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18 / 8:28 AM / 7 months ago

即时观点:中国2017年GDP增速七年来首度回升 今年料降速提质(更新版)

(新增更多分析师评论并调整标题)

资料图片:2016年1月,北京,北京新能源汽车的电动汽车组装线。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1月18日 -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公布,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9%,增速为七年来首度回升,其中,四季度GDP同比增6.8%,略高于路透调查对四季度的预估中值6.7%;去年前三个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6.9%、6.9%和6.8%。

统计局并公布,2017年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10.2%;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2%,略高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7.1%。

此外,中国2017年全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

单独12月来看,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为6.0%;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4%,路透调查中值为10.1%。

12月详细数据:

--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6.2%(路透调查中值为上涨6.0%)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上涨9.4%(路透调查中值为上涨10.1%)

--1-12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上涨7.2%(路透调查中值7.1%)

--1-12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7%

中国GDP与CPI图表: tmsnrt.rs/2DipSQb

中国GDP同比与环比走势图表: tmsnrt.rs/2DKub7Y

中国工业增加值和制造业PMI图表: tmsnrt.rs/2DfbNDc

中国房地产开发与商品房销售增速图表: tmsnrt.rs/2DMlSbu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摘要:

--财通基金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经济增速首抬升,仍是L型底:2017年四季度增速6.8%,全年实现6.9%增速,近七年来首次提速。从具体构成看,投资增速较前一年持平,消费略有下降,出口大幅转正。当前经济进入改善区间,超出市场对经济稳中趋降预期。主要是受供给侧改革,特别是化解过剩产能,缓解供需不平衡压力。再者,是2014年房地产刺激后效应和棚改货币化带来的房地产持续活跃。最后,从全球经济看,以美欧日和新兴市场经济为代表进入全球新周期,外部需求明显增长带动过去两年的出口负增长,未来出口还将会持续繁荣。

2018年经济发展会保持较高速度,预计仍有6.7-6.8%左右,房地产会投资会有一定持续,基建也不会明显换挡;出口繁荣依旧,对新兴市场出口将有更大贡献;消费料维持10%之上。通胀中枢会有较为明显抬升,PPI也不会进入负增长。企业盈利会整体改善,但行业分化、行业内差距拉大将是常态。未来供给侧从行政推动向市场化兼并重组倾斜。

经济增速超预期,不代表中国经济仍处于新常态,高速增长切换到中高速增长。三大攻坚战,确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未来去杠杆依然进入落地期;三大转变也会推动经济向进入高质量阶段。而供给侧改革“破、立、降”,会提高微观主体整体质量和效率。在新的宏观调控思路下,金融严监管和实体经济获更多支持推动经济内生力量。中国经济升级换代,但随着基数不断增大,以及过去需求端刺激不可持续,经济很难回到高速增长,是新时代,但非新周期。而且有质量的经济增长效果好于过多依靠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为代价的高速增长。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温彬:

综合来看,12月份消费有所下滑,投资相对平稳,出口有所改善。中国第四季度GDP增长6.8%,全年GDP增速6.9%,实现了七年来的首次提速。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进程的加速,国外需求也将有所增加,利好国内出口。消费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随着消费结构的转型与升级,消费领域将有加更突出的表现。随着国内经济向高质量转型,经济韧性将显著增强,2018年中国经济将继续向好、稳中有进。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 唐建伟:

随着消费超过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国经济增速的季度波动幅度明显缩小,2015-2017年经济增速的季度波动幅度维持在0.1个百分点上下,这种由动能转换和韧劲增强带来的稳态在2018年仍会维持,经济的季度增速不会出现明显的波动。

三驾马车将呈现“一升一缓一稳”格局。即出口增速回升、投资增速放缓、消费增速平稳。预计2018年中国出口增速将高于2017年,达到10%左右(美元计价)。金融去杠杆、企业去杠杆、金融协调监管政策收紧等因素都会影响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来源。加强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清查利用PPP项目、各类投资基金变相举债,可能制约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影响基建投资。预计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至6.5%左右。

在小排量汽车退税政策退出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减少等政策影响下,汽车消费增速会有所放缓。房地产市场继续受到政策严格调控,住房相关消费增速可能放缓。而居民收入增长、消费升级及养老改革等政策则对消费形成支撑,预计2018年消费增速在10%左右。

十九大淡化GDP增长目标,未来中央政府继续出台稳增长政策的可能性明显下降。同时近期部分地方政府开始主动挤出GDP水份,意味着地方政府也将从原来的追求经济规模的GDP竞赛转向追求更务实更有质量的经济发展。在此背景下,经济增速可能会短期承压。

