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4, 2018 / 9:05 AM / 7 months ago

专访:中国地方AMC应跳出通道模式 积极对接资本市场--国厚资产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上海1月4日 - 承担着化解地方金融风险任务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AMC),是中国第二轮不良资产处置盛宴的重要参与主体。作为首批获得地方AMC牌照中的唯一一家民营机构,安徽国厚资产正在全国中心城市布建资产处置平台,并积极对接登陆资本市场。

该公司董秘陈勇周四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地方AMC应该跳出通道模式吃“专业饭”;公司今年将在抓好已设立子公司的业务开展、发挥网点优势基础上,继续在全省各地市与地方政府合作设立子公司,建立起覆盖全省的经营服务网络,联合地方政府携手处置不良资产。

“公司目前正在开展诸多项目的债务重组和盘活重整,且大部分项目已取得实质性成果。”他称,今年会继续组建各类特殊机会投资基金和产业重组基金,重点推动落实安徽省内问题企业、问题项目的债务重组,帮助实体企业去产能、去杠杆。

同时,通过在全国中心城市建立完善资产处置平台,对接国内国外的资产处置参与需求,并与全国优势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合作,与互联网企业开展深度合作,建立不良资产处置生态圈。

有消息人士向路透透露,目前国厚资产已与投行、会计师事务所等在进行接触并讨论上市相关事宜。

不过,陈勇在专访中并未回应该消息,仅表示,从行业发展角度,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背靠国家信用,手握各类金融牌照,且其中若干家正在积极谋划更好利用资本市场发展;地方AMC如果能够通过更广泛利用社会资本促进行业更规范、稳健发展,也是好的趋势。

他并谈到,很多地方AMC成立不长,但评级已经是AA+或3A。这些拥有高信用级别的不良资产市场主体,一旦建立了市场化运作机制,将在与非牌照机构的竞争中处于明显优势。同时,地方AMC毕竟处于不良资产产业链的核心枢纽环节,拥有信息优势,在产业整合中处于有利地位,未来随着一些地方AMC上市,这些机构将在产业链资源的整合上做出一些成绩。

据介绍,国厚资产目前组建及管理各类债务置换基金、产业基金、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不良资产投资基金等90多支,规模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具体企业债务实质性重组案例包括:重整安徽第一高烂尾楼,搭建重组基金、化解铜陵市一家重点企业担保链风险,并参与省属重点企业债转股等标志性重组项目。

2014年7月,银监会批复了包括江苏、浙江、上海、安徽、广东五个省市首批五家可在本省(市)范围内开展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业务的地方AMC。随着近年区域性金融风险加剧及银监会放宽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设立的数量限制,地方AMC不断扩容。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逾50家地方AMC已获批成立,其中10个省级行政区至少已有两家地方AMC,而广东、浙江、福建、山东等则均已成立三家。

**跳出通道模式吃“专业饭”**

与四大AMC相比,地方AMC的不良资产处置范围仅限于本省。且从监管初衷看,设立地方AMC是希望能够更多承担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责任。

陈勇指出,四大AMC的优势是资金体量大、融资成本低、可长期持有不良资产;地方AMC这些都比不了,但优势是地方AMC可以下沉到更基层,在处置环节打通不良资产的“最后一公里”。地方城商行、农商行、担保、小贷等机构存在大量的不良资产,他们是地方AMC的天然合作伙伴。

目前,包括国厚资产在内的不少地方AMC开始与地市或县区一级的地方政府合作,共同合资设立子公司开展业务,在地方上招募团队、精耕细作,可以说在处置不良资产方面占据了主动,拓宽了路子。

在陈勇看来,地方AMC行业快速发展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不良资产市场存量规模大,为行业发展提供很大的市场需求;二是经济发展中的新投放必将伴生新的不良,这是规律也可以说是新常态,而不是过去所理解的不良资产行业仅仅是个“逆周期”行业;三是政府和监管部门积极鼓励地方AMC加快发展,以发挥其在防范化解不良资产方面的功效。

“相对于监管部门审批的其他市场主体,地方AMC的当务之急是要发展起来,壮大资金实力,这样才能加强收购和处置不良的能力;否则依靠规模有限的资本金,面对这么大的不良市场体量,很可能是杯水车薪。”他强调。

尽管地方AMC行业发展比较快,但目前处置化解能力整体并不强,大多地方AMC仍处于享受牌照红利期,更多在做通道业务。

陈勇亦坦言,客观看,大部分地方AMC的收购处置能力的确不够强,主要是发展时间太短,特别是跟四大对比,四大耕耘不良市场已近20年,而地方AMC从第一批诞生到现在才三年多,大部分的年龄才一两岁,还在婴儿期。而且四大AMC是应彼时处置大行大规模不良资产而成立,非地方AMC能比;地方AMC的业务可以说是从零开始,需要一点一点积累。

同时,地方AMC的从业人员经验还不够丰富,跟四大相比,或者跟市场上虽没有牌照但已从事多年不良实操的“老司机”相比,地方AMC从业人员的能力和经验都显不足。高管可以从同行挖角,但行业大部分人员还需要自己培养锻炼。这也是不少地方AMC在从事高风险领域的不良资产投资业务时相对比较谨慎的客观原因。

对于地方AMC在实际业务过程中热衷于赚取无风险手续费的通道业务的争议,陈勇认为,强监管的背景下,通道业务的空间和范围越来越窄,国家金融体系会最终会走向主动管理型,AMC在牌照的监管下依靠专业吃饭,而不是抛却专业“吃牌照饭”。

**理性看待资产包价格泡沫**

中国监管层过去两年多来推出的政策组合拳倒逼银行加速暴露不良,支撑不良资产(NPL)定价的常规性要素--房地产价格的暴涨也直接推动了资产包价格走高。NPL市场是否存在价格泡沫,是2017年行业持续热议的问题。

陈勇指出,传统的银行不良资产包的市场折扣价格有很明显的涨价趋势,从三折四折到七折八折等,大的原因是银行抵押资产相对估价明确的前提下,资金涌入越多,推动价格就越高;还有个比较大的特点是区域化,江浙和广东地区的资产包被争抢导致价格高,其他地区则相对较低。

至于资产包价格是否存在泡沫,他认为这就好比判断房价泡沫是否存在一样,“价格高不一定有泡沫,价格低不一定没有泡沫,关键是买方有没有赚到钱?如果没有赚到钱,又判断不是自身处置能力的问题,大概就可以说‘责任在泡沫’。但这个能力又是相对的,所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陈勇并表示,NPL市场既有传统金融机构的违约债权,也有公开市场上的违约债券,还有资本市场上的违约股权,地方AMC应该瞄准更大的市场,而后面的市场参与者相对较少,门槛较高,亟待更多专业机构尤其是地方AMC的参与。

银监会数据显示,去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连续三季度维持在该水平,显示不良贷款上升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具体看,截至三季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继升至16,704亿元,但关注类贷款占比连续下降至3.56%,环比降低0.08个百分点。(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