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20 / 6:19 AM / 4 days ago

热点解析:为何选举日可能只是美国总统大位纷争的开始?

路透7月30日 -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四建议,11月3日总统大选因为选举舞弊的关系应该延后,但此建议旋即遭到国会议员的反对,也遭到法律专家的驳斥。然而此事却暗示这场选举可能充满争议,也许得花上数周甚至数月时间才能解决。

资料图片:2009年2月,美国华盛顿,海军一号抵达白宫。REUTERS/Jason Reed

以下为一些可能出现的混乱情景,以及后续可能出现的状况:

**延迟公布结果**

根据宪法,唯有国会才有权更动选举日期,但由于美国众议院控制在民主党手上,因此基本上没有这种可能。

但因为疫情导致邮寄投票获得广泛采用,将有可能导致计票严重延迟。许多州的邮寄投票可能会在选举日过后一段时间才会送达,官员们必须亲手开启信封并验证签名。就在今年,一些初选有很高比例是通过邮寄投票,但选后数周都难以确定结果。

民主党人士担心,这样的延迟情形可能会让选举舞弊的说法甚嚣尘上。

一位了解拜登选举团队情况的人士称,拜登的团队成员正为“噩梦情境”做准备,即特朗普基于11月3日在战场州的现场投票结果领先就宣布胜利。

但在之后的几天,随着人口密集的城镇地区邮寄选票计入,特朗普的优势消失,即出现专家所称的“蓝移”(blue shift)--然后特朗普就会宣称对手偷走了他的选举。

**法律挑战**

各州关于邮寄投票和缺席投票的法律规定不同--签名匹配、邮戳要求、提交期限--任何一点都可能促使民主党或共和党就哪些投票应当被合理计票提起诉讼。

今年的总统候选人提名之争也暴露出按时提交邮寄选票面临的重大挑战,当时寄件量大增令大选工作人员和邮局不堪重负。

对于并非出于自身过错而无法及时取回选票的选民,他们可能实际上被剥夺了选举权。这可能在那些两党选情胶着的州引发法律挑战。

在个别州提起的诉讼最终可能会转到美国最高法院,就像2000年那样。在倾向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停止重新计票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布什(布希)在佛罗里达州以区区537票的优势战胜了民主党候选人戈尔。

目前最高法院占多数的保守派人士通常对投票限制持宽容态度。但法律学者说,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最高法院会在有关选举结果的争议中倾向于特朗普。

**总统选举人团**

一些专家说,可能比诉讼更令人担忧的是选举人团可能出现的争议。

美国总统实际上并不是由普选的多数票选出的。根据美国宪法,538名选举人即选举人团决定获胜者。

实际上,赢得每个州普选的候选人通常会赢得该州的选举人票,选举人票是根据人口进行分配的。选举人的投票将于今年12月14日进行,由各州州长对投票结果进行认证,并提交国会批准。

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的法学教授Lawrence Douglas在他的新书《他会走吗?》(Will He Go?)中提到了这样一种假设情境:密西根、威斯康辛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摇摆州的选举结果非常接近,以至于双方都宣称在这些州获胜。

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各州由共和党控制的立法机构对支持特朗普的选举人团投票提交认证,与此同时,民主党任州长的各州也向支持拜登的投票提交认证。

在美国历史上,偶尔会出现各州提交认证出现纷争的情况,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是在1876年,当时的选举争执了数月,最后两党官员达成一项妥协方案才得以解决。根据该方案,民主党人同意由共和党人海斯就任总统,作为交换,共和党人同意撤走内战后遗留在南部各州的美国军队,由此帮助开启了吉姆克劳种族隔离时代。

最高法院最近裁定,对于那些没有投票给本州支持的候选人的“失信选举人”,各州可以做出惩罚。但有10多个州并没有针对失信选举人的处罚规定。

根据联邦选举法,国会有责任解决选举人团的争议,而不是由最高法院解决。但Douglas称,该法有些含糊,而且分裂的国会可能不会轻易就一种解决方案达成一致。

“如果你问我们的宪法法律体系是否旨在解决选举危机,回答确实是否定的,”Douglas说。

**用军队“护送”特朗普离开白宫?**

一些专家表示,他们最担心的是,如果特朗普拒绝承认失败,即使宣布拜登获胜,也会对民主规范造成持久损害。

和平交接是美国民主的标志。Douglas说,最高法院对布什/戈尔案的裁决并没有结束选举,戈尔决定接受裁决才让选举结束。

拜登已经暗示,如果特朗普输了却拒绝离开白宫,军方可能需要“护送”他离开白宫。无论是谁在1月20日宣誓就任总统,都将指挥武装部队以及特勤局(Secret Service)等安全机构。

特朗普的言论还可能让数以百万计的支持者相信选举遭到了操纵,而且,在针对种族不平等的抗议活动持续数月之后,还可能会导致进一步的社会动荡。

“这是总统试图在选举之前使选举过程不合法的又一个例子。”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的宪法学教授Justin Levitt在谈到特朗普的最新推文时表示,“这是非常不利于稳定的。”

Mark Brewer是一名竞选律师,正在密西根州帮助培训民主党的法律志愿者。他说,避免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的最好办法是拜登以较大优势获胜。

“民主党人必须确保这次选举的结果不会太接近,”他说。(完)

编译 张明钧/王灿/汪红英/李爽/王兴亚;审校 张涛/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