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9, 2019 / 1:39 AM / 13 days ago

专访:应对经济下滑中国需转变调控思路 从投“物”转向投“人”--专家

作者/沈燕

路透北京10月8日 - 在应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诸多药方中,不外乎稳投资及扩消费甚至提高债务率。但在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看来,这些都是侧重于“物”的投入,不如转变思路加大对“人”的投入,即在“六稳”之首稳就业上着力笔墨。

他日前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中国现在已经不再以经济增速为目标,而是以就业优先为目标,稳就业不仅仅是稳定就业数量,更重要的是从提升劳动力质量,实现充分就业以及增加就业稳定性、平等性入手,将促进就业增加对“人”的投入作为宏观调控主要目标,增加对“人”的投入也可以拉动投资和消费,这方面财政政策大有可为。

“所有的发展是为了人,经济增速放缓只要不导致大量失业增加,不突破这个底限就是可以容忍的。按照当前就业和经济增速经验数据,应该是6%左右。”刘尚希称,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红利减少,低于6%也不会带来大量失业。因现在是结构转型期,会有结构性失业,也就要求中国的教育需要大力改革,改变目前教育的发展与现实相脱节的状态。

在他看来宏观调控的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既使提高赤字率和债务水平,也要看是为经济增速还是围绕人做文章,如果目标很模糊,提高赤字率,那就是把手段当目的了,没有什么意义。

当宏观调控转向就业优先这样一种模式后,财政政策比货币政策有更大的作用空间,货币政策主要做好稳定流动性、稳定物价,这样政策目标就比较清晰,财政政策就应该发挥更大作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匹配,这样就能形成一个整体的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物为中心,以经济增速为中心的发展模式。

他分析指出,如果只是为了经济增速去扩大债务提高赤字率,估计是很难实现的,也做不到。因为条件发生了变化,一方面经济规模已经很大了,增加的赤字、扩大的债务无法拉动巨大的体量。现在不是十多年前,现在体量大了,政府2-3万亿的投资根本拉不动。

另外,现在的乘数效应也不同以往已经大大缩减,在这种条件下指望扩大债务的办法去稳经济增速,很可能适得其反。当然,如果增加的赤字和债务是为了改善就业状态,也许效果会更好。它会通过公共服务转化为人力投入,会增加经济发展的后劲。

他指出,作为条件而不是目标,当然需要维持一定的经济增速。过去的宏观调控是以经济增速为目标,现在宏观调控是以就业为目标,经济增速就是为了保持就业、促进就业的一个条件和手段。这是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宏观调控的一个创新。

当目标和手段发生变化后,相应的政策取向也会有所不同。尤其是目前全球经济面临巨大不确定性,美国也在降息,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潮涌来,显示全球经济下行压力都很大,中国也不例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应对,要看政策目标如何设定,是以经济增速为目标还是以改善就业状态为目标。

中国今年确定GDP增长目标是6-6.5%,二季度GDP同比增长6.2%,这是自1992年有纪录以来的季度GDP最低值;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3%。

**调控目标决定调控思路,投‘物’还是投‘人’?**

在刘尚希看来,应对中国经济转型,中国宏调思路宜从“投物”转向“投人”。中国现在已不再以经济增速为目标,而是以就业优先为目标,增长也是为了就业,只要有了就业就有收入,经济增速就是下来一些也不是很大问题。

他认为,从就业情况看当前还可以,失业率也在合理区间,只要经济下行压力不转化为就业的压力,那这个压力就是可以承受的。这是跟以往不同的地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降至5.2%,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上月分别为5.3%和5.2%。其中,8月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4.5%,比上月下降0.1个百分点。

刘尚希认为,要促进就业会有多种路径选择,可以通过经济稳定增长来促进就业,也可以通过就业人员培训,鼓励创业来促进就业,还可以从改革的角度推进社会身份制度改革,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推进劳动力流动,也可以促进就业。

从长期看,要通过优质人力资本积累,为稳定就业、改善就业状态打下基础。“因为就业以往都是从数量上理解,但我认为应该从状态去理解就业,包含三方面因素:一个是数量,尽可能充分就业,另一个就业稳定性以及就业平等性,不能因为不同身份存在就业歧视。”刘尚希称。

改善就业不是只考虑充分就业就够了,还包括就业稳定性和平等性,而这又涉及到社会管理体制。而改善就业状态,需要从提高就业质量和就业稳定性等就业政策方面去考虑,而这些与财政政策密切相关,这也是为创新型社会打下基础。

**中国宏调思路虽有转变,但远远不够**

今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实施就业优先政策,并与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政策并列,而稳就业亦排在“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之首。

在刘尚希看来,以就业优先作为宏观调控目标的实施空间会更大,原来以经济增速作为宏观调控的目标,思路是很窄的,很多结构型问题解决不了,而按照传统老一套靠管理需求的那一套办法也不行,因此,现在只能调整思路。

“转向以就业优先的宏观政策目标,比仅仅围绕经济增速作文章,显然是中国宏观调控的一大进步,也更符合中国高质量经济发展的要求。创新宏观调控思路,稳就业,转向以人为本是对的。”刘尚希称。

他认为,无论从近期还是远期,围绕就业做文章更有利于经济和社会的稳定,跳出就经济论经济,就经济增速论经济增速这样一个传统宏观调控模式,不仅是宏观调控的创新,也能解决经济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更有利于增强经济发展后劲。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把就业优先摆在宏观政策层面,但在刘尚希看来,虽然政策已有转向,但在观念上并不清晰,习惯做法仍会不由自主地把经济增速作为调控目标,增速下去一点就动手了,这其实还是围绕增速作文章。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国正着力扩大有效投资,这是当前推进“六稳”工作、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重要举措,并提前下达明年的专项债券部分新增额度。同时在刺激消费扩大内需方面也出台诸多举措。

刘尚希坦称,现在经济下行压力一大,又开始加大固定资产的投资,为了保经济增速而把人的问题放在次要位置了。过去以物为中心有历史条件,因为物质短缺,但现在不一样了,更应该转向以人为中心,高质量的发展本质上也是围绕人做文章。现在的消费需求也转向高质量。

他指出,以前调控思路比较窄,就是投资基础设施,但若转到投资人的角度,思路就会比较宽,也包括基础社施投资,农民工如何在城市落户,技能如何提升,孩子的教育、医疗养老保障等等,相关制度如何完善,公共服务如何支撑,也会带动公共投资。

“财政也不仅仅是简单花钱,而是要落到人身上去,不要把公共服务当成一个公共福利的概念来宣传。而应该是促进人的发展,这也是把效率和公平结合起来最有效的方式。”刘尚希称。

积极财政政策在继续落实减税降费外,支出方面要更多围绕人作文章,要跳出传统的围绕物来作文章,过去支出就是讲投资,就是铁(路)公(路)机(场),这些都是物的概念,但现在要为了人去做文章,通过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如何促进人力资本的积累,促进充分就业,这样就有很大空间。

“中国以前是搞反了,比如土地的城镇化,而不是人的城镇化,以投资吸引人并带动人去流动,结果出现了‘鬼城’这样的现象,这与政策本身的目的是背离的。”专注于财政领域研究的刘尚希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