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3, 2018 / 9:30 AM / a month ago

即时观点:中国6月新增贷款1.84万亿超预期 M2同比增速创新低(更新版)

(新增更多分析师评论)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上海7月13日 - 中国央行周五公布,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84万亿元,高于此前路透1.6万亿元的调查中值;当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8.0%创新低,且低于路透调查中值8.3%。

央行同时公布,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18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少5,902亿元;今年1-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2.03万亿元。

央行数据并显示,今年1-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9.03万亿元,同比多增1.06万亿元;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29.15万亿元,同比增长12.7%,路透调查中值为12.5%。

刊登在央行网站的新闻稿还称,初步统计,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增长9.8%。

主要数据:

--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84万亿元,路透调查中值为1.6万亿元

--6月末M2同比增长8.0%,路透调查中值8.3%

--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7%,路透调查中值12.5%

--6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5,902亿元

以下为市场人士的评论: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 刘东亮:

6月信贷放量至1.84万亿,但社融依然低迷,仅有1.18万亿,表内信贷难以承接表外融资的局面仍在继续。

信贷数据及内部结构相对稳定,经过计算,居民户中长期贷款新增约4,600亿元,较前几个月明显放量,为年内第二高,显示地产按揭贷款投放有所增加,有利于稳定地产销售,公司户中长期贷款新增约4,000亿元,与上月相当,值得注意的是,企业户短期贷款6月大幅增长约2,500亿元,显著高于前几个月,有短期冲量特征;表外社融继续大幅萎缩,新增委托贷款、信托贷款降幅继续加大,企业债券融资增长了约1,300亿,扭转了5月负增长局面,但超短期债券占比偏高,低评级债券难发现象未有好转,股票融资受累于股市下跌,也较上月放缓。

上半年新增社融9.1万亿,较去年同期减少2.03万亿,社融存量增速进一步下降至9.8%,跌破10%,表外融资的剧烈收缩已经对实体经济的债务滚存提出了挑战,若社融羸弱的局面不能改观,信用风险料会进一步上升,叠加贸易战兵临城下,下半年的经济下行压力还会加大。

预计货币政策将继续往中性偏松的方向调整,降准会陆续有来,但流动性宽松向实体融资传导遇到一些障碍,单纯依靠货币政策的边际作用在不断下降,有必要更大力度的启动财政政策,或者对监管环境做出适度调整,当然,这也是考验政策定力的时刻。预计近期市场的风险偏好将继续被压制,流动性宽松、经济下行预期及政策调整预期将推动债市走强,股市则仍有波动风险。

--财通基金固收分析师 郑良海:

M2增速创新低,主要受金融去杠杆导致同业金融活动减少,货币流通速度下降所致。虽然6月表内信贷和财政存款增加,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创新低,影响派生。同时,非标大幅萎缩,影响资金流转长度和深度。随着货币政策走向宽松,预计下半年M2增速有所回升。

新增信贷明显高于历史同期。新增贷款放量与季节性、央行窗口指导有关,但更与表外转表内直接相关。6月贷款结构看,居民户贷款中长期和短期略低于去年同期,但均创创年内次高,其中中长期贷款明显放量,企业短期贷款创年内次高,中长期贷款为年内新低。

社融余额增速或已低于名义GDP增速。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83.27万亿元,同比增长9.8%。增速连续十个月回落,已经落于双位数以下。考虑到6月综合通胀,增速或已低于名义GDP增速。

货币政策二季度执行报告,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改变过去合理稳定基调,流动性闸门由管住调整为管好,上半年一次普惠降准和两次定向降准,同时MLF置换后,余额继续增加,在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后,央行没有跟随调整公开市场利率,凸显货币政策切实变化。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贸易战正式打响,货币政策将保持不低于上半年的宽松,同时紧信用和去杠杆的压力与节奏将有所缓解。虽然底线思维还没出现转变,但受制于内外环境变化,必须有所调整。

--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分析师王静文

6月社融数据中表外减量不算太意外,主要是因为资管新规细则未落地,表外的存量在压缩,增量也不知道怎么来做,社融规模主要是靠表内支撑。目前社融余额增速及M2增速均处在历史最低水平,显示资金匮乏较为严重。预计年内还会降准两次约100BP,因为降的太多对汇率及资产价格会有负面影响。

除了货币政策边际宽松外,可能还是需要财政政策来发力。因为货币政策属于总量政策,影响具有广泛性,而财政政策属于典型的结构性政策,今年前5个月财政还有盈余,有发力空间。此外,业内还是希望资管新规细则能够尽快出台,这样机构心里也有谱,知道该怎么做。

--海通证券 姜超、梁中华:

社融增速再降,大部分表外融资需求难以向表内转移,是拖累社融的主因。信贷高增依靠票据。居民举债放缓,地产销售仍将降温。6月企业部门新增贷款1万亿,同比多增3,000亿元,但主要是票据融资同比多增贡献。

货币边际宽松,难解非标难题。继4月“置换式”降准后,央行6月再度定向降准,当前银行间流动性极其充裕,DR007和R007利率均处于17年以来的低位区间,货币结构性宽松趋势有望延续。但今年金融监管政策进一步规范后,非标融资大幅萎缩,信用风险上升冲击低等级信用债发行,货币流向实体主要依赖银行贷款,而这又受到贷款政策的限制,表外融资难以回归表内。预计社融增速或将继续下行,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信用风险上升。

--西南证券宏观团队 杨业伟:

今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贷款增速有所回升,但主要受票据融资支撑,票据融资上升是贷款增加的主要动力。而企业中长期贷款继续收缩,显示实体经济融资继续萎缩。实体资金面继续显著恶化,表外融资剧烈萎缩。需求走弱和监管强化背景下,实体经济融资继续显著萎缩。

