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8 / 9:28 AM / 25 days ago

热点聚焦:特朗普引发“生存危机” WTO急忙制订改革计划

路透日内瓦10月24日 - 美国总统特朗普阻止世界贸易组织(WTO)任命新法官,并威胁要退出WTO,将其推向瓦解的边缘。目前WTO正在积极制定一项计划,准备进行其成立23年来最大的一场改革。

2018年10月2日,瑞士日内瓦,世界贸易组织(WTO)总部的机构标识和旁边的交通信号灯。REUTERS/Denis Balibouse

特朗普政府已经把矛头对准WTO,这是他反对原有贸易安排的广泛行动的一部分。他认为这些贸易安排导致美国损失了大量就业机会。

增强和完善WTO的提议包括增加法官人数,以及改写关于产业补贴、国有企业和技术移转的贸易规则。加拿大周三和周四将在渥太华主持召开一个由十几位贸易部长参加的会议,这些提议将得到讨论。

WTO是全球经济中的关键稳定力量,但其效力面临危险、甚至到了危急存亡之秋。自1995年成立以来,WTO已经阻止一些政府擅自提高贸易壁垒和破坏货物流通。

在冲突成为现实之前,成员可以表达不满,WTO的争端解决制度允许他们寻求法官做出具有约束力的裁决。

美国的不满有很大程度是因为WTO让其在应对中国上绑手绑脚,美国指控中国对美国“倾销”廉价商品以拿下市场占有率,同时不公平地使用政府补贴以降低中国企业的成本。

美国官员一再申诉WTO上诉受理机构七人小组越权。WTO有如全球贸易的最高法院,所做的裁决具有实质约束力,而WTO法官往往在补贴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罪疑惟轻的态度,驳回美国的倾销处置。

WTO对倾销的裁定存在模糊空间,这是WTO在1995年创办时政治妥协的结果。美国的看法是,当有疑虑时,法官应该听从美国的法律见解,但法官们往往不采信这样的看法。

“特朗普政府抓住WTO的一个争议,发展成一场WTO生存危机,”曾担任WTO首席法官、前民主党国会议员James Bacchus表示。

美国驻WTO大使暨贸易副代表习达难(Dennis Shea)曾表示,这些法官已经“步入歧途”,他们按照自己的程序行事,不理会截止日期,正式离职日之后还继续审理案件。习达难称,这些违规举动有可能影响其工作效力。

“我们提出这些问题不是才15个月时间,而是长达15年。我们的提议是上诉受理机构应该遵守我们在1994年同意的规定,”他说道。

白宫没有回复置评请求。美国贸易代表不予置评,仅提及先前政府在贸易上所发表的声明。

**委任法官被美国阻挠**

当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暗示要让美国退出WTO时,该组织的外交官员深信美国脱离全球规则之外无法运行,因此有些轻忽,以为只是成员国发发牢骚而已。WTO有164个成员国。

现在他们意识到这个威胁的严重性--如果没有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经济体作为成员,WTO对于全球贸易将没有太大的影响力。

特朗普政府对于WTO进一步施加压力,在法官任期届满或离任时阻挠接替者的任命。目前WTO的上诉受理机构只有三个法官,这也是做出裁决要求的最低人数。

到2019年12月,如果习达难再阻挠两名卸任法官接替者的任命,WTO的申诉系统将彻底停止运行。WTO即将离任的法官Ricardo Ramirez-Hernandez在5月表示,这个策略相当于让WTO“窒息”。他的接替者的任命也遭到了阻挠。

WTO上诉受理机构首席法官Ujal Singh Bhatia 5月在日内瓦的一次演讲中称,上诉体系的终止将让争端解决机制陷入瘫痪,使得新贸易规则的协商变得毫无意义。

“上诉受理机构瘫痪将为多边贸易系统的持续运作投下巨大阴影,”他称。

WTO没有执行权力,但遵守WTO规则符合成员国的共同利益。在美国施压之下,WTO已开始讨论改革,但成员国之间对于如何推进几无共识。

**挑战中国**

9月时,欧盟与加拿大在一大群开发中国家外交官面前发表各自的WTO改革提案。

当时出席那场WTO会议的一名拉丁美洲外交官表示,“现在的主要想法不是去解决所有问题”,而是开启对这些问题的讨论。

美国也与欧盟及日本联手,争取收紧有关政府补贴出口、国有企业、及强迫外资伙伴转移技术的规则,而这些都是常被美国用来抨击中国贸易行为的议题。

另外,三分之二的WTO成员国自我认定属于“开发中国家”,因而得以享有约140项给予开发中国家的福利及较宽松待遇,美欧日也希望终结这种现象。

欧盟已将这些共同意见部分写入WTO改革提议中。其中多数得到美国的赞同,但在上诉机构这一问题上欧美官员没有取得共识。10月初习达难在WTO同欧盟驻WTO大使Marc Vanheukelen进行了一场公开交锋,对欧盟提出批评。

欧盟提出将法官人数增加至九人,每人仅一次任期但时间延长,从而让他们在立场上更加独立,不必为了谋求第二个任期的任命而讨好任何人。

“这意味着上诉机构的责任减少了,”习达难说。“我们不能支持减轻上诉机构责任的事情。”

**“关键时刻”**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WTO的确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但他希望能更注重新规则的协商以及在现有规则的执行中减少诉讼。

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贸易政策主要都来自莱特希泽。他在1983-1985年期间曾在里根政府担任美国贸易副代表,在阻击日本低价进口冲击方面颇有经验。

之后的30多年,他在Skadden Arps律所担任合伙人,代表美国钢铁制造商处理针对中国的案件。习达难也曾在Skadden短暂工作过,之后用了10年时间为美国国会调查中美贸易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美国官员曾表示,目标是使仍控制着本国经济诸多领域的中国政府展开全面的自由市场改革,以符合WTO规则。莱特希泽表示,美国2001年让中国在没有做出这种改变的情况下就加入WTO是个错误。

虽然很多贸易专家也认为,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贸易行为并未被充分规范起来,但他们说,解决方案是改善WTO规则,而不是抛弃它。

“如果今天的规则不够严格,那么你有两种选择--试着让规则变得更加严格,或者试着在WTO之外去抗争,”WTO的一名前任高级官员表示。“渐渐地,我们将迎来关键时刻。”(完)

编译 张涛/张明钧/李春喜/蔡美珍/郑茵/王颖;审校 戴素萍/艾茂林/龚芳/王丽鑫/李爽/许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