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2, 2018 / 8:53 AM / 5 months ago

即时观点:中国2017年末M2增速创历史新低 严监管下规模压缩为主因(更新版)

(新增更多分析师评论并调整标题)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拍摄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上海1月12日 - 路透上海1月12日 - 中国央行周五公布,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创2016年4月以来最低,且远低于此前路透10,000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2%,增速创历史新低,亦低于路透调查中值9.1%。

央行数据并显示,12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2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7%,路透调查中值为13.1%。

央行同时公布,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74.64万亿元,同比增长12%。2017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4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少4,999亿元;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9.44万亿元,比上年多1.63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84万亿元,同比多增1.41万亿元。

主要数据:

--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低于路透调查中值10,000亿元

--12月末M2同比增长8.2%,低于路透调查中值9.1%

--12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7%,路透调查中值13.1%

--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999亿元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团队 蔡浩、高江:

12月住户贷款较上月减少3,000亿,原因系年末银行收紧了相关消费贷款的额度;住户中长期贷款为3,100亿,为2016年2月份以来新低,一方面系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趋严,房贷需求有所减弱,一方面也与年末银行贷款额度“用尽”有关。非金融企业贷款较上月大幅下降2,800亿,其中中长期贷款较前值减少近2,200亿,表明12月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有明显下降,与12月官方制造业PMI的下滑趋势一致,尤其与今日进出口数据的大幅下降相互映证。12月人民币新增贷款的下降,是以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提前超预期完成为基础的,逻辑上合情合理,毋需过度解读。

从分项上来看,12月新增社融规模大幅不及预期主要原因是新增人民币贷款大幅下降所致,而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较前值分别增加320亿、800亿,650亿,对显著不及预期的人民币贷款形成一定程度的补充。企业债券净融资仍不容乐观,仅录得720亿,与前值基本持平,主要与债市收益率大幅上行导致企业发债计划受影响有关。

从2017全年来看,M2增速创纪录的下滑至8.2%的历史低位,且较10月创下的8.8%的低位大幅下探,反映出在去杠杆背景下银行存款增长乏力的现实,且程度较三季末更甚。此外,2017年同业业务的同比萎缩也是M2增速快速下滑的重要原因。

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多增1.63万亿,存量同比增长12%,顺利达成2017年两会时所制定的12%左右的增速目标。在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宏观环境下,社会融资渠道发生了一些变化,企业债净融资和委托贷款均大幅下降,但本外币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承兑汇票的同比大幅多增对此进行了对冲。

展望2018年,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宏观政策未变,随着监管对金融业回归本源的导向不断加强,预计银行贷款和票据的增幅依然会保持强劲,同业活动将继续收缩,近期公布的对信托贷款的新规将对信托类融资产生不小的影响,企业债发行或依然困难,股票融资将有所改善,社融增速目标预计继续维持在12%左右。而随着回归本源的倡议,银行将致力于负债结构的调整优化,M2增速应有提升空间,与社融的剪刀差有缩小可能。

--联讯证券分析师 李奇霖、钟林楠:

信贷社融双双不及预期。关注三个分项:第一,非标大增,与资管新规落地前,银行理财等资管机构把握短暂窗口冲规模有关,随着对委贷新规、集合禁止投信托贷款、委贷等监管要求的出台,非标未来预计会大幅收缩;第二,表内贷款大幅缩减,主要源于银行为满足表内监管指标(如信贷额度、资本充足率)考核要求而压缩了信贷,同时也为2018年年初储备项目;第三,居民短贷大幅缩水,长贷有所下滑,居民端的加杠杆动能有所减弱。

M2增速8.2%,大幅回落。从存款分项看,有两项拖累项:一是财政存款较往年高;二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大幅减少了至少9,000亿,原因可能是部分存续的委外产品到期,或部分银行在商业银行流动性新规等监管政策下主动赎回所致。

12月金融数据虽显著低于预期,但有信贷额度等因素的扰动,非标大增在侧面表明当前融资需求尚可,叠加严监管、偏紧的货币政策与通胀预期升温等因素仍然存在,未来仍需谨慎。

--财通基金固定收益分析师 郑良海:

M2创历史新低,金融去杠杆威力显现。M2增速已经连续两年下降,且降幅扩大。M2如此低增长,大致由三个因素使然,一是基数有关,二是表内信贷大幅萎缩,三是金融去杠杆所致。

12月新增信贷低于预期,消费贷和企业贷款推动全年贷款猛增。12月新增信贷缩水近半,和窗口指导有关,由于1-11月新增信贷较为猛烈,金融机构年度信贷额度基本提前使用完。全年看新增信贷激增。

货币政策继续保持中性,实体信贷融资会有持续改善效应。从2017年四季度以来各项会议精神,2018年M2增速料比去年小幅回升,但很难出现10%以上增长。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指导下,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的同时,要管住流动性闸门,虽然继续推进金融去杠杆,但监管落地年背景下同业治理收缩幅度低于2017年。而保持信贷和社会融资合理增长方面,需要继续脱虚向实,2018年实体经济信贷预计维持2017年的高速增长。

在大资管新规,银监会规范银信合作和新的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等政策下,表外将继续收缩,同业存单备案额度大幅削减也会影响银行同业负债规模,资金进一步流向实体,但房地产、两高一剩、PPP规范等会使信贷流向领域发生迁移。年内不排除有非对称加息可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12月单个月份信贷过低,可能是主动控制了信贷规模。因为信贷少了,M2也降很多。

从全年数据来看,可以说实现了去杠杆的目标。因为如果实际经济增长6.9%,以M2/GDP作为宏观杠杆率指标的话,将出现下降。政治局会议提出的控制宏观杠杆率,可以从这个角度得到体现。