综上所述,2018年中国经济将平稳运行,增速可能略有放缓,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6.7%左右,高于年度增长目标。经济总量及增速难起波澜,但质量提升步伐加快。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团队 蔡浩、李海静:

超预期完成经济增长目标。在出口回暖、基建投资保持高位、消费平稳增长和企业盈利显著好转等因素的拉动下,实现2010年来全年经济增速的首次回升。从结构上来看,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继续扩大至58.8%;最终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虽较去年有所下降,但仍处于58.8%的高位,表明消费仍是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尽管国内外环境复杂多变,但中国经济表现出较强的韧性。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全年增速达到7.2%,与1-11月相当,止住了下半年以来增速不断下跌的颓势,工业投资的意外加速暂缓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的走势。第二产业投资于12月明显加速。1-12月工业投资累计增速较前值(1-11月)的3.1%大幅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全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更是较1-11月4.8%的增速大幅提高0.7个百分点。

消费方面,12月当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大幅回落,一方面是因为12月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较11月显著回落(下降了1.1个百分点);另一方面汽车销售回落明显,汽车类零售额环比下降2个百分点,12月广义乘用车销量同比增长0.6%(11月同比增长3.2%)。

展望2018年,中国经济有压力也有支撑。供给侧改革和污染防治将继续影响工业生产,工业企业利润率的改善将有助于供给侧深化改革的推进;发达经济体屡超预期的强劲增长将持续利好中国出口,从而对中国2018年增长形成支撑;固定资产投资或将继续趋缓,金融去杠杆所带来的紧缩效应也将对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来源产生影响;房地产下行周期已经确立,但长租房等住房模式的兴起或对开发投资增速的下滑产生支撑;供给侧改革和消费升级或能创造出新的消费热点,消费仍将成为经济增长的稳定器。

--中信证券债券研究团队 明明:

第三产业仍贡献主要增长,行业内部分化略有收窄,受供给侧改革影响,第一产业GDP增速持续改善。四季度GDP同比增长6.8%,前值6.8%。四季度平减指数继续回落,冬季开工低下影响主要工业品价格,能源品价格受政策和外围油价上涨利好继续上行,推动第一产业平减指数提升,价格在行业内分布不均有所缓解。全年产业结构改善明显,第三产业增速维持高位,第二产业稳健增长,第一产业持续改善。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 张一平:

2017年GDP实际增长6.9%,4季度同比增长6.8%,均好于市场预期。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出口需求的恢复。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低于2016年,唯有出口增速较2016年出现较大幅度的回升。出口改善是推动2017年中国GDP增速回升的核心动力。

12月工业增速6.2%,较上月回升0.1个百分点。进入供暖季,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增速大幅反弹是12月工业增速回升的主要因素。

12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7.2%,与上期持平。制造业投资反弹是投资增速保持稳定的最大贡献。12月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增长4.8%,较上期回升0.7个百分点,达到下半年最高水平。12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增速回落幅度扩大,本月读数为7.0%,较上期回落0.5个百分点。购地面积增速过去1年来首次放缓,虽然销售数据和新开工面积增速过去两月均有小幅反弹,但地产投资仍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12月基建投资累计增速跌至13.9%,为全年最低值,这主要环保压力和冬季停工有关,季节性对此有一定的影响。

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9.4%,大幅低于预期。一方面汽车消费大幅下滑对12月社消有一定影响,本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速仅为2.2%;另一方面社消统计口径基本不涵盖服务消费,有可能低估了居民消费的实际水平。

总的来看,2017年经济数据好于预期,稳中向好的趋势更加明显,经济结构调整同样稳中有进,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速均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好于整体水平。随着经济结构转型进一步调整到位,拖累中国经济的两高一剩行业负面影响将逐步下降,经济新动能的拉动作用将进一步体现。

--九州证券经济学家 邓海清:

2017年全年GDP同比6.9%,略超市场预期,主因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GDP增速高于第三季度,弥补了第二产业的GDP下滑。我们发现,尽管2017年经济增速出现一定提升,但2017年四季度经济增速处于2016年以来的低位,在房地产投资下行明显、社会消费透支、出口面临高基数的情况下,这一轮经济复苏的增长高点已过,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处于高位水平,2018年经济大概率下行。

