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3, 2018 / 8:13 AM / 25 days ago

《热点聚焦》抵押贷款、团购与卡债:美国社会底层是支撑经济的力量

路透费城7月23日 - 几乎所有指标都显示美国经济景气热络。但观察就业大幅增长、消费者支出激增等头条新闻的背后将会发现,这场大型派对的热潮是由相对贫穷的半数美国民众动支储蓄和增加债务所堆砌出来的。

资料图片:2016年11月,美国芝加哥,沃尔玛超市内一名顾客推着的购物车。REUTERS/Kamil Krzaczynski

路透对美国家庭数据的分析显示,之前两年,所得落在全美后面60%的家庭贡献了大部分的消费增长,尽管其财务状况已然恶化,然而数十年来的趋势一直是所得落在全美前40%的家庭是消费增长的主力。

一些分析师警告称,随着借贷成本逐渐升高、通胀升温、以及总统特朗普推出的减税效应即将递减,若出现负面冲击,例如汽油价格进一步上涨、或者是关税造成商品成本上升,这可能把那些最岌岌可危的民众推向危险边缘。

接踵而来的可能是美国史上第二长的景气扩张受到威胁,因消费占美国经济产出比重高达70%。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房地产市场杠杆程度还远低于2007年时市场崩盘之前的危险水准。由于失业降至2000年以来最低,同时职缺处于纪录高位,如果民众财务吃紧,他们可能宁愿选择增加工时或做第二份工作、也不愿意缩减支出。

事实上,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5月发布的美国家庭经济状况报告,以及根据一项2017年的调查,声称财务安稳的民众仍属多数,且比例还在增加。

但根据收入水平过滤家庭财务和薪资数据后,路透分析显示,较低收入家庭的财务压力不断加大,而同时他们对消费和整体经济的贡献增加。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中的五年,收入较低的40%人群的支出中值升幅快于其税前收入增幅,而收入较高的一半人群则增加了财务储备,导致收入差距拉大。

这就是本次复苏的悖论。

火热的就业市场和其他经济健康迹象鼓励富人和穷人增加支出,但很多中产阶级和低收入群体薪资增长低迷,意味着他们需要动用储蓄和增加借款来应付增加的支出。

因此,过去一年金融脆弱迹象不断增加,信用卡和汽车贷款违约增加,储蓄降至2005年以来最低水平。

费城德雷塞尔大学消化科的认证医学助理、27岁的Myna Whitney就曾亲身经历。

三年前,因为相信稳定的全职工作能够带来足够的财务保障,她贷款购置了一辆本田奥德赛和一所11.9万美元的房屋,与她的母亲和姨母同住。

后来她意识到时薪16.47美元不够用了,尽管这一薪水要高于40%以上的美国工人。

“我每个月都会动用储蓄账户,来支付所有款项,”Whitney称。她的储蓄已经从10,000美元降至900美元,连手纸和电费都要精打细算。她说,有线电视和偶尔5美元的Groupon团购电影都是一种放纵,更别说外出就餐了。

**储蓄越来越少**

法国兴业银行经济学家Stephen Gallagher称,中产阶级财务吃紧令美国经济乐观前景变得黯淡。

“他们在举借无力偿还的债务。储蓄下降以及逾期不还情况的上升意味着,你无力承担(全部)支出,”他表示,并称一场石油或贸易冲击有可能导致“消费的剧烈缩减”。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如果没有1月份实施的1.5万亿(兆)美元减税措施,支出可能现在就已经停滞了。过去几年美国支出年增长3%左右。

根据Oxford Economics,过去多数消费增长由收入占上游的40%人群助推,但2016年以来,消费者支出则主要由储蓄下降推动,主要是收入在下游的60%人群。

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低收入借款人在经济周期尾段更容易获得信贷。

但低收入者连续两年对支出增幅做出较大贡献,这是20年来头一遭。

“普遍来讲要人们裁减用度,或者说缩减某种生活方式,真的很难,尤其是当经济环境实际上很好的时候,”Oxford的首席美国经济分析师Gregory Daco说。

**薪水不涨**

一方面美联储预计就业市场今明两年会变得更红火,另一方面决策者疑惑薪资水平为何不能反映出这一点。

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全美80%的民间部门员工5月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时薪较上年同期下降1美分,其中包括医疗保健、快餐和制造业等行业。

“真差劲,”44岁的Jennifer Delauder说。她在西弗吉尼亚州Huttonsville矫正中心运营一间医学实验室,七年来她的平均时薪增长了约2美元,至每小时14美元。

她还干着两份兼职来帮忙支付房租、水电费和助学贷款。但她仍然要不时削减每周15美元的日杂费预算才能维持生计,甚至于要搜集破电扇和汽车零件等破铜烂铁来卖钱。今年初一笔2,000美元的医药费耗尽了她的积蓄。

即便如此,已经当上祖母的Delauder在最近申请了高达15万美元的房屋抵押贷款。她表示,“我目前为租房支付租金。然而我更愿意把钱花在自己拥有的房子上面。”

在截至2017年3月的一年里,中低收入人群的平均时薪仅增加2%,相比之下,最高和最低收入的两类人群的时薪增幅约为4%。与此同时,中低收入人群的支出则跳涨了几乎8%。

这种情况反映出,一方面是必需性开销的成本加大,比如租金、处方药和大学学费等,另一方面非必需性支出也在增加,比如餐馆就餐。

经济学家认为,金融形势紧张的一个特征就是去年美国信用卡还款的“严重拖欠”数明显跳增,因许多较贫困家庭把信用卡当做支付的权宜之计。规模达8,150亿美元的信用卡市场还没有大到足以震动华尔街,但这可能是金融紧张压力的早期征兆,而随着美联储继续逐步收紧政策,违约可能扩散到其它债务领域。

在汽车贷款方面,就也出现越来越多的拖欠案例。

虽然美联储的调查报告显示整体形势仍然正面,但也指出每四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担心他们无法负担400美元的紧急支出,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很难实现每月收支平衡。美联储本月提交给国会的报告称,高风险借款人的违约行为增加,表明有很大的压力。

纽约联储总裁威廉姆斯上个月在接受路透采访时曾表示,许多美国人都缺乏财务安全保障,这仍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即便经济整体表现得非常好,非常坚挺,非常强劲,”他说道,“这个问题仍继续困扰着这个国家一半的人群。”(完)

编译 张明钧/王灿/刘秀红/艾茂林/高琦 审校 王洋/王兴亚/王颖/于春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