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4, 2019 / 3:17 AM / 12 days ago

即时观点:中国7月工业、消费和投资均逊预期 经济增速料续回落(更新版)

路透北京8月14日 - 中国7月工业同比增速降至4.8%,创2002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投资增速微幅放缓,消费增速则较上月大幅回落2.2个百分点,表明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延续回落是大概率事件。

资料图片:2013年8月,安徽合肥,一家钢厂车间内的生产场景。REUTERS/Stringer

与此同时,7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3%,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双双较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

7月详细数据:

--工业增加值同比上涨4.8%(路透调查中值为上涨5.8%)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上涨7.6%(路透调查中值为上涨8.6%)

--1-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上涨5.7%(路透调查中值5.8%),其中民间投资增长5.4%--1-7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6% --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3%(上月为5.1%)--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上月为5%)

中国月度工业和消费增速图表 tmsnrt.rs/2yJc2oS

中国房地产投资和销售图表 tmsnrt.rs/2Mg1Q0o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摘要:

--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固收分析师 邹强:

基本面下行的压力比年中展望得更明显,生产端的大幅回落和金融数据中短贷及M1明显回落反映的事实是一致的,就是企业生产经营的预期在进一步恶化。

房地产还是有韧性,地产的领先指标还是比较强的,当下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仍大,短期稳需求的政策空间有限,年内不展望地产需求的显着下行。

结合金融数据,当下经济回落的压力更大,地产作为逆周期调控核心,大概率会更有韧性。

接下来的问题是政策会选择更加积极还是选择增加容忍度。这主要取决于对政策底线的把握,我们认为当下政策底线非常明确,就是就业。年中政治局会议认为“就业比较充分”,但三季度可能面临高校毕业生“毕业就是失业”的压力,本期数据也看到城镇失业率的进一步上行,所以即使年底有CPI短时间破3%的压力,如果就业出现问题,政策该做加法还是做。只是增加容忍度之后,当下还没有触及政策底线。 --联讯证券分析师 李奇霖、张德礼:

继6月生产和需求两端数据短暂改善后,7月再度同步转弱,经济仍然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下滑主要由制造业拖累。6月生产冲高,透支了7月的生产,制造业多数子行业7月同比增速回落。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5.8%下滑至5.7%。全口径基建投资累计增速2.9%,相比于前值小幅下降0.1个百分点,各类基建补短板政策效果并不明显。制造业投资累计增速从3.0%提高至3.3%,但与之同步性较高的民间投资增速从5.7%回落至5.4%,制造业投资回暖的可持续性需要观察。

整体来看,经济仍然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政策赋予稳增长更高的权重,但现有政策组合不足以对冲,仍需要逆周期政策发力来托底经济。

--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 姜超、于博:

工业生产再创新低。从中观看,各主要行业增加值增速普遍下滑,其中通信电子、电气机械、钢铁、有色等行业增速下滑较多,是主要拖累。从微观看,各主要产品产量增速涨跌互现,其中电力、钢铁、有色产量增速均下滑。

7月经济数据看似惨淡,但两大积极因素不容忽视。一方面,代表投资内生动力的制造业投资增速,正在筑底企稳并缓慢回升,反映减税降费、融资成本下行的效果正在显现。另一方面,汽车经销商清库促销带来的透支效应令6、7月汽车消费乃至社消增速大起大落,但剔除汽车后消费增速整体保持稳定。无论是从厂家销量还是产量增速看,汽车销售均已筑底。下半年随着汽车消费逐步回暖,减税效应持续释放,消费有望带动经济企稳。

--西南证券宏观团队 杨业伟、张伟:

数据显示经济下行压力上升。7月工业产出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滑部分可能源于产出数据提前报送,导致6月工业增加值数据偏高而7月偏低。6、7月工业增加值平均增速5.5%,处于弱下行状况。另一方面,内外需同时收缩,导致上游产出和出口导向行业产出同时收缩,经济放缓压力上升。

制造业投资增速小幅回升,但由于企业盈利持续放缓,因而制造业投资依然将延续弱势。而基建投资增速放缓,显示地方政府债发行放量等并未明显推动基建投资回升,隐形债务依然对基建投资形成抑制。

社零增速再度回落,汽车依然是主要扰动因素。随着如高频数据显示,8月汽车销售回归正常状况,社零增速将回到弱平稳状况,继续在8.5%增速左右运行。

供需双缩经济放缓压力上升,政策需要适时调整。7月经济数据显示供需双缩,经济下行压力上升。同时7月金融数据显示,信贷社融加速收缩,这意味着实体资金状况再度恶化,未来经济下行压力或继续上升。因而政策需要适时调整,调整结构性政策,推动资金有效进入实体经济,减缓经济放缓压力。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王军:

确实是比较差,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社融为什么回落得那么快,信用收缩的背后反映的就是实体经济有效需求不足。当然,社融回落也有季节性的因素。

眼下经济的调整可以说是一个过程,内部在调结构,外部面临很高不确定性,需求受到内外部剧烈调整的影响,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就今年余下时间来看,预计三季度应该是最困难的一个季度,四季度应该会止住这种趋势,起码不会比三季度再差。另外,三季度的差也是在预料之中的,因为一季度的好是脉冲式的刺激的结果,后续肯定有个衰减的时候。

