价格跌了。”

大型生产商也受到重创。

全球最大猪肉生产商--香港万洲国际(0288.HK)今年稍早警告称,美国猪肉供应过剩以及有关贸易紧张形势的不确定性,是其面临的最大挑战。该公司拥有美国肉类巨头Smithfield。

在猪肉价格疲弱的影响下,中国大型猪肉生产商--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002714.SZ)、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98.SZ)、以及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85.SZ)均公布第二季获利为多年来最差。大北农还认为,原料价格高涨侵蚀其饲料业务的利润率。

谢应强原本打算夏季过后增加存栏生猪数量,但后来“决定暂时不搞养猪了。”

“这样我至少能保证不会亏钱,”他说。

**亏损的一年**

爱荷华州立大学经济学家9月时预计,贸易纷争将使该州养猪户从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间平均每头猪损失18美元,或总收入损失8亿美元。爱荷华州为美国首要猪肉生产州。

对马斯霍夫公司来说,预估损失相当于1亿美元。

“本来2018与19年应该是赚钱的,可是现在都要变成亏钱了,”马斯霍夫表示。

该公司近几年考虑在中国、东欧与南美洲进行投资,但搁置了这些计划,因为在美国养猪效率可能较高。

“如今我们要开始想想,‘当初的决定正确吗?’”他表示。

明尼苏达州Pipestone System公司副总裁Barry Kerkaert表示,猪肉生产商因为贸易战已经削减扩张计划。该公司每年卖出约25万头母猪。

Roger Cherland在爱荷华州Lone Rock这个人口仅约200人的小镇养了3,000头母猪。Cherland的猪在8月每100磅可以卖到40美元左右--比损益两平的价格低了约20美元。

“现在我们养的猪数量太多了,”Cherland提到美国养猪户时如此表示。

**抢购巴西大豆**

自今年贸易战升级以来,欧洲大型猪肉出口国,比如西班牙和德国已额外增加了一些对中国和墨西哥的销量。但新增销量并不足以支撑欧盟的猪肉价格,因为国内供应扩大,且中国今年早前的猪肉购买量较往年减少。

全球第四大猪肉生产和出口国--巴西的养猪户也可能已经做好了利用美中贸易战的机会增加对华猪肉销售的准备。但那几乎无法抵消饲料价格上涨以及国内一系列问题打击出口的影响,巴西国内的问题推高了国内供应并抑制了价格。

在发现食物添加剂雷托巴胺(ractopamine)之后,俄罗斯12月将实施一项禁令,该国直到近期才购买了近40%的巴西猪肉出口。欧盟禁止从20家巴西肉联厂进口产品,其中主要是禽肉供应商,因巴西卫生检验体系据说存在缺陷。

巴西养猪户通常会购买便宜的本土大豆,而大豆是动物饲料的关键成分,因为巴西是全球第二大大豆生产国,但他们现在买大豆的价格创纪录最高,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买家抢购大豆。

巴西巴拉那州的生猪养殖户Wilant Boogaard是合作社的成员,这个机制能保证他的生产成本能由相关肉类加工商来覆盖。

但作为加工业务的合作伙伴,合作社的养殖户持有40%的权益,使得他们也会连带受到亏损的影响。

“肉联厂主正在亏钱,”他说。“如果我们能设法存活下来,那将是很棒的事情。”

全球十大猪肉生产国互动图表:tmsnrt.rs/2N8uNYR

中国豆粕与美国大豆的价格对比互动图:tmsnrt.rs/2OYJRbU

(完)

编译 张涛/汪红英/杜明霞/徐文焰/陈宗琦/白云; 审校 高琦/王颖/郑茵/于春红/戴素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