12月经济数据中,社会零售、房地产投资明显下滑,应当引起高度关注。一方面,目前政府对于房地产的调控态度明显,房地产销售面积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以及房价持续低迷,传导到房地产投资上,房地产投资的下滑对经济形成一定的拖累;另一方面,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出现大幅的下滑,我们认为不能用基数原因解释。由于2017年消费贷明显走高,这意味着居民加杠杆程度明显,再叠加居民收入并没有相应大幅增加,居民消费存在“寅吃卯粮”的情况,12月社会零售数据的大幅下滑正是居民消费不可持续的印证。总体上,12月经济数据反映出消费和房地产投资均面临持续的下行压力,这样的情况下,2018年经济下行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我们认为,由于政府对经济增速的容忍度明显提高,经济的适度下行压力并不会使得央行货币政策出现放松,“不松不紧”仍是2018年货币政策的主基调。一方面,尽管12月经济数据反映出经济的下行压力,但在政府对经济下行容忍度提高的情况下,只要经济增速仍在6.5%-7.0%的区间运行,货币政策并不会存在放松的情况;另一方面,由于当前的货币政策和利率都存在偏紧和偏高的情况,再叠加严监管政策,在底线思维的前提下,货币政策并不存在进一步收紧的空间。2018年货币政策“不松不紧”仍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主基调。

--海通证券宏观团队 姜超、于博:

经济增速平稳收官。17年全年GDP增速6.9%,较16年小幅回升,在经历了6年连续下跌后反弹回升。其中4季度GDP增速6.8%,较三季度持平。12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6.2%,较11月微幅回升,但仍处低位,环保限产影响依然存在。

基建地产拖累投资。4季度投资增速6.4%,较3季度小幅回升,其中制造业回升,基建和房地产均回落。12月投资当月同比增速回升至7.2%,其中制造业因低基数大幅回升,基建大幅回落,房地产则创下年内新低。

地产需求依然偏弱。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因低基数小幅回升。待售面积跌幅扩大至15.3%,指向地产库存继续去化,但受房贷利率持续上行、楼市调控延续影响,地产销售仍较低迷。而12月土地购置面积、新开工面积增速均大幅下滑。

汽车拖累消费下滑。12月社消零售名义增速9.4%、实际增速7.8%、限额以上零售增速6.7%,均较11月大幅回落。其中,必需消费小幅回升,可选消费涨跌互现,虽然石油及制品,中西药品类,以及地产相关的家电、家具、建材消费增速回升,但汽车消费增速创3月以来新低,成为主要拖累。

经济质量重于速度。受益于居民加杠杆推动的地产繁荣,以及外需复苏的拉动,17年经济平稳收官,预计18年供给侧改革重心将从去产能、去库存转向去杠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后3年要打好防范金融风险为首的三大攻坚战,18年要推动高质量发展。而近期各省也纷纷挤出经济、财政数据中的水分。去杠杆、防风险、去水分,都意味着经济增速仍有下行压力,但经济质量将明显提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从12月数据来看,房地产投资、基建和消费都不佳,预计2018年经济增速可能有所回落,估计经济增长目标仍然是6.5%左右。

2018年经济的风险点在于:地方债务规范,影响地方基建投资;房地产调控差异化,有的放松,一线继续从紧,但总体增速可能回落;金融监管政策从严,货币政策中性偏紧,如果通胀上来,短期货币政策也很难放松。这都是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

--首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张一:

根据之前领导人的表态口径,全年增长6.9%基本属于预料之中。考虑到各季度增长情况,如果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数,大概率在6.8%多一点,四舍五入之后得到6.9%。

无论是6.8%还是6.9%,都不改变经济已经进入景气周期的事实。如果考虑到过去几年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地区数据造假的事实,去年的增长速度可能要好于数据所显示的状况。

投资数据逐月降低,除了经济本身增长动力有所减弱以外,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政府正逐步减弱刺激政策的力度,更多依靠市场力量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作用。经济的内生动力在增强,无论是民间投资还是之前公布的出口数据,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反弹。

考虑到政策刺激退出之后经济增速逐渐下降的事实, 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还是相对较大。在出口增长基本平稳的情况下,投资的变动就非常关键。

考虑到人口流动区域不均衡的态势以及强监管下,居民杠杆难以继续大幅提高的事实,去5.89亿平米的存量房库存的难度更大。

房地产投资是周期因素向下和趋势因素向上二重混合,考虑到房地产企业拿地创新高,在长效政策的带动下,不排除2018年房地产投资增速超出预期。但是房地产企业分化将进一步加剧,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万喆:

去年经济整体比内部外部的预期都要高,说明在不断结构优化和政策调整下,总体经济运行的韧性是较强的,一是2017年的整体经济受2016年的政策影响有一定的滞后因素,包括PPP项目投资等上马之后是17年真正开始的,导致去年整体经济较好;另外去年外部环境看美欧复苏都非常明显,所以出口改善,外部环境宽松也是一个很好的迹象。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是一个双刃剑,目前它的效率不够高,加上监管趋严、消减PPP水分、清理地方债等,只要不是断崖式的下滑都是比较正常的。

