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2, 2019 / 1:27 AM / 8 days ago

专访:加快服务贸易为重点新型开放 助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专家

作者 许菁

资料图片:2018年9月,北京,中央商务区天际线。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9月11日 - 中国如何兼顾对内稳经济与外部新变革挑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中国已进入新型开放阶段,要通过加快服务业开放进程,实现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高水平开放;这既是对内提升市场经济质量、开放与改革的融合之举,更是统筹国内外两个大局的新动力。

这位从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近40年、多次被中国高层问策的改革专家在接受路透专访时并指出,发展高质量的制造业可以带动中国服务贸易快速增长,而民营企业又是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体力量,这三者的融合既是中国稳经济、稳就业的重要内容,更是未来一段时间经济转型升级的三个最突出问题。

“开放是最大的改革,通过高水平的开放来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他称,今后一个时期,无论是化解短期矛盾,还是实现中长期经济转型升级,抑或是应对中美贸易的不确定性,关键在于以全面深化改革激发市场的活力。

而最新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亦正集中释放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几个方向性的重要突破口。

迟福林举例称,要发展高质量制造业,离不开以研发、金融为重点的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当前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相互融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以现代服务业尤其生产性服务业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是大趋势,中国国内的服务业市场必须要加快开放才有利于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而制造业的服务化亦将带动服务贸易的快速增长。高质量的贸易发展,即以从货物贸易为主向服务贸易为重点的转型,“货物贸易固然极其重要,但是服务贸易所占分量以及对货物贸易拉动的作用和影响越来越大,在国际竞争中的需求也越来越突出。”他称,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不断推进,服务贸易的增长将更适应国内消费结构升级的需求。

中国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迟福林指出,目前中国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为50%左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20个百分点的差距。随着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进程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性服务业快速发展,将直接拉动金融、研发、知识产权等服务贸易的快速增长。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要形成民营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他强调,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贸易竞争力的提高,都需要民营经济的稳定持续发展。为此,必须在公平市场和公平竞争中加快和稳定民营经济,充分创造民营经济发展的条件,尤其是要使得中小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为重点的制度性成本大大降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指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是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培育现代产业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大力优化贸易结构。

会议并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等。

**未来10年是中美关系的关键时期**

去年以来一直悬而未决的中美经贸争端无疑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黑天鹅”。对于这场贸易纷争带来的影响,迟福林作出长期影响大于短期影响、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多边影响大于双边影响的判断,同时,未来10年左右将是中美关系的关键时期。

“中美两国的多领域竞争已经不可避免,而未来10年如何在中美两国相对实力变化中相互适应,对双方来说都是重大课题。”他认为,未来10年中美两国经济实力的相对变化,并不必然带来某些冲突与矛盾,关键在于双方能否主动并有效地适应一个不断变化的对方。

他分析称,中美有可能实现竞争性共存。两国出现竞争并不可怕,问题在于竞争的主要手段应当是平等的市场竞争,不能将竞争手段扩大到政治、安全等非经济领域。一般来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将会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而逐步减小,也会随着美国对中国出口结构的调整而逐步化解。

事实上,美国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是造成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之一。若中国能够通过谈判扩大从美国进口高科技产品,不仅可以使美国高科技产品在中国开辟新的市场,还可以有效扩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在双边开放中妥善处理中美经贸摩擦,“解决中美双边贸易失衡问题的关键在于放开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限制。”

而取消加征关税是解决双边贸易争端的重要内容。如果双方均能全部取消加征关税,既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又能够减轻世界经济面临的压力。当前中国正加快推进制度型、结构性开放,并以扩大开放倒逼深化改革;而从美国层面来看,重要的是以结构性改革切实解决本国内部的结构性矛盾,而不是将国内矛盾转嫁于他国。

中美经贸团队将于10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第13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这将是双方时隔两个月后的首次高级别面对面谈判,在此期间,贸易摩擦经历了加征关税的升级,谈判背景与双方分歧状况比以往更为严峻。双方能否握手言和目前尚难做出判断,由于贸易纷争的解决前景依旧朦胧,市场人士也普遍未做乐观期待。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上周表示,特朗普政府希望短期内就能看到9月和10月美中贸易谈判的成果,但他警告称,贸易摩擦的解决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这件事的关系如此重大,我们必须做好它,如果要花10年时间,那就花10年。”

**扩大开放的新风向标:服务业**

作为货物贸易大国,中国的货物贸易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一,而另一端的服务贸易虽在加速度前行却仍处于占比不高的局面。在新形势下审视中国的高质量对外贸易,服务贸易将成为未来中国对外开放步伐的重要风向标。

迟福林指出,当前,服务贸易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国际经济合作竞争的重点和焦点。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不仅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也是持续释放巨大内需潜力、实现可持续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并将为中国提升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权莫定重要基础。

另从中国国内现状来看,进入新消费时代,服务型消费成为消费重点,全社会消息、教育、养老、健康、文化等服务性消费需求快速增长。

“与持续低迷的全球货物贸易增速相比,全球服务贸易呈现相对较快增长的趋势。”他说。

具体来看,产成品贸易中约三分之一的价值形成应归功于服务业;其次,跨国企业向境外子公司输送软件、品牌、设计、运营、知识产权等服务并未计入服务贸易统计;另外,电子邮件、实时导航、视频会议等免费数字服务的跨境流动迅猛增长。

占全球贸易总额80%左右的货物贸易中,有30%是由服务贸易带动的。迟福林介绍,随着产品的服务化趋势日益明显,越来越多的服务被包含在货物中并以货物贸易为载体实现跨境流动。货物贸易规则制定不仅要考虑货物质量本身,还要考虑货物中的服务标准、服务规则与服务质量,“也就是说,服务贸易规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货物贸易发展进程。”

他并分析,服务贸易快速发展和制造业服务化进程加快,使得国际贸易规则的焦点从货物贸易向“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转变。从短期看,随着服务贸易在世界各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不断提升,国际服务贸易竞争日益激烈,服务贸易在双边、区域贸易投资谈判中的比重逐渐增大,成为各国谈判和博弈的焦点。

为引导和支持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中国商务部、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4月发布《鼓励进口服务目录》,涵盖研发设计、节能环保等服务业内容,并新增技术研发、环境咨询等询服务。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7月份服务贸易逆差243亿美元,创10个月最大逆差规模,较6月增逾两成;其中旅行逆差规模为201亿美元,创逾半年新高。(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