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专访:判断中国经济步入新周期为时过早 改革推进须加速--专家
2017年9月4日 / 凌晨4点15分 / 2 个月前

专访:判断中国经济步入新周期为时过早 改革推进须加速--专家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5年10月,北京,中央商务区在建的国贸三期和其他建筑。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9月4日 - 中国经济上半年超预期的数据发布后,市场不乏中国经济步入新周期的乐观判断。对此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就认为这一判断为时过早,因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尚未聚集。

他在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中国经济上半年表现超预期主要受外贸拉动,贸易是拉动上半年经济的发动机,惯性作用中国经济下半年仍会保持平稳增长,但增幅可能不及上半年。而中国需要防范的“灰犀牛”主要集中在国企改革,房地产和财政风险上。

“去年以来我们对世界经济的判断都产生了误判,都判断的过于悲观,但实际上世界经济复苏超出预期,也相应拉动了中国经济,因此这一轮的经济回升是受贸易拉动,但并不代表中国经济新周期的到来,只是新阶段下的暂时企稳。”祝宝良称,因为很多结构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为3.4%,资本形成对经济的贡献率为32.7%,进出口的贡献率为3.9%。今年二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6.9%,上半年亦为6.9%。

高于预期的数值也让市场对中国经济充满了乐观的情绪,中国经济步入新周期的讨论亦不绝于耳。而7月工业、投资和消费增速均明显逊于预期,显示上半年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在减弱,下半年经济料将承压。

**改革仍显迟滞**

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国确定了一系列改革目标,四梁八柱的改革框架基本搭建,经济步入三期迭加的新常态亦符合现实。但五年来,中国经济运行和经济发展暴露了不少突出矛盾,“灰犀牛”主要集中在国企改革,房地产和财政风险。

祝宝良认为,除了传统人口红利逐渐减少、资源环境约束强化、科技创新能力不足、部分领域体制机制改革滞后等老问题外,又遇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包括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金融体系自我循环风险不断积累,房地产出现投机和泡沫现象,民间企业投资活力不足等。

他分析指出,中国的供给体系产能虽然十分强大,但是大多数还只能满足中低端、低质量、低价格的需求,与投资和出口主导的需求结构相适应。

现在,一方面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外需环境发生巨大变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呈现出总量需求增长相对缓慢、经济结构深度调整的特征,使得中国的外部需求出现常态性收缩。

另一方面,中国进入中等偏上国家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人口结构中老年人口上升,消费结构加快升级,但供给体系没能同步跟进,结果是传统行业产能过剩,高技术产业和教育、文化、健康养老、旅游、科技服务等行业发展不足,难以满足公众日益升级的多层次、高品质、多样化的消费需求。

第二是金融体系自我循环风险不断积累。近年来中国货币超经济增长发行,宏观杠杆率不断上升,投资回报率不断下降,超发货币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系统自我循环,大量游资寻求快速致富,再加上金融监管滞后,先后出现了股市异常波动、债市暴跌、汇率贬值、资金外逃等金融动荡的问题。

金融市场乱象丛生,银行资产质量持续下降,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和关注类贷款的不良率持续上升。企业债违约事件不断增多,违约主体开始向国企和央企蔓延。地方政府盲目举债的冲动有所抬头,政府投资基金、PPP等明股实债,形成隐性地方政府债务。互联网金融等领域非法集资风险暴露,违约跑路事件频发。

“一旦金融出现一些问题,我们往往通过行政手段停止交易或实行刚性兑付,导致金融市场难以出清,市场配置资金的效率低下。”祝宝良称。

第三是房地产出现投机和泡沫现象,如果房子是用来住的,那么房地产就属于实体经济,同时也是支柱产业。如果用杠杆的手段进行房地产投机,那么房地产产业就被虚拟化了。

在实体经济盈利下降和货币超发的情况下,由于缺乏投资机会和投资渠道,加上土地、财税、金融、公共服务等政策不配套,城镇化有关政策不到位,致使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投机需求旺盛,带动部分大城市房地产价格大幅度飙升。房地产投资收益进一步诱发资金脱实向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对房地产的依赖不断提高,并推高实体经济的生产经营成本。

四是民间企业投资活力不足。目前中国民间投资增速仍然低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民间投资滑落是民间资本应对经济转型、市场需求偏弱、产能未出清的理性反映,但也反映出更深层次问题:一是企业税费、能源原材料、房租、物流费等成本依然较高,增加了制造业生产成本。二是加强金融去杠杆过程中流动性不时出现紧张状况,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再次凸现。三是产权保护、法制建设等制度方面存在的问题仍然存在,民间企业投资信心不高。

祝宝良认为,虽然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基本面没有改变,但改革转型任务依然繁重,必须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不能经济一减速就采取需求扩张措施,不搞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大水漫灌式地强刺激做法。

同时必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主攻的方向是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着力提高供给体系对需求的适应性。根本途径就是深化改革,包括行政管理、国有企业、财税、金融、价格、土地、社会保障等领域的改革,完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体制机制。

“经济结构和制度性的问题不改革,包括国企改革,中央和地方财权事权的分配以及潜在的财政风险等等,中国经济很难焕发真正的活力。”祝宝良称。(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