2018年的总体结构上改革稳中求进,GDP增速会是稳中趋降,一是政策红利有所消减,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在方向上呈现温和的边际收紧是大趋势,重要的是结构性优化是否到位,经济运行仍会保持稳定的基调,不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

--中金研究团队:

2016,穷则思变;2017,峰回路转。2017年增长是2010年中国增长进入持续下行周期后第一个增长加速的年度,意味着2016年就是拐点,2017年进一步“峰回路转”。我们认为中国增长已经进入新的阶段,2017年的GDP数据就是确证之一,另外还有关于中国的新老结构转换、消费升级、产业升级等更多证据,表明中国目前中国增长已经进入新阶段,背后是新的结构、新的逻辑、新的动能。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

四季度和全年GDP增速均超预期,年度增长也出现加速,为近几年首次出现,主因房地产小年不小,投资销售情况较好,且出口受到海外需求回升带动,好于预期。

在供给侧改革、环保、融资成本上升等因素制约下,中国经济仍有反弹,表明当前实体经济确实不错,这也将促使监管政策继续出台,一是继续整顿影子银行,且会转向实体去杠杆,二是持续收紧地方政府的融资。

因此预计2018年地方政府主导的基建投资将有所回落,但地产表现仍不会差,且制造业投资可能出现反弹,预计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小幅回落至6.7-6.8%。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胡月晓:

经济维持稳中偏升态势不变,增长速度见底态势明了。中国经济第一增长动力仍是投资,投资增速回落态势已扭转,预计2018年将略有回升。消费平稳,工业在全球经济复苏大背景下,2018年也将稳中偏升。楼市长效机制的政策突破口在租赁房建设,伴随租赁市场建设,地产投资增长将维持平稳并有提高。

去杠杆仍是政策基石,货币紧平衡的态势不会改变;随着监管加强对金融体系脱虚向实现象的改善,2018年降准仍是可能选项。偏紧货币利于经济转型将逐渐成市场共识。

伴随大宗商品价格进入新的平衡区,PPI将逐渐下行,但企业效益改善趋势不变。经济稳+效益升,即货币的边际放松,将带来股市基准的阶段性抬高。债市走势则要依央行未来政策工具组合而定,现有加息和储备货币投放转向OM、贴现、再贷款窗口的趋势,将继续给债市带来压力。

--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 李慧勇:

四季度经济增速超预期,全年则出现连续多年来的首次年度增速加快。供给侧改革、价格回暖、盈利回升带来消费较好,世界经济复苏带来外需较好,总体增长超出预期。今年还是会沿着L型底部运行,会在6.7-6.9%波动,不会更低。增长动力仍然是2017年的两大动力。一是消费(内需)向好,去年企业效益改善带来收入改善,同时19大召开后很多改革会做起来提振消费积极性,今年消费较好,有助于支持中国经济稳定;二是世界经济向好带来外需改善。

今年没有太大超预期的风险,原因很多,一是次贷危机阴影犹在,各国都把防风险放在主要位置,居安思危,很少会出现超预期冲击;二是政策灵活性大大提高,过去防过冷,政策一个劲儿宽松,防过热,一脚刹车踩下去了,但现在会防微杜渐,在苗头出现时就修正政策,政策不至于收缩过快出现硬着陆风险,也不至于坐视不管出现泡沫化风险。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经济复苏背景下,都会把防风险、政策退出作为第一要务,美国是缩表加息,中国会保持偏紧的货币政策收紧货币闸门,更多是要防范三大房地产、影子银行和地方债风险。

**相关背景**

--中国央行官方微博“央行微播”周三发文称,目前有关金融统计工作正在抓紧进行,预计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可于2018年1月25日全面实施。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称,2017年国内经济延续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整体形势好于预期,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增长6.9%左右,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创多年来的最低,进出口扭转了连续两年下降的局面,财政收入、居民收入和企业效益明显好转。

--中国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盛来运表示,中国经济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保持高速增长,这是必然趋势;经过这几年调整,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化较好,2017年全年可以说会首次迎来年度增速的提升。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称,2018年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左右,规模以上企业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4%,并重点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发挥消费和投资有效作用,促进工业经济平稳增长。

--决策中国2018年主要经济任务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型改革,致力中国经济的提质增效是今年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而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排在今后三年重点工作的首位,其中防控金融风险仍是重中之重。(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发稿 宿泱韫/许菁;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