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7, 2019 / 7:08 AM / 3 months ago

专访:2019年仍是中国债券大年 降息可能推迟但不会缺席--长安基金

作者 吴芳/沈一鸣

路透上海1月17日 - 中国公募基金--长安基金旗下长安鑫益基金经理杜振业认为,中国2019年利率下行信号明显,货币宽松与积极财政政策并行,且高层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重任在肩,降息短期可能推迟但长期不会缺席,坚定债券大年整体判断,优先加大债券资产配置。

杜振业管理的长安鑫益A以14.15%总回报夺得去年混合型基金冠军。他在接受路透电话专访时指出,利率债可适当拉长久期提高配置比例,今年信用违约继续常态化对民营企业依旧保持谨慎态度,而城投债则依旧为信用债首选安全品种,但低评级企业在信用利差修复过程中存在很大价值洼地。

“今年目前来看债券收益率下行机会更加确定一些,我们预计2019年仍会是债券大年,今年资产配置仍旧以债券为主。”他说,股票资产则相对来说要配置比例要轻一点。

他并认为,随着市场对美国经济下行预期的加强,以及对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减弱,预计美债收益率还有下行空间。这将令人民币贬值压力随着美债收益率下行而降低,为中国使用更加宽松政策来对冲经济下行周期腾挪出空间。

“另一方面,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只有40BP,较窄的中美利差是制约中国国债收益率下行的最主要的因素,因此如果美债收益率能够继续向下,中国国债收益率也大概率跟随下行。”他称。

tmsnrt.rs/2RS9Bfh

他认为,出于高层可能担心汇率贬值,最近降准本应该更早一点,而对于降息,上日央行对此直接表态也是在安抚市场情绪,表示对于市场有降息的呼声在关注,目前来看年前可能会推迟,但是年后具体降息时点,则还要根据经济基本面变化情况而定。

央行副行长朱鹤新上日回应降息时表示,通过总量政策如降准和中期借贷便利等来体现和整个经济环境的适应,包括物价水平的适应,并通过实际数据来观察政策的效果。结构上围绕薄弱环节、重点领域也做了各种各样的努力。总的来看,现在货币政策在实体经济中的作用正在逐步发挥,同时对原来的政策也在做动态评估,在这个基础上再做进一步的研究。

杜振业并解释称,当前中小企业融资成本高企,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要打通货币传导机制,保证货币宽松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同时,另一方面依旧需要通过降息或者定向降准手段去把融资成本真正地拉低。

“预计央行在2019年还是会有较大可能性采取降息操作,目前大部分企业的问题在于经营环境比较困难,债务率过高,融资成本过高,生产经营形成恶性循环。为解决这个问题,降息还是有必要的。”他称。

中国央行去年12月底意外宣布创设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并在该品种上“定向降息”。央行再推新货币政策工具,表明其仍致力于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定向滴灌支持实体经济,而美联储未来升息步伐趋缓,也为中国货币政策施展腾出更多空间。其后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将于1月下旬实施首次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

长安基金旗下长安鑫益基金截至去年年底数据显示,资产管理规模达6.6亿元, 2018年三季报显示,季末该只基金股票资产配置比例降低为2.96%,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近50%。

**更看好信用债,适度增配利率债**

在坚定看好今年债券市场整体走势的同时,相比利率债而言,杜振业依然看好信用债的表现,不过信用风险常态化后,信用分化严重对民企债仍持谨慎态度;而城投债则相对安全系数较高,低评级企业信用利差修复过程中亦有很大价值洼地。

“短期内可能城投债还是可以作为一个配置比较不错的品种,配置民企债券要非常谨慎,因为信用分化严重,很多高杠杆高负债企业违约风险增大,整体信用债违约成为常态,需要尽量规避信用风险。”他表示。

他还指出,国家的态度肯定是要积极地去救助民企,但是救助肯定是有所分化的,所以会去救助一些只是现金流出现问题,但本身是有价值的企业。

去年10月底承担着纾解债市风险和民企融资困境等重要任务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CRMW)正式重启。中国证监会此前宣布,交易所债券市场去年底也首批推出两单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均采用信用保护合约形式。

杜振业认为,城投债短期内不会说出现太大的问题,但是可能长期来看城投债有一些新的政策出台,会把城投债到底是什么性质类型的债务说得越来越清晰。

从债券配置策略来看,他认为,基于今年整体债券市场收益率下行判断,继续看好利率债走势,今年会适当拉长利率债久期,增配长久期的利率债,另外部分债券的配置来自于此前低评级企业债的价值修复。

“2018年整体来讲算是债券牛市,但因为市场对信用风险的担忧,有一些低评级的债券在去年收益率并没有下行,低评级债券现在具有较大的信用利差,预计在2019年低评级债券的估值将得到一定的修复。”他称。

具体配置比例方面,大概40%-50%以信用债为主,利率债适当增配比例达到20%-30%,整体债券配置占比达到60-70%。

此外,对于可转债来说,他认为,今年一些低价的转债仍旧有价值,这些低价转债比较安全,下跌的空间有限,但是他们上行的空间完全取决于它们正股的一个弹性;不过实际中仍旧面临一些问题,比如产品规模比较大的转债会比较难买到量。(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