受社融显著收缩影响,广义货币增速明显放缓。而存款增速同样明显回落,企业存款和居民存款均有不同程度放缓。实体资金面持续趋紧和监管强化背景下,货币乘数下降将带动货币增速放缓。

控杠杆环境下实体融资继续剧烈收缩,紧信用宽流动性格局将延续。6月金融数据显示实体融资继续剧烈收缩,经济短期强韧,以及决策层对控制地方政府债务意愿较强环境下,控杠杆政策将延续。而贸易战对经济冲击更多在于长期,短期政策不会发生明显变化。实体经济信用将持续收紧,而政策结构性调整将导致金融市场流动性宽松,继续支撑紧信用宽流动性格局。因而利率债牛市行情将延续。

--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蔡浩:

在6月M2增速、社融存量增速双双创下历史新低的背景下,人民币新增贷款依然表现强劲,大超预期,表明金融回归本源的进程正在加快。从新增社融来看,新增人民币贷款对社融的贡献度依然在140%以上,影子银行收缩速度继续加快,6月减少近7,000亿元(5月减少5,200亿),企业债券则受央行6月“宽信用”投放流动性的影响,融资略有恢复,净融资增加1,300亿左右。

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达到1.84万亿,虽然远超预期和前值,但是从结构上来看,增幅几乎都由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贡献,代表企业生产活跃性的非金融企业中长期贷款仅与前值基本相当,明显弱于去年同期水平。这也与6月制造业PMI的数据相符,表明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用违约频发,银行业金融机构出于防风险考虑,对信用投放更趋谨慎,以短期产品和票据为主。“宽信贷”的政策导向或遇到了市场“惜贷”情绪,需要在宏观和监管政策上加以(逆周期)引导。

--南京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 杨浩:

信贷可以,社融还是很差,表外断裂的有点狠。今年信贷其实一直正常,就是表外融资断了,信用收缩所致。债券融资也很差,主要是因为监管和信用风险担忧,AA和长债很难发,下半年首当其冲的还是信用风险。

货币渐宽,信用仍紧。但监管不变,宽货币无法传递到宽信用,就不是真宽松。监管不转向,信用就继续收缩,风险继续爆,考验政策定力的时候。三季度还有可能继续降准,但信用的口子不能松。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周浩:

社融增速同比跌破10%了,贷款高于社融,肯定是除贷款外都是一塌糊涂,回表的压力太大了,所以说流动性不是问题,银行资本金不足才是问题。

银行的资本金压力很大,根本就不愿意让那些资产回表,而且目前很多股权质押也让银行没有信心。

目前内外部环境压力很大,可能还得继续降准,别的也没办法啊,如果水不够,那就要放大水。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 鄂永健:

6月贷款大幅增加符合预期,原因一是近期货币政策边际放松,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银行信贷供应能力;二是季节性因素,银行一般会在半年末时点加大信贷投放;三是实体经济信贷需求较为平稳,当月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不低。

贷款增速平稳情况下M2增速下降,表明除信贷以外的融资仍较为低迷,货币创造能力下降,这从当月社融中委托贷款、信托贷款仍是负增长可以得到证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 王洋:

从6月数据来看,社融还是不足,非信贷收缩太剧烈。信贷管控方面,虽然已有所放松,但还是不能完全对冲表外减量部分。虽然表外有的投放并不是完全符合政策引导意图,比如说房地产业、地方融资平台等,但如果收缩太剧烈无疑影响整体经济。

未来政策方向上,稳中偏中的基调还会延续,同时需要调整去杠杆的节奏和力度予以配合,这样才能在中美贸易摩擦未决等外部环境变数较大的情况下,给国内经济增长提供相对好的金融环境。

--兴业研究公司宏观分析师 李苗献:

最新社融和广义货币增速继续放缓,说明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政策含义可能是货币政策的边际宽松更加确定,进一步降准是大概率事件;财政政策也可能会加大宽松力度。另外,资管新规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可能边际上也会有所放松。

**相关背景**

--中国海关总署周五公布,以美元计价6月出口同比增长11.3%,进口同比增长14.1%,路透调查预估中值分别为10.0%和20.8%;6月贸易顺差为416.1亿美元,远高于路透预估中值顺差276.1亿美元。但中美贸易战阴云罩顶,目前未有缓解迹象,随着首批34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落地,下半年外贸不确定性大增,增速下滑已为市场广泛预期。

--中国6月CPI同比涨幅略有扩大,PPI涨幅则创下年内高位。分析人士认为,中美贸易战对国内的物价影响有限,在食品价格保持低位、货币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下,通胀温和回升概率较大,全年预计增幅在2%左右,料不会对货币政策边际宽松产生掣肘。

--始于2016年下半年的中国本轮国内宏观调控和监管政策收紧,步入2018年去杠杆初见成效与负面影响显现并存。叠加中美贸易冲突等不确定性因素,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已从稳健偏从紧,转向稳健中性甚至偏宽松。接近央行的权威人士透露,此前严格控制的银行贷款额度,从二季度中旬开始已经明显放松,各家银行额度都松了。

--中国6月外汇储备结束连续两个月减少,总规模略增。监管和市场人士认为,6月国际美元延续升势,不利于中国外储回升,从最终数据看,尽管人民币汇率出现阶段性波动,但并没有明显影响资金流动整体平衡,后市外储规模料延续整体持稳走势。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银行业必须回归本源服务实体,下一步将重点推进结构性去杠杆,破除无效供给和支持培育新动能,鼓励金融创新,增加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信贷支持,促进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投放。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近日表示,中国二季度GDP有望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虽然下半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国内外环境仍然复杂多变,但中国经济发展韧性强、潜力大、后劲足,将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完)

发稿 路透中文新闻部; 审校 杨淑祯/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