另外下半年以来原油价格持续上涨,输入性通胀压力增大。国内目前普遍对2018年经济看好,经济需求持续回升,会抬升通胀压力。所以目前看加息的多了。

不过我觉得经济复苏的持续性和物价上升的幅度还需要观察。而且目前经济仍然有隐忧,政府基建投资能否维持,融资方式的问题没有解决。房地产放松还是不放松面临两难选择,长效机制建立之前,一些二线城市已经开始放松了,因为政府财力不行了,但是需求能否跟上不一定。

综合下来,我认为中国上调基准利率还需要等待,短期内预计可实现度不大。

--西南证券宏观分析师 杨业伟:

监管加强、利率攀升抑制信贷需求以及信贷额度受限共同推动信贷增速放缓。受对PPP等部分行业信贷管控加强,以及银行信贷额度限制影响,12月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大幅少增。而房地产销售放缓带动居民中长期贷款增速下降。随着金融监管持续强化,以及利率攀升对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抑制,2018年年初信贷集中投放规模可能低于往年,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支撑明显下降。

社会融资明显萎缩,监管加强表外显著收缩。随着监管强化,信托贷款可能在未来成为监管重点,信托贷款难以持续增长。随着监管强化和金融机构资金面持续偏紧,社融将延续持续回落态势。

信贷社融增速跌落以及监管强化共同推动货币增速显著下降。广义货币增速大幅跌落一方面由于信贷社融增速放缓。另一方面,金融监管加强导致流动性持续偏紧,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大幅下降,随着监管持续强化,货币增速将继续低位波动。

货币趋紧程度上升,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加剧。随着监管持续强化,利率水平不断攀升,货币环境趋紧推动实体融资明显下降。而在金融监管高压环境下,以往借助通道向实体投放资金的规模可能显著收缩,而银行超储水平保持低位,流动性持续偏紧环境下,银行投放表内信贷能力也将受到限制。因而一季度信贷社融投放力度可能明显低于往年,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资金支持显著下降。而实体经济资金供给不足将加剧实体经济下行压力,经济下行速度存在加快可能。

--中金固收团队 陈健恒、唐薇等:

我们认为金融数据的明显走低并不是实体融资需求下降引发的,主要是金融监管趋严,而银行表内资源约束导致银行在年末为了达标监管指标集中调整了资产和负债所导致的。

银行在年末一定程度上压缩了贷款投放、同业投资以及债券投资。其中贷款和同业投资的压缩导致所派生的存款也明显低于去年同期,是引发M2下滑的主因。但从我们与银行的交流来看,年初贷款的融资需求依然十分旺盛,居民、房地产企业、城投平台、企业的融资需求都处于相对较高水平。

预计年初的贷款、社融和M2会有一定的恢复。从利率角度而言,资金供给收缩而融资需求稳定所导致的供需矛盾依然制约利率水平的下降,甚至可能仍在一定程度推高利率。利率水平的回落仍需要等待居民杠杆和实体融资需求的放缓。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鄂永健:

12月新增信贷低于预期,主要原因应是受年末为满足监管要求(流动性覆盖率、存款偏离度等)而主动压缩所致,而非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明显减少。信贷增速下降是导致M2增速进一步回落的主要原因。

全年来看,2017年M2增速创近年新低,主要源于强监管下金融去杠杆,银行表内资产中的股权及其他投资、债券投资两项的增速明显下降,进而导致整个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的增速显著回落。

--南京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杨浩:

最后一个月数据有时点性因素的原因,银行并不是不想放贷,而是额度不够了,存款又很紧张,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很多房贷停了。社融还是不错的,全年来看也没什么问题。接下来还是要关注下1月份的情况。货币政策方面,仍然会延续稳健中性的基调,中性略偏紧。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分析师 刘长江:

社融存量增速12%明显好于货币量增速,表明金融监管对于金融系统影响较大,导致货币量和存款增速下得比较多。但是,对于实体经济融资影响并不大,社融增速并不低。这应该也是政府想达到的目的,即减少资金在金融系统空转,脱虚入实。

对于M2增速的下滑不要过于恐慌。M2货币量的下滑,主要还是商业银行同业业务的收缩导致的相关会计科目下滑。贷款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存款下滑后,派生存款受影响。但企业信贷需求还是比较强的。2018年贷款应该不会差。一方面,企业信贷需求客观存在。另一方面,商业银行回归本质业务,在压缩其他业务的同时,会在信贷业务上发力。

金融监管现在还在路上,未来政策肯定不会宽松。政府目的应该还没达到,后面应该还会有相关的政策,如果把监管看成一个网,几根重要的线已经编织好了,但还漏风漏水,未来会把这些漏洞补上。

**相关背景**

--中国去年通胀温和收尾,远低于政府设定的3%目标水平。展望2018年,在低基数和猪肉等食品价格企稳回升影响下,通胀中枢料将上移,全年CPI涨幅可能略高于2%;PPI受制于高基数预计涨幅也有限。因此虽然今年物价上升风险高于去年但通胀总体仍属温和,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影响。

--中国“一行三会”上周四稍晚推出规范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要求市场参与者按照有关规定加强内部控制与风险管理,健全债券交易合规制度,严格遵守监管部门制定的流动性、杠杆率等风险监管指标,并合理控制债券交易杠杆比率;审慎设置规模、授信、杠杆率、价格偏离等指标,实现债券交易业务全程留痕。

--中国服务业在2017年最后一个月加速扩张,12月财新服务业PMI大幅回升,录得2014年8月以来的最高点至53.9,显示服务业扩张势头强劲。综合制造业和服务业数据来看,中国2017年经济运行平稳收官,经济基本面的韧性增强并将延续。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发布新年致辞称,2018年继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 审校 林高丽)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