宏观政策的大方向是明确的,财政上减税降费,货币上关注风险、保持定力,没有强刺激,着力于解决信贷结构优化的问题。未来是要加强前期政策落实,如果希望尽快扭转这个局面,能做的还是在财政端,在支出端政府应该更加积极、扩张一些。下半年财政支出要扩大、优化,赤字率在实际执行的时候也可以更宽松一些。

利用外资还是在增长的,中国对外资仍然有吸引力;出口没有断崖式下滑,之前担忧制造业外流也没有那么夸张,都表明中国经济没有那么的脆弱,

现在主要还是国内的问题,要把国内的改革、公平、竞争中性等做到位、做好;眼下能做的就是财政要更积极一些,并把前期的开放以及减税降费等政策做到位、力度上再加大一些。 --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赵伟:

生产景气明显走弱。大类行业增速普遍回落,其中制造业下滑最快、回落1.7个百分点。细分制造业中,电气机械和电子等2,000亿征税清单中的重点产品,工增下滑最快,受该类产品近期出口走弱影响较大。

二季度以来,工业生产已明显走弱、未来或仍将承压。财政收支平衡压力上升、棚改缩量和融资收紧对地产拖累等影响下,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正逐步显现。信用环境潜在风险也在上升,社融存量增速顶部已现,未来或缓步下移。大类资产配置来看,债券市场,继续看多利率债和高评级信用债;股票市场,慎用“周期框架”,多以“转型”视角看待变化。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唐建伟:

7月份投资和消费增速回落较多,主要就是因为6月数据出现了明显的季未翘尾,7月回落应在预期之内。目前来看,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未来随着房地产市场融资的收紧,房地产投资增速及与住房相关消费增速的放缓或将继续给投资和消费数据施压,虽然昨天中美通话之后贸易摩擦有所缓和,但只是推迟加征部分关税,所以出口数据也难有明显改观。

特别是消费,名义增速大幅回落,还是在物价上涨的背景下,所以消费的实际增速肯定是非常低的,这个值得关注。汽车和房地产这两大消费领域起不来,严重拖累消费增长。

新动力没有起来,传统的动力却在持续衰减,宏观政策目前也很纠结:货币政策不能过于宽松,担心杠杆上升和资产泡沫风险;财政政策效果不明显,减税降费没有体现在企业盈利改善和投资信心上升上,反倒是财政收入增速持续放缓给进一步的积极财政政策造成了压力。 --民生银行研究员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王静文:

终端需求非常低迷,导致工业增速出现明显回落,这跟高频数据情况一致。6月工业利润增速转负,7月PPI出现近三年来首次负增长,对企业扩大生产和投资不利。而且企业目前仍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固定资产投资基本符合预期,但基建投资增速下滑出乎意料。主要原因应在于财政支出增速放缓,今年上半年财政支出占预算支出进度比去年慢了0.7个百分点,特别是二季度增速明显放缓。虽然7月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已达年内单月最高水平,而且允许专项债作为项目资本金,但效应发挥仍然存在时滞。后几个月基建投资仍有可能反弹,一是因为专项债资金逐渐到位,二是去年基数逐渐回落。整体来看,在季末效应消退之后,7月份数据全面回落,所以政治局会议又加大了逆周期调节力度,认为“做好下半年经济工作意义重大”。现在看来二季度的6.2%未必是底部,外部形势不乐观,内部基本面也不好,在房地产这个最主要、最直接的抓手被限制之后,政策力度仍然存疑。预计经济短期内难以扭转下行态势,仍处于寻底过程中。 --方正中期期货金融衍生品研究员 彭博:

工业增加值数据是远低于预期的,汽车制造业下降的比较明显,轿车的产量同比下降16.8%,反映了这个工业品的消费增长陷入了一个瓶颈期。同时本月消费同比增速也略低于预期,表示由于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在不断的降低,受到经济下滑的一个整体的影响,消费的水平有所下降,已经开始在数据上有所体现。

从投资和消费的整体情况来看,经济依然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尤其是中央已经定调下半年不再将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因此,经济数据仍有一定下行的可能。但也要注意到目前处于经济新旧动能的转换期,新经济如科技、互联网、5G、云计算等领域快速发展,下半年仍有可能加速发展;同时服务业发展也在加速,解决就业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够在一定程度上对冲目前的一个经济下行的负面影响,因此对于未来经济走势还不必太过悲观。

**相关背景**

--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必须把握长期大势,抓住主要矛盾,办好自己的事。有效应对经贸摩擦,全面做好“六稳”工作。加大对外开放,加紧落实一系列重大开放举措。

--中国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时指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减弱,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坚持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稳健货币政策和就业优先政策,适时预调微调,运用好逆周期调节工具。

--中国央行发布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示,要保持定力,有效应对国内外不确定因素影响。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松紧适度,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市场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发挥货币信贷政策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的作用,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就在第12轮中美经贸磋商结束不到两天的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发声,表示将从9月1日起对价值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令刚刚有所平和的中美经贸关系再次画风突转,呈现亦剑拔弩张之势,甚至令计划中的9月磋商添变数。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部分放弃了从9月1日起对剩余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的计划,推迟对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其他许多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时间,希望缓解新一轮关税对美国假日销售造成的影响。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表示,下半年影响中国工业经济运行的有利因素和困难风险交织并存,回升动力和下行压力并存,全年工业预期增长目标需付出艰巨努力但能够实现;部分外资企业外迁符合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贸易摩擦对工业运行的影响可控。(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整理 乔艳红;审校 张喜良/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