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即时观点:中国中央经济会议要求政策不急转弯 “科技”和“创新”成高频词

路透北京12月18日 -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2020年2月28日,上海,一名女子经过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这八大任务分别涵盖科技自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扩大内需、改革开放、粮食安全、反垄断、房地产、以及绿色发展等方面。

分析人士认为,决策者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预计考虑政策退出时会谨慎,“是一个平稳的退出”。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摘要: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 丁爽:

会议认为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还有“疫情冲击导致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因此强调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这也就是政策不能逆转得太快,“不急转弯”。至于什么是经济运行的“合理区间”,个人认为是要关注今明两年的平均增速,预计平均在5-6%之间就是合理的增长。

宏观政策强调“更加精准有效”,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可持续性”其实也就是说现在的政策是不可持续的,财政政策要更可持续,预计官方赤字率会回到3%以内,广义预算赤字率会从今年实际的8%左右回到6%,特别国债不会再发。

会议提出财政政策要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也指明了明年财政政策结构性重点的发力方向。货币政策强调灵活精准、合理适度,要稳杠杆、而不是去杠杆,也是“不急转弯”的一个体现,就是要避免政策悬崖。

财政和货币政策都要去支持排在第一位的科技创新。另外,正式表达了加入CPTPP的兴趣,这是高水平开放的一部分。

总之,政策退出是因为现在政策是不可持续的,所以要退出,同时因为经济恢复的基础还不稳固,所以退出要防止急转弯,是一个平稳的退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科技”和“创新”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经济工作会议全文中分别出现了14次和16次,而2019年底时分别提了6次和10次;“安全”在五中全会就是个高频词,也从去年底的1次增加到今年的10次,包括科技安全、粮食安全、供应链安全、能源安全等等。

“消费”则从4次增加到11次,扩大内需还是明年的核心,双循环的关键还是国内的大市场。

会议提到宏观政策“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也就是说明年宏观政策不会有很快的收紧,要从今年抗疫的特殊政策回到常规的政策,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的基调也没有变。不过财政政策除了要“提质增效”,还提出要“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预计明年还是宽财政和稳货币的政策组合。

财政方面,明年抗疫特别国债应该不会再发,财政赤字率可能回到3%左右,地方专项债的发行规模应该也会有所缩量,但财政支出力度不会减;货币政策不会加码、但也不会很快收紧,还是要维持流动性的合理充裕,全面降准降息的概率都不大,但不排除仍有定向降准投放流动性定向支持中小微企业及制造业的可能性。

--如是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朱振鑫:

今年经济工作会议删掉了连提两年的经济下行压力,因为经济已经企稳回升,而且罕见提“不急转弯”,现在的方向是暂停降息、边际收紧,明年调子会顺着这个走,定调不再是宽松。把需求侧改革理解成需求侧刺激你就大错特错了。当然,不急转弯意味着也不会骤然收紧。

房地产时隔两年再次列入重点工作,剑指大城市住房问题。整体的房地产政策依然是中性偏严,更不会刺激。

货币政策首提要和名义GDP相匹配,其实也是稳健偏紧的思路。原来的提法都是和经济发展相匹配,今年精确到和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也就是说要考虑通胀的问题,不能只看实际GDP。

财政的“积极”定调虽然11年未变,但其实今年定调稳中偏紧。今年没有提专项债,而是重“提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还罕见地提“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显然是控杠杆的一个思路,这和货币的定调是相匹配的。

明年八个重点工作,首次把科技排第一。首次提出“避免新兴产业重复建设”,纯蹭概念的项目可能会成为烂尾工程;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并不是专门针对蚂蚁的政策,而是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 张一: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退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从表述看以及考虑明年经济增长带来的收入增加,预计财政赤字率会在3%,专项债规模也会有所减小。

要关注住房市场制度化改革对地产市场带来的持续性影响。“房住不炒”将通过土地市场制度化改革逐步确定,而非行政性手段。

相关背景: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1年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经济运行逐步恢复常态,但新冠肺炎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2021年要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明确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表明从一开始由金融委率先发声,到中央政治局的最终定调,中国高层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同时,更希望企业和资本能够顺应国家双循环的战略调整,推动科技创新和内循环,而非避开监管“割韭菜”。

--中国11月经济复苏势头不减,工业、消费和投资均延续上行态势,得益于出口的强劲,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更是升至逾一年半新高,暗示中国经济复苏动力仍强,四季度经济修复性扩张有望进一步加快。(完)

发稿 路透中文部;整理 宿泱韫;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